张强
监考和替课
2014-12-20 14:27
阅读:3312

首先,我是监考的既得利益者,因为相比之前一次监考费80,这次为100元,仅仅是负责将试卷在领导与学生之间交接一下。


但是,就我所看到的现象做一点反思,我认为很必要。


早上九点正式开始答题,那么八点半就要组织考生陆陆续续进考场,像我们这样从一个校区跑到另一个校区,就得七点左右坐校车过去,那么,想吃点早餐的话就必须六点半起床(还得简单洗漱一下,还仅限于男生),冬天习惯了睡懒觉,这一下子真够折腾的。如果遇到队友不给力,还要纠结各种小问题,如,谁去领试卷去送试卷,怎么分工监考责任等。相比这一百元,其实更看重的是相互的配合,以及在整个过程中锻炼自己稳得住场面的能力。不过,比较幸运的是,所监考的学生都很“乖”,没有舞弊行为。


不过一开始是先写作文,本次四级考试的作文题目大概是:“你印象最深的一堂大学课”“你印象最深的同桌”“你最受益的校园活动”,感觉实在是很人性化,那么问题就来了。


一个坐前面的学生,分明已经过了写作文的时间,却还在纠结作文不放,而别的同学正聚精会神的听听力呢。


直到快收答题卡1的时候,ta的听力部分仍然一片空白,而作文写得估计是要求字数的两倍多。


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听不懂,所以果断放弃听力这部分,因为我看到所属班级是物理与电子科学学院,也就是我们传说中的理科,理科生对听力是不是有明显的抵触,我也不清楚,反正作为文理都一般的当时的理科生的我来讲,听力确实很恼火,听不懂还要装听懂,然后在和大家一起翻下一页的时候心惊胆战的,最后还是跟着感觉走,蒙了两个比较看好的选项。最后的结果当然是不咋地。


或者这是一种策略?有所舍有所得?


把所有的重心放在比较有把握的题目上面,比如,作文?


因为很有我知道的一部分学生,到大学结束甚至研究生结束之后,仍然是“哑巴英语”,你让ta看一段话一份外文的说明书什么的吧,没问题,有的还很专业,比外文系的学生估计还专业的那种,毕竟恰好这个是ta的兴趣所在的呢?而一旦开口,或者跟老外交流,就是一句又一句的“yes”“ok,thanks”“byebye”,那么,在ta考试的时候,听到听力怎么办呢?


要么,考前使劲的背题,找感觉,凭经验还是得了不错的分数;

要么,果断放弃,如前面的同学一样。


那么,我们的教育的成效呢?


不管最后其四六级能不能通过,最后真的是在“被赶鸭子上架”的状态下学习了吗?收获了吗?

——————————————

这个问题打住。

——————————————


另一个是替课的问题,我也不知道他们哪里的渠道,反正就是能做成交易,一次公共课多少钱,一次专业课多少钱(不过说实话,专业课也替课的话,真有点那啥了。)。


那么,家长给了学费生活费,就是要给学生替课的吗?

学生替课的钱是谁出的?


这就涉及到请别人帮忙替课的学生的去向问题了。


或者像我一样,冬天睡懒觉的,不想去上课?

或者出去兼职去了,挣更多的钱去了?

或者,学更感兴趣的课程去了,或准备考研去了?


我觉得,总有ta们的理由,而实在的,当我站在讲台上的时候,才发现这些跟我关系不大,而作为曾经的一个实习老师,还是有点反思。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张强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m.sciencenet.cn/blog-1063195-852563.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下一篇
当前推荐数:6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2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