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美国加州一名音响工程师的哲思(115) 精选

已有 3740 次阅读 2022-9-22 07:09 |个人分类:译海扁舟|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美国加州一名音响工程师的哲思(115)

武夷山 摘译 ©

Rick Delmonico是美国加州的一名音响工程师,自称是思想采集者。下面是他的一些零星哲思(Philosophical Observations)。原文来自Academia网站。这是我编译的第115部分。前五部分属于原文的第一个小标题“物理学的隐喻”,第6至15部分属于原文的第二个小标题The imaginarium(幻像之城)。从第16部分起属于原文的第三个小标题:意向场。

 

从这样一个假定开始:束缚于任何足够强的能量流之中的普通物质都会自发地排列成最高效的形态(大自然是懒惰的),此时未来状态比过去状态含有更多的秩序,作为时间反转或熵反转的定义(相对于系统的某一其他部分而言)。这里涉及的机制可以是上帝、意识或随机游走之类的东西,这个东西包含了所有的未来状态,我们一般把这些状态归因于一个单位时间或过程。我们仍未解决的问题是:宇宙是如何从最初状态展开的。这是某种形态的计算,说明信息是最基本的事物,时空是涌现出来的,无论是通过纠缠或其他物理过程。

世界的顶尖剑客根本不害怕屈居第二位的剑客,他需要担心的是不遵守任何规则的流氓。

过度复杂的解释起始于过于简单的假定。

当达尔文宣传其理论时,谁都不知道生命有多么复杂。进化并不能解释任何一个宏大的问题。就信息量而言,变换的意识状态要密集得多。万物皆场,大脑正试图读取我们尚不能恰当描述的场。信息论和状态空间中的量子随机游走。

  ……

    我觉得,块状宇宙的概念是很不能令人满意的。科学无法描述宇宙的原因,同人们无法描述一棵树的原因是一样的。无论你在描述中用了多少信息,描述总是不完整的。唯一的完整描述是那棵树自身。我感到吃惊的是,人们居然要争辩谁更聪明,谁能对那棵树做出最佳描述。你搞什么搞?树是让人体验的,不是让人解释的,一如生命自身。

    将真相视作黄金分割比例,将宇宙之能量势视作斐波那契系列,像钟一样鸣响。

    如果我想传递意义,我就得决定什么样的描述层次或分辨率才是足够的。在我看来,真相包含着任何特定描述内的最小量的动态关联,我无法完全控制的是,随着描述层次的提高,随着信息接收者将我试图构建的图景给看清的能力的下降,信息接收者会遇到多大程度的涨落。

不存在完美对称,不存在纯随机,这里的力学不是随机的,而是分形的。想象一棵树生长在一个盒子里,盒子的内表面就是我们计算这棵树长了一段时间后最终接触到盒子的概率的地方。粗略地说,表面的任何位置接触到树的概率是均等的,但只有某些位置或某一百分比的表面才会最终容纳下这棵树。现在用一个类似葱头的容器来代替盒子,每一时间周期都包含了树的一定量的生长,也包含了葱头的又一层。

此时葱头的内表面对应一个新的概率分布,其每一新层依赖于上一层,每一新层有更细的分辨率和更大的自由度,但自由度不是无限的。该结构的中心具有较小的自由度,最外层具有最大的自由度。葱头的外层不是一个完美的球体,而更像一个分形结构,于是表面积随着分辨率的增加而增加。我们的宇宙,我们能看见的这个宇宙,是一个树状结构。

 

相关阅读

美国加州一名音响工程师的哲思(114)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355927.html

 




https://m.sciencenet.cn/blog-1557-1356355.html

上一篇:浅谈从信息服务走向知识服务(2005)
下一篇:[转载]南京师大附中语文组诸先生记事

5 孙颉 史晓雷 杨正瓴 郑永军 吕秀齐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3 21: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