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MChe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MCheng

博文

杂志“赴京赶考”—撩一撩汤深路透选刊部的神秘盖头 精选

已有 5109 次阅读 2016-11-6 21:29 |个人分类:杂志|系统分类:海外观察|关键词:学者

全世界做新学术杂志的人,几乎谁都逃不过汤深路透的选刊部,因为他们现在是全球所有学术杂志的商业裁判,决定每一本新刊是否能选进他们的不同数据库,或者保留在内。一本新刊进了Science Citation Index (即常说的SCI)Science Citation Index Expanded SCIE),随后就会有一个影响因子(impact factor)。有了这个“认证”,大家就认可,没有它,再好的杂志在中国(和很多其他国家)都不认。虽然美国的很多大学都会采用同行评审,而对影响因子不太在乎,但很多单位,比如说美国能源部国家实验室,仍然非常看重影响因子,这是他们偷懒的评价体系。所以说,进不进SCISCIE就决定了杂志的身份。他们掌握着杂志的“生杀大权”,可以说一点也不为过。虽然Scopus开始强势竞争,但Scopus要先得到学术界的认可,又有了鸡和鸡蛋谁先的问题。

那么,这个汤深路透的选刊部,到底有多神秘?他们如何运作?做杂志的人要做什么和怎么做,才能得到他们的认证?

作为Horticulture Research(园艺研究)的主编,我2016114日亲赴汤深路透的选刊部向他们陈述了我们的杂志进展。也算是撩了一下他们的神秘盖头。

先说说这个预约。今年4月在北京的TailorFrancis出版社在北京举办了一个杂志研讨会,托朋友人情,我从美国赶到北京去见选刊部的主任Jim Testa,在会议期间,我向他简介了我们的杂志(一分钟!),然后问他,他们的总部接不接受访问,他说欢迎,但他整个夏天基本都在外出差。我也是,我预约了9月或11月,因为我整个夏天和8月和10月都在外出差,10月下旬,约到了114日。1031号刚回到美国,倒时差,准备PPT,终于在疲惫的状态下来到了美国费城的1500 Spring Garden Street的四楼,汤深路透的总部!当我说和Jim有约时,秘书说你就是Max (我的英文名),看来Jim已通知了接待员美国公司的惯例。因为提前到了10分钟,就和接待的一个人聊了10分钟。Jim出来时,很显然还记得我,看来我在北京告诉他“什么是园艺”(吃饱饭后要享受的东西,吃水果,赏花草,情人节送玫瑰,喝茶和咖啡和啤酒,都和园艺有关),让一个英语专业的他印象深刻。Jim和另一个编辑(Chang Liu)在他们的一个会议室先寒暄聊了一会儿,我把他的年纪和他把我的年纪都猜歪了!就进入了主题:听我的杂志进展陈述。

我的进展陈述包括以下几个部分:1)什么是园艺,园艺和其他学科的关系,为什么要创刊园艺研究杂志,为什么和Nature Publishing Group合作,创刊宗旨和办刊目标,出版模式,编委会,至今的出版统计数据(文章数,稿件来源,作者来源,拒稿率),收录和引用统计数据(mock影响因子—WoS中的数据,和这个数据与同学科园艺,相近学科--农学和大植物科学,以及Nature Plant的比较,自引率,和他引杂志的平均影响因子,即SCImago Journal Rank (SJR),如何吸引优秀稿源,如何进行质量把关,如何宣传杂志,如何建立科研社区,整个30PPT,边讲边聊,边回答问题,边问问题,闲扯些行业生态,八卦一些期刊,整个过程差不多花了两个小时!因为准备得非常充分这一个月左右一直在优化我的PPT4号早晨8点就到了费城,直到下午1:45前还在看PPT!觉得该想到的要问的问题和要回答的问题都准备好了,也必须好了。我也很自信我对这个行业有很深的了解(虽然时间不长,自认为很资深了),所以,整个过程很愉快和轻松,完全是个学术讨论和交流如何做好一个学术杂志。没有一点“赴京赶考”的紧张和恐惧。

当然,我的最后两个问题他也知道我要问的问题,也是我在各种学术会议期间和访问高校被问的两个问题:1)什么时候能被收进SCIE (我们已经进了他们的ESCI–emerging source citation index,可以在WoS里被检索到,但不给影响因子),第二个问题,什么时候可以给影响因子?离开的时候他让我提要求。他们要核实数据,WoS里的数据不是秘密,也不能做假,我当然很自信,我的助手,尹欢,提供的数据是“1010”的。

四月份我见他时,问他,怎样才能进SCISCIE,他说“Numbers speak”(数据说话)。这次我就让数据在他面前“Spoke loudly”:至20161027日,95篇稿件来源于16个国家的186个实验室的576个作者,包括仅有的美国两个园艺领域的科学院院士和一名总统青年科学家,在绝大多数稿件都是有针对邀邀的情况下,拒稿率65.75%。园艺研究(创刊到年底就整三年)至今(到年底还有2个月)的mock影响因子(2014年和2015年的文章在2016年被引用的总数除以文章总数)2.307,自引率3.33% (允许15%),现在排名园艺领域34个杂志的第三,农学83个杂志的第16,植物学204个杂志的第56。他引杂志平均影响因子(SJR 3.03ScienceNature Biotechnology引用过园艺研究的文章。NaturePlant(自然的子刊,自然植物,NP2015年上线,2016年就被收进了SCIE。自然植物的mock影响因子(2015的文章在2016年的引用)是2.176400/195–我一直怀疑这个数据,让我目瞪口呆),园艺研究2015年文章在2016年的平均引用是2.273,我问他为什么NP去年就被收进了,而我们的还没有,他笑笑,不直接回答,想岔开这个话题。其实这也就给了我答案,一个心知肚明的答案。

能不能进,由他们定。但他说,你把杂志做好了,为什么不让进?凭什么不给进?我等他们的回复。应该不会太久了。应该说最艰难的日子马上就要过去了!

做完这个报告,聊了两个小时,如释重负。入住Sheraton宾馆,去逛一会儿街,独自喝杯啤酒,解解四年创刊之乏。

程宗明 2016115日星期六,费城机场。6日修改于KnoxvilleTN





https://m.sciencenet.cn/blog-1140979-1013122.html

上一篇:举办国际学术会议:完美的细节让参会者更愉快
下一篇:和汤深路透选刊部主任聊杂志和学术出版

9 武夷山 黄永义 马军 蔡宁 左宋林 任胜利 蔡小宁 王启云 yunmu

该博文允许实名用户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1-28 15: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