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鸣
大胡子鹫(Gypaetus barbatus in Xinjiang) 精选
2024-1-30 18:10
阅读:5798

胡兀鹫(Lammergeier in Xinjiang

—— 猛禽中的大胡子叔叔

4_胡兀鹫_目录 缩小 李晓娜 绘.jpg

一、基本资料

大型猛禽胡兀鹫(Gypaetus barbatus),体长0.90-1.30米,翼展近3米,体重约6千克。

明显的特征之一,是嘴角的黑色长胡须,别名“大胡子鹫”。

世界上只有 23 种鹫类,胡兀鹫是极少不秃头的一种兀鹫(马鸣等,2017)。

在天山上观察雪豹时,经常看到胡兀鹫从脚下盘旋而过。

胡兀鹫非常另类,不喜欢扎堆,常常单独活动,四处漂泊。

取食时,要等其他鹫类吃完了,才上去抢几块剩余的骨头。

不是亲眼所见胡兀鹫生吞骨头(见录像),你是不会相信的。

https://m.kepuchina.cn/videodetail?id=475705&_refluxos=a10

还有就是面对巨大的牛棒子骨,它会把骨头从高空抛向岩石打碎,掏吃骨髓,美味至极。

新疆是胡兀鹫的主要分布地区,天山、昆仑山、帕米尔高原、阿尔泰山等地都有其繁殖。

在尸体短缺的时候,它们也捕捉其他小型哺乳动物,如旱獭、野兔,还吃昆虫、海龟、蜥蜴等。

一些人容易将兀鹫与秃鹫混淆,傻傻分不清。

胡兀鹫属于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胡兀鹫 大头 截屏系列_20240130.jpg

胡兀鹫的两个明显特征:一是黑色“大胡子”,二是头不秃的鹫

胡兀鹫 马鸣 摄DSCF9688.jpg

胡兀鹫亦被称之为“髯鹫”“须兀鹫”“羌鹫”(马鸣 摄)

2013 胡兀鹫巢-邢睿-左贡 悬崖峭壁上.jpg

胡兀鹫的洞穴(窝)通常位于悬崖峭壁的中部(邢睿 摄)

二、分类争议

化石中的鹫类非常之多(马鸣等 2017)。现仅存 23 种,濒临绝迹。

而现生的鹫类至少可分成三大类,美洲新大陆鹫类、旧大路鹫类、须鹫及蛇鹫。

学者对须兀鹫亚科的争议比较大,有研究者认为胡兀鹫和埃及兀鹫(法老之鸡)在系统发生上离其他鹫类较远。

由此推测,鹫类是多系起源的,可以分成三四个不同的组。

胡兀鹫亚科(Gypaetinae),亦被称之为须兀鹫亚科,仅有 3 属 3 种(胡兀鹫、白兀鹫、棕榈鹫)。

虽然这个亚科被称之为鹫或兀鹫,但它们却与其他鹫类区别很大。

胡兀鹫不仅在形态上(如颈和头部有羽毛,不是秃头),而且在食物及行为上也有很大差别。

偶然,胡兀鹫会捕捉活物及使用工具等。体型也要小一些,尾呈楔形。

它们常单独或成对活动,很少集群,不与其他鹫类争夺尸体(喜好不同)。

食物完全不同于其他食腐的鹫类,胡兀鹫特别喜欢进食骨头与骨髓,几乎占到了85%。

2013 高山兀鹫2号巢及大幼鸟1号照相机_2013_04_14a -罗彪 _拍摄.jpg

十年以前,邢睿与马鸣,在天山上考察鹫类(罗彪 摄

猛禽调查攀岩培训_2013_04 马鸣 摄.jpg

攀岩是鹫类考察的必学技能(马鸣 摄)

胡兀鹫-马鸣.jpg

胡兀鹫的飞行能力极强,最高可飞跃喜马拉雅山(马鸣 摄)

三、悲剧之父

胡兀鹫是鹫类中的投掷高手,可以将兽类的骨头从高空中准确地摔向巨石,击碎后食用。

介绍一段小插曲。据志书记载,公元前456年,有着“悲剧之父”称号的希腊剧作家埃斯库罗斯,他竟然死于空中落下的一只小乌龟。

祸从天降,是谁杀死了“戏剧大师”——埃斯库罗斯 ?凶手是谁?老鹫为什么要摔死乌龟?

用现代的知识推测,这个“凶手”不是胡兀鹫(髯鹫),就是白兀鹫,或埃及兀鹫。

当你看完我们写的《新疆兀鹫》(2017 科学出版社),就会明白,凶手很可能就是胡兀鹫。

胡兀鹫 尸骨未寒 CCTV 截屏_20240129.jpg

一只胡兀鹫幼鸟(头部为黑色)与埃斯库罗斯 (Aischylos 或 Aeschylus) (公元前525年 – 公元前456/455年)

观鸟 胡兀鹫 察布查尔县 马鸣摄_7644.jpg

胡兀鹫国内分布于新疆、青海、甘肃、西藏、四川、重庆、云南、湖北、河北、山西等(马鸣 摄)。国外从欧洲南部、非洲、中东,一直到中亚及南亚。曾几何时,胡兀鹫在欧洲几乎绝迹

十年磨一剑,我们科考小组在野外做问卷调查(赵序茅 摄)

四、《四部医典》

李时珍在《本草纲目》里这样记载鹫类:皂雕即鹫也,出北地,色皂。青雕出辽东,最俊者谓之海东青。羌鹫出西南夷,黄头,赤目,五色皆备。

对照照片,“羌鹫”应该就是胡兀鹫。

藏族和蒙古族同胞的先祖则发现它的肉、内脏、羽毛、粪便等竟然都可以入药。据《四部医典》记述,鹫肉,功效是增热,治甲状腺肿大。

在《藏医药选编》《无误蒙药鉴》《蒙药方剂学》《中国接骨图说》等,采用鹫粪、鹫喉、鹫胃等材料制药,专门治疗胃病、胃癌、妇科病等。

在中药中,包括藏药和蒙药,干燥的粪便竟然也是一味治疗胃病的良药。灰白或灰黄色颗粒或粉末状的粪便,煅烧后用开水冲服,有健胃、消食、散积的作用。其味略腥,性辛热,常用于寒性积食、肠胃功能减弱等消化系统疾病。鹫粪外用,还可消肿,促使化脓、散瘀、杀菌、 ……。

阿拉木图 胡兀鹫 马鸣摄_20230923.jpg

阿拉木图猛禽中心的胡兀鹫(马鸣 摄)

https://m.kepuchina.cn/videodetail?id=475705&_refluxos=a10

胡兀鹫_res04_attpic_brief 文件夹 历史照片.jpg

依照生态位理论,鹫类分工很细,秃鹫撕扯皮子和肌肉,高山兀鹫开膛破肚掏内脏,胡兀鹫“啃”骨头和骨髓,白兀鹫收拾残渣 ...... 我们知道生态位分离是一个自然生存法则,解决了亲缘关系比较接近的相似物种间的过度竞争和不必要的伤害

2013_03-包尔图高山兀鹫考察 十年磨一剑-马鸣 摄.jpg

十年的时间里我们承担了两个关于鹫类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野外调查主要在冬季进行,足迹遍布新疆的“三山”(马鸣 摄)

2013 猛禽调查攀岩培训_2013_04.JPG

胡兀鹫的栖息地分布在海拔 1500–3500 米的山区、森林、草原、湿地、荒漠、裸露的岩石区(马鸣 摄),在青藏高原可能出现在4500米,甚至更高的区域

五、匪习十足

欧洲人认为,胡兀鹫天生具有很强的土匪习气,具有掠夺食物的习性。

胡兀鹫一旦发现携带有猎物或者正在进食的猛禽,如金雕、大鵟、猎隼等,往往进行追逐,以迫使它们放弃猎物(顾滨源等,1994)。

还有一种行为就是胡兀鹫在寻猎时,扇动双翅驱赶、逼迫有蹄类动物从悬崖边上摔下,然后分食之。

1986年7月,科学家在青海省首次从胡兀鹫的血清中分离出鼠疫杆菌(黑死病),证明了胡兀鹫的免疫力,是当之无愧的“草原清洁工”。而兀鹫食用病死的动物,自己却不会被传染,钢铁之胃,刀枪不入。

2013 马鸣摄 鹫繁殖区考察_2013_by MaMing 296abc.jpg

几种鹫类在一起觅食或繁殖也偶然可见,如高山兀鹫、秃鹫、胡兀鹫等大型鹫类的“好邻居”形象(马鸣 摄),就曾经在天山中部一些山谷中出现。胡兀鹫具有7种领域行为,即繁殖期求偶、交配、筑巢等。在其繁殖区域,受食物资源的影响,觅食可能不在其繁殖区域,以及非繁殖期,其觅食和越冬区域可达上万平方千米范围活动。

特克斯7号相机二金雕大战胡兀鹫_2015.jpg

仔细看,胡兀鹫与两只金雕恶斗(马鸣 摄)

Lammergeier in nest 2014_03a_10b-Tallinn Zoo.jpg

在塔林动物园里正在繁殖的胡兀鹫(截屏)

著作等身_20230528 田向东 摄.jpg

封面:《新疆兀鹫》(科学出版社)与《秃鹫的故事》(中国林业出版社)

六、参考文献(References)

Brown C J. 1990. Breeding biology of the bearded vulture in southern Africa. Ostrich, 61(1-2): 43-49.

Gil J A, Báguena G, Sánchez-Castilla E, et al. 2014. Home ranges and movements of non-breeding bearded vultures tracked by satellite telemetry in the Pyrenees. Ardeola, 61(2): 379-387.

Gavashelishvili A, McGrady M J. 2007. Radio-satellite telemetry of a territorial bearded vulture Gypaetus barbatus in the Caucasus. Vulture News, 56(1): 4-13.

Katzner T E, Lai C H, Gardiner J D, et al. 2004. Adjacent nesting by Lammergeier Gypaetus barbatus and Himalayan Griffon Gyps himalayensis on the Tibetan Plateau, China. Forktail, 20(1): 94-96.

López-López P, Gil J A, Alcántara M. 2014. Post-fledging dependence period and onset of natal dispersal in Bearded Vultures (Gypaetus barbatus): New insights from GPS satellite telemetry. Journal of Raptor Research, 48(2):173-181.

MaMing R, Kewei Jiang, Junwei Li, Li Chen, Gang Lei. 2020. Use of vulture bone flutes and other products in China. Vulture News 78(2): 20-30. 

MaMing R. and Guohua Xu. 2015. Status and threats to vultures in China. Vulture News,68(1): 3-24.

MaMing R., Li Lee, Xiaomin Yang, Paul Buzzard. 2016. Vultures and sky burials in the Qinghai-Tibet Plateau. IUCN Vulture News, 71: 22-35.

Ma M., Xu G. H., Wu D. N., et al. 2017. Vultures in Xinjiang. Science Press, Beijing, 1-214.

Ma, M. 2019. Story on Cinereous Vulture. China Forestry Publishing House, Beijing

MaMing, et al. 2015. Brief report on the breeding characteristics of Himalayan Vulture (Gyps himalayensis) in Tianshan Mountains via telecraft monitoring. Chinese Journal of Zoology, 50(2): 306 ~ 310.

MaMing R. 2022. The Impact of the Covid-19 Pandemic on the Sharp Increase in the Number of Vultures Brought Into Rehabilitation in China in 2020 and 2021. Raptors Conservation, 44: 43-48.

Mateo R, Sanchezbarbudo I S, Camarero P R, et al. 2015. Risk assessment of Bearded Vulture (Gypaetus barbatus) exposure to topical antiparasitics used in livestock within an ecotoxicovigilance framework. Science of the Total Environment,536(8): 704-712.

Urios V, López-López P, Limi?ana R, et al .2010. Ranging behaviour of a juvenile Bearded Vulture (Gypaetus barbatus meridionalis) in South Africa revealed by GPS satellite telemetry. Ornis Fennica, 87(3):114-118.

Zink R, Acebes I D. 2011. International Bearded vulture Monitoring (IBM). Austria Annual Report, 2010: 1-12.

才代,贡明格布,马鸣. 1994. 巴音布鲁克的胡兀鹫(Gypaetus barbatus). 新疆林业, 20(3): 35- .

次仁,刘少初. 1993. 西藏胡兀鹫生态学的初步观察. 西藏大学学报(汉文版),8(1):43-45.

邸志鹰. 2011. 鸟中鬣狗——胡兀鹫. 生命世界, 38(2): 56-63. 

顾滨源, 苏化龙, 蔡巴扎西. 1994. 西藏东部胡兀鹫繁殖的初步研究. 西藏科技, 24(4): 58-62.

关鸿亮, 通口广芳. 2000. 卫星跟踪技术在鸟类迁徙研究中的应用和展望. 动物学研究, 21 (5): 412-415.

国家林业局.2009.中国重点陆生野生动物资源调查.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

韩联宪.1999.自然界的清洁工——胡兀鹫和高山兀鹫. 大自然,20(6):34-35.

马鸣,庭州,徐国华,道.才吾加甫,艾孜江.买买提明,邢睿,罗彪,吴道宁. 2015. 利用多旋翼微型飞行器监测天山地区高山兀鹫繁殖简报. 动物学杂志,50(2):306-310.

马鸣,徐国华,吴道宁, 等. 2017.新疆兀鹫.北京:科学出版社,1-214.

马鸣. 2019. 秃鹫的故事.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1-71.

马鸣. 2021. 后疫情时代的鹫类生存危机. 科学画报,(5):32-35.

苏化龙, 马强, 王英, 等. 2015a. 人类活动对青藏高原胡兀鹫繁殖成功率和种群现状的影响. 动物学杂志, 50(5): 661-676.

苏化龙, 王英, 果洛·周杰. 2014. 青藏高原——胡兀鹫的最后庇护所? 大自然, 36(6):32-37.

苏化龙,李八斤,姚勇, 等.2015b.青藏高原胡兀鹫繁殖生物学及濒危状况. 林业科学, 51(9):78-89.

徐国华,马鸣,吴道宁,刘旭.2016. 中国8种鹫类分类、分布、种群现状及其保护. 生物学通报,51(7):1-4.

王丽, 蒋方剑, 李敏. 1995. 青海省首次发现胡兀鹫自然感染鼠疫及其流行病学意义. 地方病通报, 10(1): 36.

张孚允, 杨若莉. 1980.甘肃南部的胡兀鹫. 动物学报, 26(1): 86-90.

张西云,李生庆,刘生财,等.2005. D型肉毒灭鼠剂对鼠类天敌胡兀鹫、黑秃鹫等的敏感性试验.四川草原,36(3):19.

https://www.kepuchina.cn/article/articleinfo?business_type=100&classify=2&ar_id=475705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马鸣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m.sciencenet.cn/blog-2048045-1419943.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6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5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