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中美高校图书馆人力资源配置及创新服务对话录

已有 1271 次阅读 2021-11-18 22:41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中美高校图书馆人力资源配置及创新服务对话录

王启云1邱葵2傅平3

(1. 江苏海洋大学连云港2220052.河滨加州大学河滨925213.中央华盛顿大学艾伦斯堡98926

 

摘要:图书馆员是图书馆运作的重要资源图书馆新业态环境要求图书馆员职业核心能力随之改变以应对信息环境和社会环境对图书馆的冲击。文章为中美图书馆员对话录探讨中美高校图书馆人力资源配置及创新服务。

关键词:高校图书馆;人力资源;创新服务图书馆员;中美高校

引用本文格式:王启云,邱葵,傅平. 中美高校图书馆人力资源配置及创新服务对话录[J].大学图书情报学刊,20216:9-13.

 

Dialogues on Staffing and Innovative Services in Sino-American Academic Libraries

                       Wang Qi-yun1,Kuei Chiu2,Ping Fu3

(1. Jiangsu Ocean University, Lianyungang 222005, China; 2.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Riverside, 900 University Ave, Riverside, CA 92521, U.S.A.; 3. Central Washington University, 400 E. University Way, Ellensburg, WA 98926, U.S.A.)

Abstract:Librarians are an important resource of library operations. The new library environment requires librarians to improve their professional core competence in order to cope with the impact of information environment and social environment on library. This paper is a dialogue between Chinese and U.S. librarians which discusses different aspects of staffing and innovative services in academic libraries.

Key Words: academic library; staffing; innovative servicelibrarian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of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在当前的业态环境下高校图书馆人力资源及创新服务备受瞩目。2021517王启云与邱葵、傅平通过即时通讯工具QQ及微信展开了非正式交流。2021519日在科学网图谋博客发布高校图书馆人力资源及创新服务对话录[1]科学网精选2021520日发布后续讨论内容[2]。圕人堂微信公众号亦同步发布备受关注。

对话者简介:王启云任职于江苏海洋大学图书馆副研究馆员圕人堂QQ群创建者研究方向:图书馆职业能力研究、图书馆史;邱葵任职于美国河滨加州大学图书馆资深馆员圕人堂QQ群骨干成员研究方向:馆藏建设学科服务图书馆管理;傅平任职于美国中央华盛顿大学图书馆教授研究方向:图书馆自动化、图书馆管理集成系统、发现平台、数字图书馆和人工智能在图书馆的应用。

王启云(问傅平)河滨加州大学邱葵老师在圕人堂QQ群中分享:我们馆从2008年的1592018年的93人,今天只有83连保安都包括在内。我这例子很典型基本都这样反正是很多位子如果人退休就不补了。不过现在很多东西优化后根本也不需要这么多人。 国内高校馆这些年人力资源缩减很厉害,您那边图书馆人力资源变化情况不知道如何?

傅平:我们没有他们研究型大学人多。现在图书馆走向自动化数字化很多常规传统职位不需要了我们由于采用新一代图书馆管理集成联盟共享系统因此对机构进行了改革,人员比我到任的2011年少了十几个因为联盟统一编目并和书商数据库商统一谈折扣和价格因此馆内原有的一些编目采购藏书修补职位被裁减了增加了一些新兴领域的职位比如数字人文、第一年学生馆员、用户体验、学术通讯、研究数据管理、外联

王启云:当前图书馆的一些业务受到的冲击很大。较为年轻一些的图书馆人非常困惑尤其是从事编目工作的做了数十年编目业务外包之后被迫转岗分流。

傅平:某些图书馆员的职能在和程序员靠近比如数字人文数据管理都要会使用程序语言和软件。编目因为使用OCLC的记录不需要很多计算机方面知识,另一个原因现在纸质资源太少特别是美国中国纸质资源还是比较多。我们现在编目只有两个人,准确地说是一个半全职做编目因为有编目员是一半时间做采购。我们的半个采购馆员现在还没补上我们馆长自己直接代替做了因为她很有经验刚才讲过联盟替我们谈判所以我们只需采购自己特有的资源。我们专业图书馆员的职位是增加的但是一般支持馆员在美国叫职员的职位确实削减了不需要那么多期刊部和政府文献部门并在一块。图书馆员在美国是一个比较好的职位比很多职位的薪水都高相对来讲还是可以的特别是在大学里面还有晋升机制我们图书馆辅助人员的薪水也不错图书馆信息技术部门的程序员都超过10万美元的年薪比我们这里有副教授助理教授职位的图书馆员都高。

王启云:中美两国高校图书馆的机制不同国内技术馆员的职业发展空间非常小不少一有机会便选择离开图书馆。您对图书馆这行付出非常多个人敬服不已。您的科学网博文《美国的大学图书馆如何开展创新服务[3]我分享至圕人堂QQ群之后引发一些讨论。我转贴部分内容:美国的大学素以开展各种各样的创新活动著称。近年来美国大学图书馆的创新活动有空间改造、组建紧密联盟共享后台管理系统、共享印刷资源、数字人文、数字学术、研究数据管理服务等。开展的模式多种多样取决于图书馆的大小、性质研究型还是一般学术型、预算、人力资源、学科需求、行政管理等多种因素。以我们学校图书馆开展的研究数据管理服务research data management service为例我们大概是经过这么几个步骤来推动和实现的……”

邱葵:傅平《美国的大学图书馆如何开展创新服务》[3]提到的一些服务已经有很多年头了甚至40年以上的时间比如组建紧密联盟共享后台管理系统、共享印刷资源我们馆的空间改造是上一馆长的事情大概在2000左右开始的。我觉得美国图书馆基本没有中国图书馆意义上的创新只是长期的经验积累和利用成熟的技术(特别强调一下:不是最新的技术来不断改善图书馆的各种作业和服务。傅平这篇东西很实在但我还是要说一下背景他其实就是说了他们的研究数据管理服务。我觉得他们馆有点晚我们大概已经做了10原因很简单:不做不行。因为从2011年起国家科学基金NSF对所有基金申请有data management plans (DMPs的要求也就是说如果你写一个申请你一定要说明你的研究数据是如何管理和保存的你没有这个部分你的申请是不合格的。于是,这事情就到了图书馆的手里。我们有专职的数据馆员就是管研究数据的[4]。我感觉傅平是超量工作他的工作内容起码落在我们馆三个人头上。他主管的部门是兼ITTechnical Services (就是编目部)。馆的IT是一个部门主管下面6个人包括3个工程师和1个专职程序员4个人原来都在外面计算机公司 当然是冲学校工作的稳定和附加待遇来的), Technical Services编目部则是另外一个部门。我们数据管理一个在研究服务部工作的专职馆员负责。最后,傅平的工作还具有学科馆员功能我们另外有一位全职的科学馆藏策略馆员部分工作

    王启云:傅平《美国的大学图书馆如何开展创新服务》[3]一文,内容属于具体工作内容分享我写我做我思我想有一定参考价值。个人观察的情况是图情理论研究成果颇为丰富图情实践成果亦有不少可圈可点可喜可贺的有待进一步交流与分享更好地推动事业进步。国内图情领域热情拥抱新技术技术救图”“人文救图”“服务救图”“能力救图”等等,出发点均属于积极进取的。如何行稳致远、久久为功?或许还需要进一步融会贯通、循序渐进。各馆的工作是立足自身实际。各馆的创新内涵及质量也是有差异的。类似傅那样一人多岗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奉献的国内也有不少。

傅平:很多图书馆的革新名称依旧但内容是不一样的比如共享后台你可以是新一代系统和老一代系统不能同日而语。新一代系统现在是趋势很多图书馆正在进行建设,我们采用新一代共享系统后编目采购电子资源的三个馆员岗位合并为一个馆藏策略馆员岗位。

王启云:国内新一代系统的呼声也挺高。未来数年可能会有较大变革。

傅平:新一代系统使得编目采购都不重要了因为联盟就可以做。

王启云:是的。国内的情形可能更为复杂。许多事情变量过多。

傅平:我们图书馆的馆员是教师编制。有些美国研究型大学的馆员没有这种编制。大的图书馆现在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就如航空母舰掉头会有些困难像耶鲁大学还在使用传统的纸质图书馆管理集成系统Voyager。研究型大学在研究数据管理方面确实走地区性综合性大学在研究数据管理方面进展并不大因为研究型大学是被逼的美国50万以上的基金申请必须提供数据管理计划DMP)。不同类型高校提供服务的重点不一样。研究型大学的重点是DMP地区性大学比如我们根据需求调查重点帮助研究人员找到资源和开放数据所以要做需求调查决定提供哪些研究数据管理服务不能照搬照抄DMP在我们的需求调查的结果里排到第六在研究型大学里的需求就是第一第二了。

邱葵:仔细看了傅平的分享,我觉得傅平的描述基本正确大家基本大同小异因为资源持续涨价的情况下尽管每年经费有增加永远面临钱很不够用的窘境同时图书馆的服务和资源不断变化所以减员和调整人员岗位结构在所难免大家都一样的当然根据需要各馆还是有差别的。不过我需要解释一下一些细节因为背景情况太重要。数字人文、第一年学生馆员、用户体验、学术通讯、数据管理、外联这些岗位我们都有而且我们还有针对比如荣誉生成绩好的学生选课优先等的馆员。这些馆员的产生除了图书馆服务和资源的改变最大的原因是:最近10美国一些图书馆从学科馆员模式转向了服务功能模式我们是用了改组的办法把原来的参考咨询馆员这些人都是有学科背景的而且提供学科服务变成了两组:teaching and learningresearch services。我在美国高校图书馆的学科馆员与学科服务[5]提到过这篇文献[6]。另外我们以前有全国出名的政府出版物部门Government publications里面有5个人但在20033个人退休后撤销了这原来是一个专门的部门,馆藏面积占了整个图书馆的1/5, 同时它有自己的一套检索体系现在基本是网上这个馆藏现在是我管基本没什么事情。大家还要注意到大馆和小馆的本质区别:资源的多样性和覆盖性。我2000-2010年在一个社区图书馆兼职10那个馆只有一个人编目3个人IT大约10个人作用户体验、外联、学生研究支持之类因为他们每年只有4-5美元买书资源的95%以上都是电子资源,足够满足师生的需求。如果他们有超出学校教学内容的需求或需要休闲阅读,他们可以去使用附近的学术图书馆或者公共图书馆。

王启云:国内高校图书馆纸质资源的比重确实不小。从用户角度看,教师用户青睐数字资源学生用户侧重纸质资源。从资源建设角度看,国内的数字资源主要为科学研究服务的资源主要为科研服务),为教学支持、人文素养、美育素养等方面服务考虑较少。近几年国内高校图书馆的机构设置及人力资源状况发生了很大变化各馆各行其是。图书馆职能、图书馆价值、图书馆职业能力等图书馆人及图书馆利益相关者的认知或认同发生了不小的变化。青年馆员的比例很小而在这很小比例人员当中许多人存在困惑比如:图书情报专业知识还有用场吗?职业生涯如何规划?职业前景如何?等等

邱葵:我们的编目和采购是两个部门尽管人数比20年前少20-30%但现在还是有不少人。不是因为这些人是老人没法削减,而是的确有需要因为目前50% 以上的人是在老员工退休空出位子后重招的原因在于:我们还有大量没法电子化的资源比如从东南亚、拉美、东亚和非洲来的纸本书。即使在困难的2020年,我自己还是从中国到不少捐赠我自己从一个5000种书的大单子里一本本的书而这些都需要编目。所有的大馆都有这方面的需求。另外 即使是电子资源因为内容繁杂为了和目前的Integrated Library System (Alma) 配对需要很好的编目支持才可以ILS更好地发挥作用因为我们有太多的非常规资源所以这方面有很多工作要做。不然的话,你的资源无法让读者ILS里发现。这个系统综合平台提供 library discovery services,让读者同时检索到各类资源,而小馆没有这方面的顾虑。另外我们有一个很大的特藏部里面有近10个人,但其中年资最高的只来了5年时间。老员工退休后不仅招了新员工,还增加了人手和新的服务内容。关于特藏我举一个小例子:我们有世界上可能是最大的科幻收藏大约有30多万种。我们在七八年前拿到一个fanzine粉丝杂志的收藏这是典型的非正式出版物就是科幻爱好者自己出的油印刊物10万件这极其珍贵当然都是纸本他们花了5年时间才整理编目好。听上去可能觉得难理解:越是听上去在电子方面进度慢的往往是好的图书馆因为他们好的、特别的东西多,而且可能永远也转变不成全电子版,原因是这类小众的东西使用量极低,但量特别大,而要商业化无法盈利。有好收藏的人是不会把这类东西捐给连处理这些东西能力的专业人员都没有的馆 如果你我这段和程焕文关于纸本的叙述进行对比,你会发现有一共同点。当然如果是一个资源一般的馆即使买再多的纸本也没法上升等级。因此不能简单理解老系统和新系统或者大学校迟钝没法革新。加州大学在这方面一直走在很前面但永远不是前卫的而希望用其他人已经试验成功的经验和案例。因为如果用了不成熟的东西代价十分昂贵。比如我们一做就是10个学校联合目录已经是做了好几代当然目前是ILS系统就是把Alma/Primo放在一个10个学校的架构上共享资源后面的人力和财力的付出是巨大的。很多东西如果真的理解背后的故事你会发现尽管大家都是用了同样的词汇觉得都是干一样的事情但其实面对的是一个不同的世界你的世界和我的世界根本就是两回事。因为有上面这些不同所以在将来一段时期内,一流的学术图书馆一直能处于比较高的水平否则如果什么都是电子化那世界上岂不是只有一个图书馆就可以了反正电子资源都能共享的所以收集纸本书籍不是因为格式而是因为有些纸本书有它特别的内容),还是有意义的。关于傅平说的新一代使得编目采购都不重要了因为联盟就可以做了加州大学这种越大越老越难换他们还有成本压力所以走开放的路。我们有一个专门的联盟编目团队但问题是:我们采购的东西太多即使是大家都买的让他们去编也编不完所以每年需要列出优先编目的次序。但最大的问题是:我们有太多只有一个学校自己要的东西而且其他学校甚至是总体规模更大的学校根本不采购这东西就只有你有所以只有自己编。系统的转换是一个必然的过程对大家都难但难也要换:比如我们以前用MillenniumInnovative Interfaces, Inc.的产品后来它要换代成Sierra, 我们经过反复比较决定换到Alma而这是Ex libris 的系统整个东西都不同但在这以后又把它用于所有加州大学的系统所以这是两大跳跃成本和难度都高而且牵涉到10个学校但这都不是问题。关于工资问题我查了他们全馆人员的工资发现他们的工资大概比我们低30%左右。而他举的例子不是很确切:IT人员的工资不是按图书馆的尽管他们是staff但工资的标准不是我们常说的 library assistant的工资因为如果这样是招不到人的而是随IT行业的我们也是这样。我们IT最低的工资都在9美元左右10-11美元,其实这工资比计算机行要低很多但有优点:附加的福利比较好而且有很好的退休福利这和工业界是不能比的但这些人并非一般的library staff, 而是有自己的工资等级序列道理很简单:如果按图书管理员级别招不到人但如果按图书馆员的级别在学位和评职称的要求方面又太高了所以都是特别的级别傅老师的地方也是一样。至于一般的管理员我们起码在55000美元以上最高的个别做到管理层的9美元。但他那里我看到最高的是47000美元。当然这薪水其实还可以。最后,关于期刊文献中能接触到的可能性很低。特别是若干细节国内一知半解甚至误读时有发生。”,没办法人们都是按照自己的认知去理解他人的情況。其实除此也没有其他的所以背景介绍极其重要。

傅平:创新innovation不是创造invention),是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做出必要的革新而不是跟风。微信聊天容易产生误解。我说的大的图书馆转型难是指图书馆管理系统的应用。我举了耶鲁的例子。加系统也在实施新一代共享后台也是Alma预计七月份能完成实施投入应用[7]。他们是727日准备上线运行。我们图书馆联盟是美国第一个使用共享Alma系统的。2014年底全部37家图书馆投入运行。我有好几篇论文是写这方面的中英文都有。五篇论文都是关于新一代系统其中2013年的是SCI/SSCI期刊论文。大型图书馆更换系统难是因为牵涉的问题太多光培训就要做半年。政府文件馆藏因为日趋电子化和数字化有些大学图书馆已经准备把这部分放弃了。因为这是美国联邦政府出版办公室和各个州政府可以做的数字化。我们也是美国政府指定的政府文件图书馆超过50年了。将来还设不设政府文件馆员不好说因为联邦政府并不给钱预算都是我们自己的。美国大学图书馆和中国大学图书馆一个最大的区别是我们同时也是学校的档案馆。我们花很多精力对本地特色馆藏和档案进行数字化收藏董事会的记录学生办的报纸学校的口述历史变迁图片手稿等还有学生论文档案属于历史记录。有人研究就会有数字人文的课题。

科学网对话录博文有桂林电子科技大学王凌峰研究员的评论:图书馆逐渐式微是必然的类似于文史哲的学科地位一样。技术不断进步互联网与手机让大量的人阅读碎片化等等。中国地方高校图书馆还有个特点大量博士教授配偶在图书馆工作因为为了解决人才引进的配偶工作问题。一般情况下年轻人确实要慎重考虑到图书馆工作。

王启云回复王凌峰的评论:谢谢分享观点!当前图书馆业态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转型与发展是两大主题。作为圕人的一员期待图书馆这行的明天会更好!

邱葵简评:美国的图书馆和中国在目前的最大区别是,中国图书馆比较喜欢跟风,砸钱买最新和奇巧的东西,但美国图书馆是在长期的经验积累基础上,利用最近以来成熟的技术来创新-优化在本馆被认为是有意义的服务,而较少受到外馆的影响,但同时大力砍去已经落后的东西,比如纸本的期刊和流通少的纸本书。目前有一系列的作业和技术来推动这个新的做法:用联盟内保存1-2本以满足读者的需要,同时在联盟内部进行大规模剔重。此外还有就是纸本过刊的大规模剔除。美国加州数字图书馆WESTWestern Regional Storage Trust就是做这个的,同时还做电子版的保存,Lockss, Clockss & Portico这类看似只烧钱,没有看到实惠的东西,因为它们都是电子保障体现,只有在很极端的情况下才会启动,让成员馆用电子备份。但这些做法只能在现有的技术上才能实现。国内在面对这样的问题时,采用的是密集书架的做法,而且可能把注意力放在如何把密集书架自动化上面,而这种做法在美国是大约30年前的事情了。我们在20年前招了一个年纪快70岁的馆长,她就是这个思路,因为她是那个时代的,密集书架是标准思路,于是一来就装密集书架。等到她在10年前退休,图书馆也就把密集书架和上面的书都剔除。我觉得我说的和傅平老师的“创新innovation不是创造invention),是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做出必要的革新而不是跟风”是不谋而合的。

王启云简评:现代化进程中大学图书馆的人才队伍建设立足当下面向未来:需要什么人?为什么人服务?提供什么样的服务?服务到什么程度?需要说明的是本文不是实时互动交流是王启云分别与邱葵、傅平通过即时通讯工具交流结果的梳理。与傅平的交流有部分信息是依据语音信息转换。对话录的内容均即兴本文的梳理存在不当不周之处甚至舛误之处敬请批评指正!

 

 

 

参考文献:

[1]启云.高校图书馆人力资源及创新服务对话录[EB/OL].[2021-05-19].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287326.html.

[2]启云.高校图书馆人力资源及创新服务对话录([EB/OL].[2021-05-20].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287372.html.

[3].美国的大学图书馆如何开展创新服务[EB/OL].[2021-05-16].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16383-1286751.html.

[4]Manage Your Data[EB/OL]. https://library.ucr.edu/research-services/data-services/manage-your-data.

[5] 邱葵.美国高校图书馆的学科馆员与学科服务[J].图书馆论坛,2016,36(12):13-23.

[6] Catherine HoodlessStephen Pinfield. Subject vs. functional: Should subject librarians be replaced by functional specialists in academic libraries?[J/OL].Journal of Librarianship and Information Science2016. https://journals.sagepub.com/doi/full/10.1177/0961000616653647.

[7] SILS migration phases explained.[EB/OL].[2020-04-10]. https://libraries.universityofcalifornia.edu/sils/news/sils-news-apr-10-2020.




https://m.sciencenet.cn/blog-213646-1313003.html

上一篇:记一次用户服务
下一篇:高校图书馆工作热门话题的观察与思考

1 李宏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19 23: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