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参考咨询服务事例三则

已有 1085 次阅读 2022-12-3 18:24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种种原因,时下图书馆工作“脱实向虚”的特征比较明显。如何回归与传承,如何守正创新,一头雾水。近年,时不时有邀请,让我讲图书馆员职业能力、职业素养话题。通常情况下,我不敢答应。“屁股决定脑袋”,我作为草根讲这方面话题,高大上的讲不了,“矮小下”的上不了台面。从1999年入职高校图书馆至今,我算是对图书馆事业方方面面保持观察与思考的。当前,做大事或想做大事的人不少,做小事或甘心做小事的人不多。

    图书馆工作总体来说是“保守”的,这与图书馆职能密切相关。国际图联将现代图书馆的职能概括为保存人类文化遗产、开展社会教育、传递科学信息、开发智力资源。现代图书馆学强调的图书馆功能包括图书馆维护社会信息公平、缩小数字鸿沟、促进社会包容、促进社会阅读等。    

    依据《图书馆参考咨询服务规范》,参考咨询服务(Reference service)为“针对用户需求,以各类型权威信息源为依托,帮助和指导用户检索所需信息或提供相关数据、文献资料、文献线索、专题内容等多种形式的信息服务模式。”参考馆员(Reference librarian)为“图书馆从事参考咨询服务的相关人员。其职责为负责解答用户咨询、帮助用户获取所需的信息与服务。(注:根据参考馆员的知识、经验和所承担的任务,可以有初级参考馆员和资深参考馆员等不同配置。)”参考咨询服务业务能力包括信息获取能力、交流沟通能力、寻求合作能力、计算机应用能力。(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发布.WH/T 71-2015 图书馆参考咨询服务规范[S]._北京: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5.)笔者认为,该规范具有很强的现实指导意义,遗憾的是,实践中并没有多少图书馆在认真参照执行。

    万丈高楼平地起,欲成大事须重视小事,将小事做实做好。我没有本事做大事,只好努力做点小事。特此梳理近期的3则事例或实例,供参考。

(1)关于古籍资料的查询与获取

    11月27日,收到一个咨询:“《显志堂稿》中查询陕西蒲城王*,字好古的文字资料。”我通过CADAL检索,发现共有12卷,不支持检索功能。北京大学所藏古籍的原始质量,识读困难。间接检索获得信息看,该书中有提及王*的后裔,未发现提及有王*。卷七中有王*后裔的墓志铭,依据我实际翻阅卷七的体例。该书中不太可能有提及王*的。我实际浏览了卷七。里边的页码编排,未找到规律。我试图找墓志铭原文,非常费劲,未能找到对应的原文。后来通过读秀学术搜索,发现朝华出版社2018年整理出版了影印版。王*是宋人,咨询者问是否能找到另一冯姓人物为王*写的墓志铭。《显志堂稿》是冯桂芬的个人文集。冯桂芬没有字号之类叫所提供的名字。清末的人给宋代人写墓志铭,这样的做法也不大可能。冯桂芬给王*后裔写墓志铭还是代笔。王*后裔是清代人物,关于他的传记有数本。我给咨询者提供了两本。咨询者打算买《显志堂稿》,我告诉他没有必要,与王*间接相关的便是那篇墓志铭。2018年的影印版分3本书出版。全书总共1182页。中(第4-7卷)已经发给咨询者了(该书第7卷有“光禄大夫东阁大学士文恪王公墓志铭”,书中编码739-746页,单独截图另发送。)。

   古籍资料的查询与获取是有一定难度的。一方面需要对古籍数据库有一定的了解且熟悉其功能,一方面还需要具备文史知识。古人字号、避讳等有许多讲究,古籍的编排也有许多讲究,古籍加工、标引质量参差不齐,需要甄别。做这样的检索题是需要方法与技巧的。这方面不是我的专长,做起来实际是比较吃力的。

(2)关于博士论文获取

    11月28日有老师索取一篇1999年的博士论文。所在高校购买了中国知网、万方数据的博硕士学位论文库。学位论文库的知识产权问题比较特殊,早年相对宽松,近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有些以前能获取的,当下很难获取。有的是纯版权问题,有的与学术规范检查或审查密切相关。我先是通过电话告知这位老师数种方法,随后实际试了一下。发现中国知网中有题录信息,万方数据找不到信息(亦无法通过“国内外文献保障服务”获取),国家图书馆博士学位论文库检索不到信息。读秀学术搜索中可以找到题录信息。文献传递服务传来中国知网中某刊刊发的2页纸文摘。我打算走“曲线”。先是看看该博士论文是否正式出版?无发现。发现该作者在获得学位前后年份相关论文,有的论文很可能是博士论文的组成部分。除此之外,我实际检索博士论文的依托高校机构库,发现机构库,校外已限制访问,但从搜索引擎获得线索。进一步联系依托高校图书馆同行。同行告知现在学位论文管的特别严。对于我自身来讲,我非常理解。实际上,我之前已接触过好几家高校,各有各的政策,确实是另有深层原因。我将有关情况反馈给了需求提出方。实际上其本人也做了一些努力,甚至也求助了朋友,未能获取。我所的工作,还是给了他一些启发,他非常诚恳地表达了谢意。我自身确实是尽力了,可以说是“想方设法”,前后花了两个多小时。

(3)关于Library Quarterly期刊论文收录情况的咨询 

图谋问:近期遇到一起同行咨询无法解答,特此求教。Library Quarterly,这种期刊是SSCI来源刊。(注:圕人堂群中的咨询问题为:“为啥有的期刊被WOS收录,但是我看他今年的第三期和第四期的文章已经被收录了,但是今年的第一期和第二期还没被收录呢?”经追问,知悉该刊为Library Quarterly 。)

2022年第3、4期检索到12篇(10篇论文,2篇社论材料),1,2期0篇。(查看源刊:第4期,2篇社论材料;6篇论文;4篇综述;第3期,5篇论文,4篇综述;第2期,5篇论文,4篇综述;第1期,1篇社论材料,5篇论文,3篇综述)

2022 12

2021 42 (22论文,11书籍评论,9社论材料)

2020 44 (26论文,13书籍评论,4社论材料,1综述论文)

2019 38

2018 44


疑问1:时间靠后的有收录进去,时间更早的为何看不到?

疑问2:2022年的综述(Reviews),为何未见收录?

科睿唯安(Kexin Zhao)答复:

对于文章收录的顺序问题,Web of Science数据团队会定期从期刊出版社那边接收数据后 再进行加工和收录。 数据接收的先后顺序、后台加工时长都会有影响,先收到哪部分就加工哪部分,所以不会严格按照页码 或者文章的出版顺序来收录文章。


上个月末,我们后台刚接到期刊Library Quarterly 2022年第4期的文章(页码321-436)部分,如您那边有老师反馈文章遗漏问题,请通过以下网页提交到Web of Science数据团队处理:


https://support.clarivate.com/ScientificandAcademicResearch/s/datachanges?language=en_US

文章遗漏问题,网页中的type of change 填写missing article


工作愉快!

 Kexin Zhao

 客户技术支持 | Clarivate 科睿唯安 

技术支持电话:(400) 8424896 

技术支持邮箱:ts.support.china@clarivate.com 

Clarivate.com | Stateofinnovation.com

12/1/2022 8:18 下午咨询,收到自动回复“会在一个工作日内收到关于您的问题的回复。”,2022年12月02日 10:20收到回复。我对该回复很满意。(这个答复,实际可以解答很多同类咨询。)

         

延伸阅读:

王启云.关于参考咨询服务的思考.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356806.html

图书馆需要在加强本馆的文献资源建设基础之上,进一步积极参与馆际间的文献资源协作协调,重视网络环境下的文献资源保障体系建设,努力做好文献保障,减少用户的信息获取成本。参考咨询服务在各级各类大大小小的图书馆实际应是大有可为的。各级各类图书馆宜“回归专业”,切实加强参考咨询部服务,努力提供专业化、规范化的服务,激扬智慧,精致服务,质量图存,服务永恒。




https://m.sciencenet.cn/blog-213646-1366391.html

上一篇:圕人堂周讯(总第447期 20221202)
下一篇:2021年中国高校图书馆基本统计数据摘录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2-5 19:2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