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文化足迹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vnaiji 邮箱:naijilv@gmail.com

博文

从知行系统说开去

已有 1280 次阅读 2022-5-9 10:31 |个人分类:认知科学|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吕乃基

关于人类社会的演化有没有朝着某个方向的时间箭头或线索,一直众说纷纭。基本认同的有两条线索,其一,科技或生产力的发展,如第n次科学革命、技术革命、工业革命,1.0、2.0等等。德布雷,作为切格瓦拉的战友和哲学家,最终意识到,“归根到底,唯一跳出循环意义外的革命,不是政治革命而是技术革命,因为只有它们才是不复往返的”。

其二,马斯洛需求层次由生理向心理的提升个体发育与系统演化相一致。人类一开始直面自然界,艰难维生,但求满足生存需求。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和生存需求的满足,需求由物质上升到精神。

相对而言,前者客观、外在;后者看似主观、内在有趣的是,客观和外在的科技发展,在认识与实践上跟随人的足迹而渐次“人化”看似主观、内在的人的需求层次提升,却成为人类社会演化的客观规律。

这两条线索相互呼应,科技满足需求,需求引导科技。然而,随着“人机界面友好”步步深入,需求在元宇宙中,参见浮士德与元宇宙日益得到满足,实际上在越来越多的场合已无力继续“引导”“拉动”科技,而科技则将继续前行,主要是人工智能、元宇宙,以及生物工程等,虽然未必是“一意孤行”。

 

鲍捷提出的人的认知系统之演变,或许提供了理解人类社会演变的第三条线索。50万年前哺乳动物认知系统,5万年前相应于语言的认知系统,5千年前相应于文字的认知系统,5百年前科技的发展中形成的认知系统,笔者再加上50年前计算机语言认知系统此处的“5”只是约数),量子计算机可能开启第六种认知系统。鲍捷提及的是“认知”系统,其实都可以且应改为“认知-行为”简称为“知行”系统。人类知行系统演变的总体特点是,从细节到普遍、具象到抽象、感性到理性实体到数字,以及行-思-行

一个现代人同时兼有前面4种认知行为系统,码农兼有5种。按鲍捷的理解,大多数人在大多数场合习用“不用脑子”的哺乳动物认知行为系统。

 

“说开去”之一:非洲

人类起源于非洲,随后携带着哺乳动物继承而来的认知行为系统,两次或三次走出非洲。走出非洲的人类,距走出非洲的时间越近,生活方式与非洲的原住民越是相似,哺乳动物知行系统的印记就越是深刻。百度百科称,非洲没有文字,唯有埃塞俄比亚用三百四十五个文字碎片当注音符号类似的,中国有34个民族有语言没有文字离开非洲越久,哺乳动物知行系统的印记越模糊淡化,虽然还会被一再唤醒。

 

“说开去”之二:中国

同样是文字,中文的象形文带有较多形象含义,在此意义上,也就是带有较多哺乳动物知行系统的印记。这一点与中国人重情感,甚至“情本位”(李泽厚)偏感性一致。合情方能合理。重要的是“感动中国”,以及“不能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不过,中国人的智商在世界名列前茅,在奥数比赛中屡屡摘金夺银,显然已经踏上科技知行系统的台阶,这一反差令人瞩目。中国人何以没有或较少以自己的智商反思自己的文化,也就是启蒙令人诧异。

在细节与普遍的关系上,苏格拉底不断追问美到底是什么、善是什么,把抽象名词当作一个普通名词对待不断质问下去以求普遍性;对于什么叫仁,孔子则通过例子也就是细节,来说明仁的含义,而不会通过下定义(也就是说问其所是)来说明它。

在更大范围,西方自古(希腊)较为理性,近代尤甚,“以头立地”;中国更多感性

鲍捷的认知系统演变有线性之嫌。列维-斯特劳斯《野性的思维》和布留尔-斯特劳斯的《原始思维》认为,人类祖先的“野性思维”或“原始思维”并非落后,而是一直伴随着人类,而且为人类的逻辑思维提供非逻辑的源泉:野性,且原始,随机涨落,在适当的条件下有助于创新莫拉维克悖论则说明了哺乳动物知行系统的极端复杂性。

进而言之,随着互联网和虚拟现实技术的发展,人的哺乳动物知行系统——野性思维、原始思维,人们有可能在元宇宙中沉溺于此,也可能由此焕发新的活力。

 

“说开去”之三:女性

其实,所谓“男女有别”,其中的根源之一就是男女的知行系统不同。相对而言,女性在较多情况下使用哺乳动物认知行为系统,而男性则更多使用语言文字及之后的认知行为系统。这大概是孔子“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或“男不与女斗”的心理学依据,那些在男女争执中不幸落败的男士或许可以从中得到些许慰藉。其实,前面说到,孔子本人,中华民族实际上也较多“女人气”。老子的教诲是,“处下,贵柔守雌”。

 

“说开去”之四:夫妻

进而言之,君不见这世界上的男欢女爱包含着理性与感性之爱如果认同美国较为理性,中国偏向感性,中美“夫妻”之说,似乎也有几分道理。在现实的中美夫妻中,大多也是美国男与中国女,少有中国男与美国女。如果难以接受“夫妻”之说,那么理性与感性之融合,至少也可以成为“和谐”或“相向而行”或命运共同体的某种依据。

是这样吗?

结论或偏于理性,疑问则为感性留有余地。

 

补遗:有约1.3-2.7%来自尼安德特人的祖源基因片段(ancestry),像远古幽灵一般,沉睡在非洲以外的现代人non-African)的基因组中。与其比成一棵树,物种的演化更像一个复杂的水系网,干流分为支流,而支流分离后,仍可能借由个体的交配而发生微小的基因流动,使得一个物种的部分基因进入另一个物种的基因库。称为“基因混合”(admixture)或“基因渗入”。

https://mp.weixin.qq.com/s/Bt5jugIlhDE7z6GTATmGWA 



https://m.sciencenet.cn/blog-210844-1337694.html

上一篇:人工智能、体育运动与莫拉维克悖论
下一篇:性本…,基因,欧几里德公理

8 周忠浩 杨正瓴 尤明庆 郑永军 康建 武夷山 李沣 陈齐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6-28 17: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