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在深化改革过程中谈加强信息业的基础性研究(2000) 精选

已有 3488 次阅读 2021-12-25 11:59 |个人分类:图书情报学研究|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在深化改革过程中谈加强信息业的基础性研究(2000

          武夷山

(中国科技信息研究所 北京100038)

(发表于《情报杂志》200019卷第5期)

   

      多年来,我国存在着大量的事业单位,它们从总体上说效率不高,构成了国家财政的极重负担。目前,事业单位的改革刚刚开始,全国各级各类信息(情报)所都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在国家逐年减拨事业费的过程中,信息(情报)机构迫于生存的需要,往往倾向于放松基础性研究。而信息业的基础性研究领域是个发展非常快的领域,即使不断给予跟踪和关注也还不一定能保证能跟得上趟,因此,一旦放松了几年,就可能发生大滑坡。另外,有些信息(情报)机构在面向市场谋生存、求发展的过程中抓短线产品和服务尝到了甜头,也可能会忽视长期基础性研究。这种倾向对于长远发展是非常不利的。

       按照英国科技政策专家戴安娜·希克斯女士的观点,人们(尤其是企业)有从事基础性研究的六大理由。

  1 基础性研究做的是开源的事 减员增效之类的节流措施只能从现有业务中挤出最大价值,但唯有基础性研究才能开辟新的业务领域。

  2 技术发展需要科学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科学与技术的关系越来越紧密。例如,许多专利申请书都越来越频繁地引用科学论文。80年代后期,专利申请书对科学论文的引用量平均年僧0.2%,进入90年代后,达到年增0.46%。据统计,美国的生物技术专利申请书平均每份要引用20多篇科学文献。换句话说,如果不从事或不关注基础性研究,那些技术发明可能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3 基础性研究有利于招募人才 对于许多以研究为乐事的人才,只用高薪作诱饵是缺乏吸引力的,他们更重视一个单位、一个企业有没有一些长期性的、富有挑战性的研究项目。因此,不重视基础性研究是不利于吸引和稳住入才的。

  4 基础性研究可能带来具有自主产权的重大发现 杜邦公司如果不搞基础性研究,是不可能发明尼龙的,而尼龙给杜邦带来了不知多少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5 从事基础性研究是进入科技研究界的入场券 不搞基础性研究,就听不懂同行在说什么,相当于手头没有进入科技研究界的入场券。而这张入场券是太重要了。通过与科技研究界的接触和交往,公司有可能获得新技术,有可能很方便地请来专家帮助解决技术难题。

  6 基础性研究是划得来的 哈佛大学的经济学家Zvi Griliches基于 1966-1977年的数据进行了实证研究,结果表明,公司从事的基础性研究的效益(用生产率增长量来衡量)是其他类型研究的效益的3倍。

       事实上,许多公司的成功都是与基础性研究分不开的。北大方正电子出版系统的诞生与王选教授以往的基础研究经历有不可分割的联系。中科院计算机所的一些著名机器翻译软件产品来自陈肇雄教授的基础性研究。世界著名的《科学引文索引》(SCI),若不是美国空军支持尤金·加菲尔德先生早年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威尔奇医学中心的基础性研究课题,就根本不可能问世。后来SCI就成了美国科学情报所(ISI)的金饭碗。多年来,ISI一直坚持情报计量学领域的基础研究。亨利·斯莫尔1973年提出的文献共引方法为科技指标的图形表现法(mapping)奠定了基础。至今,ISI仍然是图形表现法的研究重镇。种种新颖的研究方法的问世,也大大有助于ISI销售出更多的ISI数据库产品。

 国际上,信息技术的前沿不断推进;国内市场上,人们对高质量信息产品与服务的需求迅速增长。在这样的形势下,我们认为,我国的信息(情报)研究机构应特别关注和加强以下领域的基础性研究:a.信息用户研究,尤其是实证性的研究,这在我国甚为缺乏;b.信息经济学的研究,尤其是市场经济环境下信息产品和服务的属性问题(算不算公共品?),定价问题,国家对信息服务提供支持时是资助信息服务的供给方(图书情报机构)还是资助信息服务的需求方(用户)?还是二者的适当混合? c.数据库标准的研究;d.新一代情报检索技术(尤其是基于因特网的情报检索技术)和机器翻译技术; e.知识发现、数据采掘和知识仓库方面的研究; f.科技信息咨询规范的研究; g.情报研究(尤其是竞争情报研究)、方法论的研究; h.传统媒体(如书刊)和新兴媒体(如因特网)的相互作用和协同发展; I.信息政策和法规的研究,尤其是信息领域知识产权保护的理论与实践。

                                                     

参考文献

Diana Hicks. Six Reasons to Do Long-term Research. Research Technology Management, July/August, 1999

Henry Small. Visualizing Science by Citation Mapping.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ociety for Information Science, 1999; 50(9)

Werner Schwuchow.  The Role of Government in the Information Society. Business Information Review, 1999; 16(2)




https://m.sciencenet.cn/blog-1557-1318083.html

上一篇:布哈林1937年写的诗“生物圈”
下一篇:2001年自我鉴定

12 周春雷 赵凤光 李毅伟 杨正瓴 郑永军 李学宽 晏成和 陈新平 冯大诚 钟定胜 俞立平 杨帅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9-27 20: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