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圕人堂话题:信息素养及其相关对话录

已有 632 次阅读 2021-11-25 09:16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2021年11月24日,圕人堂QQ群关于信息素养及其相关有一场高质量交流与探讨。信息量是比较大的,具有较强的现实意义及参考价值。图谋特此予以梳理。

    下午奎林说之问(媒介素养、信息素养、互联网或ICT素养(即软硬件知识和技能), 图书馆人自身具备不?),图谋也调皮地回答了“素着养”。其实,同沈老师自己的解答(“答:基本不具备。”)有相通之处。“素着养”隐含着一种无奈在其中。高校图书馆主要职能是教育职能和信息服务职能。“教育职能”的主要阵地或抓手是信息素养教育。实践中,处于一种很尴尬的处境。

   “图书馆正在丧失其在专业领域的主导话语权,出版商、数据库商、信息服务商愈加广泛侵入图书馆的传统业务领域,并充当图书馆馆员的培训师,馆员的专业认同也在慢慢流失中。”(引自:袁曦临.现代图书馆学学科定位之“锚”:基于东南大学图书馆学教育的历史考察[J].情报资料工作,2021,42(06):13-20.)能够承担信息素养教育任务的图书馆员越来越稀缺了,甚至图书馆员的信息素养依赖数据库商来培训,这是许多馆的实际。包括许多牛校在内,在图书馆人力资源投入方面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数百万数千万经费投入购买各种资源与服务,但舍不得花点经费投入在培养几名专业馆员身上。

    上述内容,算是话题的开端。紧接着数名成员参与。

看书的猫:“反正我负责的分院信息素养都是我自己来做,根据用户需要给他们做定制内容,给国际班做外文数据库检索与应用,给写作课程做论文综述写作部分培训。就能做多少做多少,边学习边应用。具体工作里面可以做的有很多,看自己想不想做吧。为啥不想做,原因特别多。很多时候这都是良心活。”

图谋:“包括许多牛校在内,在图书馆人力资源投入方面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数百万数千万经费投入购买各种资源与服务,但舍不得花点经费投入在培养几名专业馆员身上。”

东华大学刘建平:“出版商、数据库商、信息服务商渗透到图书馆的许多方面,似乎两厢情愿。为什么这样呢?”

看书的猫:“确实,我觉得不是馆员没兴趣没素质做这些,尤其年轻馆员,想做事想学习,为啥最后……原因一大把。话说都没啥年轻人想入这行了,好多馆都不招图情专业。”

看书的猫:“关于刘老师问的‘为什么有兴趣和热情购买资源与服务?而不愿意培养专业馆员呢?’,我浅薄的理解啊,买资源买技术买服务能拿出去说,证明有创新,绩效也好完成,上面考核也好说。但培养专业馆员时间长效果慢,一时半会看不到结果。图书馆也属实没啥话语权,能给钱买资源买服务已经很不错了,还要啥人啊,走一个收一个编制。甚至有些都觉得图书馆借还书能运转就可以了,根本不想投入培养馆员。啊,这听着已经像抱怨了。不说了。”

罗维尔:“就把借还书搞好还是不错,也好让浪费的人才到更高的平台去发光。”

看书的猫:“哈,确实。”

奎林说:“我觉得现在的情况是,学校信息化中心都可以直接买数据库,至于培训解答,出钱让数据库商服务。可以绕开图书馆的。说是拿访问数据库数据做数据管理、数据分析、数据挖掘的,基本都是用来凑文章的,真正起到购买决策的,两个字:没有。”

图谋:“个人有另外一个视角。有些数据库商真的较好地做到了用数据库利用情况来利用决策。有些数据库的价格方案,有着较强地科学性。具体到个体的图书馆方面,这些年,也是强调要进行绩效评估,有些馆下了不少功夫。受到诸多制约,数字资源利用统计与分析,能做到辅助决策的确实不多。需要用数据来‘凑文章’者,话语权或者说决策权是有限的。如果决策者真的愿意听取‘凑文章’者的意见或建议,实际也是可以辅助决策的。当前,还有一个非常尴尬的处境,通常期望只做‘有用功’,且最好是‘最省时’‘最省力’。围绕各种评估或者说指挥棒,达标或完成任务就好。若干决策是‘身不由己’或‘迫不得已’。”

图漾:“买数据库也有专业性, 信息中心当然可以买,只不过也需要这方面的专业人士,实际上就是把图书馆这块业务拿到信息中心了,事实上有些地方图书馆已经合并到信息中心了。无论在哪,谁干,图书馆这个工作总要有人做。”

clf:“我一直在想数字资源,它最大的优势就是可以远程使用,为什么不是一个统一的平台。管理和维护由一个中心进行,各馆根据用户使用情况进行付费,并进行使用宣传和辅导。”

图谋:“实际上还是利益平衡的问题。实践中,很多用户也会提意见:图书馆为什么把这么简单的事情搞的那么复杂?一个账号访问所有资源不好吗?……实际上这事情,图书馆的责任‘非常有限’,图书馆方面也期待最省力最省事最省钱。理论上,只要理顺了(各方的责权利达到一种平衡),啥事都好办。”

淡如菊:“各位老师请教一下,单位论文评定有用到卓越期刊这个级别吗?如果有,请问卓越期刊的参考目录有完整的吗?我们图书馆目前找到2019年的和2020年的。”

图谋:“这是典型的围绕指挥棒转的行为。不少高校在‘与时俱进’。其实,我是在提供线索。找指挥棒就好。”“关于下达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入选项目的通知http://www.cast.org.cn/art/2019/11/25/art_458_105664.html有: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入选项目.docx 。知网上对入选的也有标注。”“关于下达2021年度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高起点新刊入选项目的通知 发布日期:2021-09-26  https://www.cast.org.cn/art/2021/9/26/art_43_169283.html 

经项目申报、资格审查、项目评审、结果公示,产生了入选项目共计30项(详见附件)。”“关于下达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高起点 新刊入选项目的通知 https://www.cast.org.cn/art/2020/7/23/art_458_128678.html发布日期:2020-07-23 经项目申报、资格审查、答辩评审、结果公示,产生了入选项目共计30项(详见附件)。这表示2019年公布的285种( 领军期刊22、重点期刊29、梯队期刊199、高起点新刊30、集群化试点入选项目5)之后,2020年7月新入选30种高起点新刊,2021年9月又新增了30种高起点新刊。”“‘集群化试点入选项目’其实不属于期刊。因此,目前应是340种刊。供参考。”“中国知网平台收录的卓越期刊,在‘出版来源检索’结果中已戴上了‘卓越期刊’标记。有部分该平台尚未收录。尤其是2020年、2021年入选的‘高起点新刊’暂未发现有收录。”

淡如菊:“感谢热心专业的您详细解答,昨天下午在和另外一个部门讨论这个卓越期刊的事情,他们说就参照2019年的标准辗转反侧,斗胆到群里请教老师。”

图谋:“图书馆方面侧重的是提供信息服务。我回答的信息,既供有关决策者参考,亦供科研人员参考(比如投稿时)。这类解答,实际是我自身作为一名图书馆员的日常解答。许多高校图书馆有做同样的事情。原因是指挥棒是一样的。较为规整的解答是可以复用的,利人亦利己。圕人堂一直在努力推动。圕人堂QQ群知识库,有点‘双关’的味道。圕人堂经过8年努力,知识库确实有一定参考价值。期待可以更好地获得关注与利用。”




https://m.sciencenet.cn/blog-213646-1313816.html

上一篇:知人者智,自知者明
下一篇:圕人堂话题:数字资源利用问题对话录

1 李宏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2 23: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