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w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wg 我的所有判断都有可能是错的,随时准备向真理投降;欢迎批评砥砺、不吝赐教。

博文

测不准的物理根源及其意义

已有 4660 次阅读 2016-7-12 08:00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关键词:学者| 测不准原理, 光量子, 双狭缝实验

测不准的物理根源及其意义

在超市买菜,现在大家已经习惯使用电子秤称量,假如,世界上所有电子秤的最小标度是一克,且我们只有电子秤这一种称重工具,那么,重量只能取一系列离散值(是测不准的)!

当我们测定能量的最小单位只能以电子绕核运动轨道间的能级差度量,且如同本人前文再次论证的那样——由于电子在绕核运动轨道上的运动线速度要受到“相位和谐原理”的制约,电子绕核运动的能量,只能像玻尔氢原子模型所揭示的那样,取一系列分立值(具有最小可分辨能级差);同理,在我们可以测量辨识的物理世界里,能量只能取一系列离散值(是测不准的)!

当绕核运动电子轨道间的能级差成为我们所在物理世界中可以被物理介质(以光波形式)吞吐的最小能量值的情况下,光波所承载、可辨识的最小能量也只能取一系列对应于电子绕核运动能级差的分立值(所谓“单光子”能量值)。

麦克斯韦尔早已揭示“光就是电磁波”;信息光学引人的“空间频率”概念屡试不爽,和观察事实相符的事实表明:即使是表面上看来空域能量集中、在空域可以用δ函数描述的电磁波强度场,从空间频率角度看,其电磁场能量的空间频域分布也是高度分散的(符合“空域集中,频域分散;频域集中,空域分散”这个和傅立叶变换相关联的规律)。

因此,即使一个空域能量集中的单光子,在双狭缝实验中,也必须认为:和这个“单光子”对应的电磁波能量,并不是仅仅从一个缝穿过、抵达衍射屏的!但是,到达衍射屏的电磁波能量,只能使感光材料屏中仅仅一个绕核电子的能态发生可以被检测到的变化。这也就是王国文教授所理解的“量子力学”,需要划分“含峰波片,不含峰波片”的物理根源。




https://m.sciencenet.cn/blog-1352526-990061.html

上一篇:荆江分洪区的发展,路在何方?
下一篇:论BB84协议的一种破解方法

3 徐令予 魏焱明 xiyouxiyo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2-26 08: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