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weiya0303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eweiya0303

博文

缅怀林一山

已有 3979 次阅读 2021-10-22 08:51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缅怀林一山

巍峨的大山——长江委干部职工缅怀治江泰斗林一山

                                                                               栾临滨

  长江水利委员会(简称长江委)的奠基人、治江泰斗、著名水利事业家林一山同志离开我们将近14载。

  记得林老的告别仪式将在八宝山举行。没有任何人指示,得知消息的许多新闻媒体悄然而动,诸多记者开始为他的报道奔忙。一个离开工作岗位20多年的老人,再次成为媒体聚焦点。因为他的辞世,诸多新闻媒体将与万里长江的滚滚哀涛一齐为他默默送行。

  在武汉,在林老长期工作过的长江水利委员会,得知林老去世,许多干部职工十分震惊和悲痛。元月3日,在长江委大院早已立起数年之久的一座林老的半身铜像前,长江委领导蔡其华、熊铁、陈飞、马建华、魏山忠、杨淳站成一排,向林老默哀致敬。连日来,在林老的雕像前,花圈环绕,悼者不断,哀思如潮。

  林一山作为“长江王”一生为我国的水利事业奋斗。他对“长流规”、葛洲坝枢纽、丹江口枢纽、陆水枢纽、荆江分洪闸、杜家台分洪闸、三峡工程、南水北调工程等治江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此时此刻,许多长江委人怎么能够忘记他殚精竭虑、呕心沥血的光辉一生?

  长江委原主任、三峡建设委员会原办公室副主任魏廷琤说:“惊悉林一山同志与世长辞,悲痛不已。我与他相识近六十年,并长期在他的领导下工作,相互知之甚深。他对我教益良多,毕生难忘。他为人正直,无限热爱伟大的共产主义事业;他博闻广识,对社会主义事业特别是对我国最大的河流长江,有着深厚的情谊,在以三峡工程为主体的长江流域规划中做出了杰出贡献。”

  中国工程院士文伏波为失去老领导非常悲痛。他说:“多年来,我在林老的直接领导与教诲下,长期从事长江流域综合治理与开发建设的实践与研究,耳提面命,受益匪浅,深感林老高瞻远瞩的规划思想,尊重科学、珍惜人才、知人善任的风范,深入实际、调查研究的作风,勤于思考、勇于创新的精神,以及他坚持真理、淡泊名利、终身奉献的精神,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全国勘察大师、长江委综勘局原局长陈德基说:“林老一生都值得我敬佩。这不仅因为他是老干部和许多传奇经历,还因为他创建和发展长江委及对长江和我国水利事业所做的贡献,更因为他的人格、品格和学识!”

  长江科学院原院长黄伯明说:“林老全面主持长江委工作30多年,他以治江事业为己任,稳扎稳打而又气势磅礴,不做则已,一做必成,因而在干部与群众中有很高的威望!”

  谈起林老对长江水文的贡献,长江委水文局原局长季学武说:“林主任很重视水文基础资料的收集,60年代亲自组织了从宜昌到大通的历代洪水资料的收集整理,而且,对水文外业职工非常关心。如果没有他高瞻远瞩,指导我们做大量的水文勘测资料基础工作,兴建三峡工程是不可想象的!”

  从长江委调任太湖局领导的老专家黄宣伟同志深情地说:自从1972年参加葛洲坝工程建设三十多年来,林一山主任既是我的领导,更是我的恩师。我向林主任学治水辩证法、学做人的原则。如果说我对江河治理规划有一定成绩,则主要是受益于林主任的教导。1981年我在负责太湖治理技术工作时,有人问我,你一套治水思路是学谁的?我答师从林一山”。黄宣伟甚至指出:林主任以精湛的治河辩证法,指导葛洲坝工程重建,取得成功。他是决策集体的负责人。最近上海市给予上海地铁建设公司的总顾问刘建航院士为“上海地铁之父”。林主任完全可以称是“葛洲坝工程之父”。

  曾经给林老做过4年秘书工作的离休干部李敬吾沉痛地说:“林老从38岁时到武汉组建长江水利委员会,这样的年纪,业余时间竟然没有一点其他爱好,也根本没有家的概念。工作务实,事业心强,文革时有一次他去西部考察水利,历时3个月,仅只带了我这样一个秘书和另外一名普通技术员。”

  栾临滨同志是长江委宣传出版中心退休职工,他曾参与林老晚年回忆录等书的文字工作,他说,林主任曾担任《话说长江》的总顾问,从1975年开始,我就与他有所接触,我发现他脑子里装的全是水利,水利的细胞很活跃,占据他脑子的全部空间,这个与他的长寿恐怕都有关。

  一位长江设计院的职工说:“林一山曾与很多‘大人物’有过交往,这些人包括: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董必武、李先念、刘澜涛、肖华、张学思、王任重等等,这么多、这么‘硬’的‘关系’,从私人的角度,他从没有动用过,他的五个子女一直从事平凡普通的工作。”

  “50年代对‘成分’那么讲究,在那么‘左’的情况下,他敢于大量启用成分不好的知识分子,对形成长江委门类齐全、实力雄厚的技术实力起了关键作用。”

  “像他那么一门心思扑在事业上的党员领导干部,是不多见的。”

  “在眼睛只有微弱光亮的情况下,经常趴到地上费力地看地图,研究水利工程,真是感人。”

  “90多岁还在琢磨治黄、治淮、西部调水。”

  “长江考古、江源考察等等他都功不可没。”

  “中国社科院一位研究员,因敬佩而专门多次到林老家听他口述并为其著书一本,目前该书已快出版,那是林老的第五本水利著作。”

  “一个当过司令员、带兵打仗的人,解放后转行搞水利,却成了一位水利大家,真是不简单。”

  ……

  一个个“老长委”谈起林一山主任,敬佩之情无不溢于言表。

  海之为海,乃因其宽;江之为江,乃因其长;山之为山,乃因其高。

  许多治江工作者认为,林一山的名字与山相连,林一山的事业与水相系。因其毕生对我国水利的巨大贡献,在我国现代水利史特别是现代治江史上,必将凸起一座巍峨的大山,成为一道奇异的风景,辉映江河……

                  水利泰斗林一山.jpg林一山追追悼会.jpg

                         水利泰斗林一山                                           林一山追悼会

 

                                  



https://m.sciencenet.cn/blog-1352130-1308941.html

上一篇:塘坝产水量计算
下一篇:葛维亚诗词类文选

4 檀成龙 张晓良 陈昌春 崔宗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3 04: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