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鸣
沙漠探险记 —— 牛头 “双胞胎” 意外拍摄到一级国宝(附 30 张照片) 精选
2023-5-31 13:40
阅读:3222

沙漠“双爆胎”意外拍摄到一级国宝

题目谐音,是司机说的行话或者口头禅,不是双胞胎。

其实,是在沙漠里面暗藏的柽柳枝条作祟,一下子将“牛头”同一侧的轮胎都扎破了,而且是无法补的那种爆裂胎。

一下子出现这种情况,备胎只有一个,五人单车,怎么办!

手机信号不好,救援一时无法到达。而且,当地的这种型号轮胎非常少。

只能找附近的项目工程部。还好有熟人,有同类车型,借了备胎。只耽误了几个小时,我们就安全走出了沙漠。

最近,已经是三次去南疆。

第一次,是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及罗布泊,回收红外相机近20台。

第二次,是去和田地区墨玉县讲课,顺路考察约特干古堡。

第三次,就是这一次,也是塔克拉玛干沙漠,是西北角,考察和田河、阿克苏河、叶尔羌河三河汇入塔里木河的三角洲地带野生动物。

考察有惊无险,我们在一个保护区内跑样线二十多条,还安装布设了七十台红外相机,顺利完成任务。目的是要监测野生动物活动情况。当然,还有人类活动及放牧的频度调研。

比较意外的是拍摄到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黑鹳(见照片),甚至用手机拍摄到了白翅啄木鸟(国家二级)。

这个月最忙的不是野外考察,而是各种讲座,如爱鸟周、公众科学开放日、新书签售会、科技周、学会换届、儿童鸟类绘画展、送书下乡下基层,进大学、中学、小学讲课,还有一些其他的社会活动。

我也在想,这些破事,忙成这样,都该做吗?

最后,还是通过 30 张图片来讲述这个月的琐碎故事吧!

在胡杨林里跑样线、安装红外相机,一条样线往返都是 4 km,不敢背大相机大镜头,只能用华为手机了。白翅啄木鸟(Dendrocopos leucopterus)是中亚荒漠地区特有的啄木鸟,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而且是唯一分布在低海拔胡杨林区的啄木鸟种类(马鸣 摄)

小女孩子在沙漠红柳灌丛里面安装红外相机,连续十天跑样线,脚底打泡,真是吃不消啊(马鸣 摄)

2 送书下乡_202305.jpg

保护野生动物,送书下乡,送书给牧民,现在我们只要有机会就发书,各种各样的科普书,有时候发几百本,同时展开问卷调查

1 过度放牧_20230511 马鸣 摄.jpg

我们这次考察发现的问题之一,是过度放牧,直接造成胡杨林无法更新(马鸣 摄)

研究所的一位水土专业的博士生,是徐海量老师的学生,年轻有为,参加胡杨林野生动物考察,有一点大材小用了(马鸣 摄)。红外相机架设高度通常在30-90厘米,期望拍摄到塔里木马鹿(Cervus elaphus yarkandensis)、鹅喉羚、塔里木兔、野猪、野鸡、、、、、

守株待兔式的蹲点拍摄,其实很危险。因为一个人很容易迷路,还有就是野兽出没,不要有其他意外发生

野鸡,就是环颈雉 —— 没有颈环的叶尔羌亚种或者莎车亚种(Phasianus colchicus shawii),两只公鸡在路边散步(马鸣 摄)

还是野公鸡(♂),不太怕人。比野猪还多,泛滥成灾。它们横在路上,一字排开,是要打劫呢(马鸣 摄)

戴胜(Upupa epops),我们当地人称其为“臭包包”,叫声中有“包包齿—,包包齿—”的低吟,几乎是全疆随处可见(马鸣 摄),因为它不讲卫生,大小便在窝里,所以是“臭包包”

黑鸢(Milvus migrans),过去也叫“黑耳鸢”(老鹰),现在几乎是垃圾鸟了,随处可见(马鸣 摄)

image.png

大杜鹃(Cuculus canorus),也叫“布谷鸟”。其实是一种寄生性的种类,它会偷偷把蛋下在伯劳的窝里(马鸣 摄)

荒漠伯劳(Lanius isabellinus),可能是雀形目中最凶猛的小鸟,除了捕食虫子,也吃小鸟、蜥蜴、蛇和鼠类(马鸣 摄)

我们在野外临时安营扎寨,准备野炊。条件是越来越好了,馕是不可少的主食,当然也有意外的惊喜(马鸣 摄),现在野猪(Sus scrofa)泛滥成灾,好像呼声很高,已经不让保护了。在一些地方野猪为害严重,甚至会咬死小山羊

1 阿瓦提 胡杨林  安装相机_20230510_proc.jpg

继续安装红外相机,看看野猪是不是很多,野猪吃羊让牧民叫苦不迭

这次还专门请了一位摄影师,拍摄野生动物清晰的画面,为将来的科研提供支持(马鸣 摄)

正在育雏的紫翅椋鸟(Sturnus vulgaris),满嘴都是青虫,如果不是大面积喷洒毒药,情况会好很多(马鸣 摄)。这次在胡杨林遇到几件怪事,一是过度放牧山羊,幼树苗都被吃光,地上草被缺失;二是在胡杨林里大面积喷洒毒药(杀虫剂),鸟类的食物链被破坏;三是“缩库”,美其名曰减少水资源蒸发,其实是在大开荒

一种白喉林莺(Sylvia spp.),还是用手机拍摄的,它在水源地附近徘徊,不愿意离开(马鸣 摄)

赤嘴潜鸭(Netta rufina),大部分是雄性。显然,雌性正在抱窝(孵蛋),雄性没事干,集中在一起游荡(马鸣 摄)

意外拍摄到飞翔中的黑鹳(Ciconia nigra)——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马鸣 摄),后来多次遇见,估计在胡杨林里做窝了

阿瓦提 胡杨林 塔里木兔 路杀_20230514 马鸣 摄.jpg

塔里木兔(Lepus yarkandensis),目前还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因为数量变化大,有的年份会像野猪一样造成危害(马鸣 摄)。野外调查,想拍摄到兽类非常困难,这是唯一可以拍摄到的野兽,还是公路上的尸体

微信图片_20230601181704.jpg

隆重推出一的《鸟语四季》作品,是为了六一儿童节举办的鸟类儿童绘画展,他们还搭建了一些鸟巢或小屋,让我感到非常震撼(戴歆 摄)

2 马鸣摄 _20230601 童画家乡——第二届新疆少儿美术作品展.jpg

除了野外考察,五月最多的还是各种社会活动,如儿童鸟类绘画展在美术馆布展(马鸣 摄),回归童真,妙笔生花,作品非常棒!童画家乡——第二届新疆少儿美术作品展(5月31日——7月1日)

2 童画家乡——第二届新疆少儿美术作品展_20230601.jpg

孩子们的许多作品精彩纷呈,在戴歆老师的指导下,五月底开始在自治区美术馆的“ 童画家乡——第二届新疆少儿美术作品展 ” 上展出。看,这是一群快乐无比且自信的孩子,他们的笔下有一片片郁郁勃勃、充满生机的鸟类世界 (戴歆 摄)

现在进入会议程序,抓饭+酸奶,完全是新疆特色,最多 25 元就算是交代了,这样的活动该不该去,五月会议多,换届选举,肚子都吃大了

新书签售 刘瑛发言_20230528 李华 摄_proc.jpg

还有这个,是在左边右边书店召开的读书会及新书推介(签售),我是嘉宾,专门为刘瑛《旱域探奇湖》新书阅读分享点评签售,摇旗呐喊,当然我谈的都是水鸟与湖泊的故事(李华 摄)

新疆大学 鸟类科普讲座 著书立说_20230529 新校区 博达_proc.jpg

这是在新疆大学生命科学院,马鸣给几百人讲科普故事,将来我们毕业了能够做什么,除了研究野生动物,还有就是“著书立说”了,不一定非要著作等身哦(李俊 提供)

3 马鸣 科普大讲堂_202305.jpg

昌吉回族自治州,每次下去讲课,都会带去一些科普书籍,送给基层的学校,孩子们都是很喜欢

又回到野外,我还是非常喜欢大自然 —— 鸟类的乐园(马鸣 摄)。在乌鲁木齐河谷,三只大白鹭(Ardea alba)亭亭玉立

五月登上一号冰川,银装素裹,非常惬意(马鸣 摄)

天山旱獭(Marmota baibacina)已经从冬眠中苏醒,突如其来的大雪让它们有一点措手不及,现在只能抱团取暖了(魏希明 马鸣 摄)

遇上五月天山雪,道路特别滑,许多车半路上抛锚了,好在中午雪就融化了(马鸣 摄)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马鸣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m.sciencenet.cn/blog-2048045-1390052.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8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12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