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MChe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MCheng

博文

棒球的“三振出局”规则、“有名不能太任性”与嵇博主永久被封

已有 5054 次阅读 2015-4-27 01:48 |个人分类:海外观察|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学者

最近几天关于嵇少丞博主的博号永久被封的博文填满了热门博文,也有少量加精的。在这些博文中,有骂科学网的,有为嵇少丞博主鸣不平的,也有请愿网开一面,或改判“死刑”为”死缓”的。甚至认为科学网的决定就是封杀言论自由而自行封博的愤然离去,认为“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的。但也有博文认为科学网做得对,最主要原因就是合同契约。当注册为科学网成员时,就承诺遵守这个契约,而不管这个契约是否完全合理和完美,或者说是怎么无赖。见刘旭霞博主的博文:科学网注册用户需认真阅读法律文件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21287-884746.html和陈奂生博主的博文:嵇少丞被封,科学网并无过错!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73320-884941.html。当然还有赵美娣老师的有理性的两篇博文。这些博文后面的评论也有不少是支持科学网的做法的。我本不想写博文,但总觉得有感想,就写出来。

1. 契约是根基。如果你对这个社区契约不满意,你可以选择不加入,或离开。制度的制定者是科学网和科学网博主委员会,不是某个科学网的博主。不能主次颠倒。在美国和加拿大,如果你对法律不满意,你得先遵守,再修改不合理的法律。然后再遵守新的法律。我想嵇教授应该知道。比如我不喜欢美国居住小区的各种规定,我就不买那个小区的房,买了以后,发现不喜欢,我就把房卖掉。

2.有人认为嵇少丞博主是攻击了科学网的管理人员,才被永久封杀的。我不知道具体原因。但在嵇教授的日志(科学网一次性删除我1738篇博文的经过)http://jishaochengvip.blog.sohu.com/308615449.html有这些内容: “在最多副处级的张明伟眼里,你们这些科学工作者、教授、学者不过是他任意宰割的对象”。“武汉有个“思想政治教育”出生刘旭霞昨天为张明伟肉麻地拍了一个很响的马屁, 论证张明伟一次性删除我写了7年多共1738篇博文的“合法性”,一如既往振振有词:“在自由民主的国家,契约至上,合同必须遵守,不仅考验着一个人的法律意识,也考验一个人的道德水平,说到底,是做人的底线问题”。刘旭霞顾头不顾腚地忽略了一个根本性问题,。。。”。用上这些很不文雅的词语对待科学网管理员和其他博主,我觉得是不太合适的。作为一名海外教授,其实任何一个人,这是很不可思议的,也是无法容忍的!张明伟、刘旭霞、蔡小宁等就可以任你这么侮辱吗?我觉得是不可以的。

根据那些贴出来的通知,我看了以后觉得嵇教授是踩了科学网的红线了。属于典型的棒球运动中的“三振出局”(threethrikeout)(http://en.wikipedia.org/wiki/Strikeout)的游戏规则。我们都希望中国有更好的的宪法有更好的制度,要法治不要人治,既然科学网用了“法治”手段,我们为什么不接受呢。这个“法”不好,我们一起来改,但不能因为名人,就可以不罚。不知道这次科学网是否是真的用“法”来“杀ji敬候”了?

3.我不能同意嵇博主的辩论理由:我是个名博主,全天候点击率排名第六,我对科学网的贡献是大大的,就不可以被封杀。那就是说,和“刑不上大夫”一样,可以“封博不上名博主”?现在“刑可上常委”,为什么不可以“封博可封名博主”?现在有权有钱都不能太任性,在科学网,“有名也不能太、太任性”。写了1700+博文,做了很多有意义的科普,嵇教授这方面的贡献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也因此成了名博主,为大家所敬重。这恐怕也是大家为他争取“死缓”的原因。我也可以理解。但我觉得嵇教授和很多人骂架,使用了很多很不文明的词汇。我在美国工作生活了30年,嵇教授也在法国和加拿大工作生活了差不多同样长时间,人生攻击,特别是对非公众人物的人身攻击是无法接受的,当然攻击他的人也是同样不能接受的。这一点嵇教授应该会知道的。为什么在加拿大不能做的,而要在科学网上做呢?为什么认为在科学网上可以做呢?而受到两次禁言和短期封博后还不接受教训呢?我也无法理解。而且有些骂架的东西我也觉得嵇教授也是不占理的,如关于王大元80年代初的学术地位的博文。王大元在80年代初关于植物组织培养,特别是单倍体植株的产生是全世界领先的—作为做植物生物技术30年的我,是很了解的。

4. 有博主说“唇亡齿寒,是大家都懂的道理,许多人不是为嵇博主争取,而是为自己争”。按理我应该最能感受到。同为北美海外华人,同为科学网博主-无论高贵卑贱。但我倒并不觉得。但最近博主们为嵇教授呼吁的多篇博文都“热门”了,没有被删,说明科学网还没到那么“小心眼”的地步。我在科学网开博时间较短,我也有博文被删的前科。科学网给了我理由。虽然我并不完全同意,我也能(只能和必须)接受。也并没有影响我发博文和连续三篇被加精。我也不认识张民伟和任何一个科学网的编辑或管理员。我感觉科学网还是对事不对人。但踩了红线,就对人不对事了。

5.得饶人处且饶人。这是中国文化中关于人与人相处的公认的道理之一。有些骂架的博文,很多评论都评出了“公理”,就该结束了。不依不饶又何必呢。和为贵。和谁不好玩,就不和他玩呗。

需要说明一下。我和嵇教授并不认识,就是单纯的科学网博友。在几次博文的互留评论中,都是非常客气,还是江苏老乡。我在他的众多骂架博文下也从没站队,因为不想被搅进去。除了那些骂架的博文外,最近有关“海外观察”等和科学科普、学风建设、批评不正之风等等的好博文我也看过很多,推荐过,评论过。所以我在这里也是对事不对人。非常佩服他写了那么多博文。高产博主,我是做不到。

最后,我有几个提议。

  1. 建议科学网和科学网博主委员会利用这个契机,审阅一下入博契约,看看有什么地方可以完善的地方,比如是否可以封博但仍保留以前的博文,在最后在封博前,是否可以给以更加严厉的处罚(如封博3个月6个月,在全网范围内提出警告)。总之希望这个科学家谈科学、喝茶聊天(谈与科学有关话题)的地方更好玩些,人气更旺些,自己额愿意常来玩。也算是为了“唇热齿暖”这个道理吧。

  2. 建议在科学网多讨论和多介绍和科学和科学氛围建设相关的内容。我很喜欢武夷山、曹聪、任胜利,李明阳,陈孺军、赵美娣、黄秀清,李维等等,等等,博主的博文,每次读来,都能学到点新东西。少来点针对个人的人生攻击,多一点学术讨论,会是一件作为科学家(哪怕是自封的)的乐事。何乐而不为呢。骂架多伤人啊,又何苦呢。

  3. 请不要在人家的博文后粘上不相干的博文链接(至少不要总是!)。那有点像吐掉的口香糖,黏在别人的新西装和连衣裙上,很恶心的。

程宗明,2015年4月26日星期日,Louisville,TN

补遗: 写完发完博文,又看到很多与尼帕尔地震的新闻,还是想念嵇教授的关于地震的科普,大家可以看到他的最新博文:恐惧的那一天终于来临:尼泊尔大地震。

http://jishaochengvip.blog.sohu.com/308620442.html

但不改变我对封博这件事的看法。一码归一码。希望嵇教授还能回到科学网。

 




https://m.sciencenet.cn/blog-1140979-885458.html

上一篇:从“When is Cheryl’s birthday?”说说科研和科技论文写作
下一篇:怎样才能最好地悼念逝去的科学家?

34 庄世宇 马臻 林中祥 尤明庆 王华民 吕喆 刘旭霞 袁贤讯 刘全慧 文克玲 宋长山 魏焱明 蔡小宁 韦玉程 徐耀 梅志平 赵美娣 王晓明 金耀初 秦承志 李志俊 逄焕东 徐绍辉 韩枫 曾泳春 苏德辰 seeker99 xpst zhujt2005 hangzhou eat JessicaCer gaoshannankai truthful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7 08: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