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圕人堂话题:图书馆的现在与未来

已有 1615 次阅读 2023-10-14 09:47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图谋按:2023年10月13日晚,圕人堂部分成员参与了图书馆的现在与未来话题交流与探讨,值得图书馆利益相关者进一步关注与思考,稍作整理。

图谋: 吴建中.未来二十年,图书馆是什么模样?.https://mp.weixin.qq.com/s/9QA_l4BlwHnl-T2mb0rVGg 

本文根据作者在2023年10月12日由上海市图书馆学会和上海阿法迪智能数字数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联合主办的“智慧引领发展:文化公益大讲堂”上的讲座内容整理而成。

进入21世纪以来,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推动下,图书馆事业与其他各行各业一样面临转型与升级的机遇与挑战。一方面,图书馆正在从信息处理与服务向更广范围的学术交流与研究的方向拓展,其服务重心从面向馆内读者向回应社会(社区)发展需求转变。另一方面,近二十年开放获取运动的稳步前行为图书馆向知识基础设施的方向演变创造了良好的环境。在未来二十年里,图书馆将在知识基础设施建设和开放科学进展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作者以连接、导航和创造3个关键词提出今后努力的方向。第一,图书馆员要成为连接的推进者和领导者,发挥组织、协调及动员各类资源的能力;第二,图书馆员要积极参与开放科学发展的进程,并发挥其在资源管理、数据利用以及咨询服务方面的导航能力;第三,图书馆要努力营造有利于用户创新与创造的环境,助力经济与文化发展。

作者简介:吴建中  澳门大学图书馆,馆长;威尔士大学,哲学博士。2002年至2016年任上海图书馆(上海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馆(所)长。

麦子:这三点我起码已经做了20年,国内图书馆过去20年都在干嘛呢?我完全说的是事实。(图谋注:麦子为圕人堂资深成员,河滨加州大学图书馆资深馆员。)

图谋:我作为工作了20多年的图书馆员,感觉这20多年是忙碌的、身不由己的,干的事情还真不少(“图谋博客“可以算是一个“缩影“,较为系统的记录了18年多,自2005年至今)。我自身作为图书馆员,做的事情远远未达到吴馆长总结这三点的高度,甚至从未想过(想也是白想)。不过,这20多年,也确确实实发生了很大变化,由里到外。吴建中先生说“最近二十多年来,我一直有这样一个疑虑,尽管图书馆界搞得轰轰烈烈的,但学界包括图情学界对图书馆这门事业并不怎么看好,包括图书馆人自己也不是那么理直气壮,在人工智能高度发达的今天,人们不禁要问,图书馆有没有未来?”

麦子:关于图谋“我自身作为图书馆员,做的事情远远未达到吴馆长总结这三点的高度,甚至从未想过(想也是白想)。”这话我在这里不太好展开说。记得5、6年前,由于纲目选书的话题,引到了差几年的话题,我说20-30,但有人反对说,大约50年。

图谋:有些东西说不好,不好说,不说好。

麦子:我觉得问题的关键不是差在哪里,而是要思考图书馆的真正作用和如何更好地服务受众。

图谋:我刚才翻看周讯,天天(圕人堂成员,公共图书馆从业人员)的评论,很有见地。我摘录了。天天:“图书馆发展也会遵循社会运行规律。作为文化事业的一部分,看看历史上为什么会出现几次文化复古与复兴运动。发展规律一定是闭环的,不会没有规律的无限延伸。不久的将来,基于图书馆和图书馆员的知识承载承受度,我认为图书馆会在一定程度上回归封闭。服务和创造需要闭环意识与闭环环境。”“图书馆不可能什么都往里装并装的下的。要建立新时代下图书馆的事业体系和学术体系,需要闭环意识的觉醒了。没有无限制和无边界的开放,否则图书馆将失去自我。这是我今天听吴建中教授讲座后的逆向思维感受。”

麦子:图书馆还是有未来的,因为人们需要自我探索知识,而不是靠AI提供知识,另外AI时代的虚假信息太多,人需要跳出AI,自己选择信息。

图谋:吴建中先生的讲座整理稿,我全文浏览了。我觉得确实有前瞻性,有较强的理论意义与现实意义。如果真的是“图书馆员“能这样想、这样做,那真的是前途无量。眼下的问题是,“图书馆员“日益靠边站,人员编制萎缩,越来越多工作外包了或被技术冲击替代了。

麦子:图书馆本来就是不是什么都往里装的垃圾桶,那是穷人思维,因为太饿了,所以只要数量多就可以,而招标采购和生本率这些更对此有推波助澜的作用。现代图书馆一直是一个对信息选择!!!收集、整理、和被人索取的机构,如果没有这些,那是仓库和藏书楼。

图谋:2020年王宗义先生评论王子舟先生《目录学的方向走错了》时说过这么几句话:“现代图书馆学原本根基不扎实,被技术冲击替代后没有了方向,也是自然的事。现在书目编制等基础工作外包给书商去做,证明专业工作图书馆人不去做,不等于社会文献管理活动的这一块就空白了……问题在于图书馆人的专业到底是什么,一波波的技术、概念更替……弄到图书馆人自己都没有兴趣研究图书馆学了,这才是可悲的事。”见解很深刻。当前的图书馆真的是一个筐,很能装。

麦子:如果没有可以实施的条件,这些回溯的前瞻性就是纸上谈兵,图书馆的好时光已经结束,工作的被替代和图书馆的衰弱随着经济的下滑已经成了不可避免的现实。

图谋:一方面,有的图书馆名字叫“图书馆”,其职能实际上已经稀释了。一方面,有的图书馆名字已经不叫图书馆了。

麦子:这是肯定的,但很多人看了这类的标题,觉得图书馆是有未来的朝阳事业,那就悲催了。

图谋:南方科技大学图书馆,10来年时间,从无到有,生机勃勃。

麦子:一来是个例,二来是这个无字。当然,他们肯定很努力,方向对。不过,这个行业不是靠一两个个体能够翻身的。

图谋:未来已来,图强有我。如此,真是了得。无中生有,一生二,二生三,……也是有可能的。以连接、导航和创造3个关键词提出今后努力的方向。图谋私自“篡改”为:第一,图书馆决策者要成为连接的推进者和领导者,发挥组织、协调及动员各类资源的能力;第二,要让图书馆员积极主动参与开放科学发展的进程,并发挥其在资源管理、数据利用以及咨询服务方面的导航能力;第三,要让图书馆有动力营造有利于用户创新与创造的环境,助力经济与文化发展。这样的“未来”或许更值得拥抱与拥有。

dewdrop:(大拇指点赞图)

碧海潮生:(大拇指点赞图)

可能不是本人:关于“这样的‘未来’或许更值得拥抱与拥有。”“未””来”明天就出现在咱眼前呢?会不会吓一跳。

钱溪源:没啥好值得拥抱的

图谋:相信明天会更好。

潇儿:关于麦子“当然,他们肯定很努力,方向对。不过,这个行业不是靠一两个个体能够翻身的。”那是不是可以通过集中培养馆员, 进行专业化的培训,接纳有情怀的人士,积极投身于图书馆发展事业;或者从学生开始就培养,可以通过模拟实践训练来进行,但是这必须需要学生很坚定的选择这类事业。我还有疑问,我认为图书馆学现在是偏向交叉学科的,是不是可以适当闭环,将专业能力培养以及图书馆事业体系进行闭环,但是在用户服务和文献展示等方面需要其他方面的拓展和学习。以上是我通过老师们在群里聊天的内容写的感受和自己的想法,现在本科生的我的想法可能有点浅显,但是希望和老师们学习!

图谋:“没啥好”好幸福。

钱溪源:情怀,太逗了

dewdrop:我们馆正在进行纸电一体化外包,我看到许多书送出去了。感觉到作为读者还是很幸福啊。可以更方便获取资源,馆员也可以是读者和用户。

图谋:我觉得除了“没啥好”值得拥抱,“钱溪源”也值得拥抱(意味着财源滚滚?)。

弯曲的直线:有些事情想深了、想透了、想明白了,都不愿意说话,也懒得说话,因为说也没用。“事在人为”其实是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问题,不破这个圈,什么都是浮云,不是说几句话就能解决问题的。

钱溪源:(我)这网名确实有点这意思。

图谋:聊一聊,还是有助于增广见闻的。比如吴馆长总结提炼的3个努力方向,麦子老师已经做了20多年,不管您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潇儿:哇,好棒呀,为麦子老师点赞!

图谋:让我总结自己过去20年做了啥?我感觉,没啥好说的。似乎什么都做了,又似乎啥也没做。如果说自己啥也没做,好像不太客观,可以回答我做了两个字——图谋。不过,图谋是神马?不,是浮云。

弯曲的直线:图谋是图情的天空飘着的一朵绚丽无比的彩云。

钱溪源:夸人和夸几(己)都是厉害的

可能不是本人:这也可以是一种情怀吧?值得尊重的。

图谋:吴建中《未来二十年,图书馆是什么模样?》(https://mp.weixin.qq.com/s/9QA_l4BlwHnl-T2mb0rVGg),不妨瞧一瞧、看一看、想一想。在您的眼里、您的心里,您希望是啥模样,也不妨聊一聊。

biochem:再过二十年,我们一起看那时的图书馆的模样。一晃就过去了。

麦子:关于潇儿“哇,好棒呀,为麦子老师点赞!”谢谢,不过这和我个人其实没关系,我只是一个炉边烤火的。

图谋:图书馆眼下该是什么模样,图谋比较关心这个。天天的见解,我觉得挺好。

麦子:(关于潇儿的想法)图书馆有太多系统性的问题,真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的。

图谋:炉子里烤的是天鹅?还是山芋?仿佛闻到了香味。匀得一抹香。有想法(指潇儿),很了不起。值得学习。点赞!

麦子:很多年前,我很努力推动这行,而且成功地拉了两个理工科女生入行,这两人现在都做得很好,其中一个在牛校做到副馆长。不过,我此后再也没有做过这事,而且看到新人立志,暗自唏嘘。

潇儿:关于图谋“如果说自己啥也没做,好像不太客观,可以回答我做了两个字——图谋。不过,图谋是神马?不,是浮云。”我认为图谋是为图书馆事业这棵树提供为其滋润的雨水的彩云。有争论才会推动其发展!!!

图谋:“有聊”与“无聊”,共同点是在“聊”,或有或无是不同点,但不重要。人各有志,各得其所,善莫大焉。(此句回应麦子“看到新人立志,暗自唏嘘。”)

潇儿:(关于“图书馆有太多系统性的问题,真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的。”)哦!就是他里面会涉及到很多方面,很复杂,但也是需要进一步学习的。谢谢麦子老师!

麦子:找点文章看看吧。(关于图谋““有聊”与“无聊”,共同点是在“聊”,或有或无是不同点,但不重要。”)你最近说话越来越靠谱了。

潇儿:(关于麦子“很多年前,……”)怎么会,麦子老师已经很棒啦!我从这里学到了很多东西,增长了见识。

麦子:比起过去,我现在比较厚道。(@图谋)你有我那个文章的单子,你再列一下。谢谢。

图谋:原来我是最近才靠谱的。还得继续努力。稍等。

麦子:起码让小姑娘知道这行到底怎么回事。

麦子:(@图谋) 不过,我的确觉得你在最近几年的眼界和过去有很大不同。

潇儿:(@麦子@图谋)谢谢老师!

图谋:圕人堂成员麦子作品辑录.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122137.html 评论部分有后来增补的。倘若留心,“圕人堂服务体系“还真有不少值得学习的东西。

麦子:要说明一点,这些文章都不是为了写文章而写文章,另外和评职称什么的也没有关系,就是科普一下。

图谋:关于眼界,图谋需要感谢圕人堂所有成员,图谋作为群辅这么些年,多多少少有些许收获。比如了解“国外图书馆“,我觉得受益最大的是麦子作品。

弯曲的直线:(关于图谋“倘若留心,“圕人堂服务体系“还真有不少值得学习的东西。”)圕人堂服务体系里面实用的东西比较多,可以称之为“图书馆实操技术与知识大全”。想找的东西基本都能找到。

图谋:我在科学网的第一篇博文为《其实我不懂“国外研究现状”》(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213863.html),其中有一段“首先,通过国内前人或他人撰写的“国外研究现状”,只宜作为有益的参考。严肃的研究者需要尽可能的阅读源文献。然而,我们图情领域外文源文献的获得相当困难。先不说英语语言文献是否能比较客观真实地代表“国外”。学了20多年的英语,总是那么地蹩脚。阅读能力受限,检索能力其实也一般,再加上外文文献的可获得性本身较差,如此这般,难在情理之中。”(图谋注:该博文写作时间是2009年2月9日)2014年麦子老师加入圕人堂后,持续不间断分享美国高校图书馆及其相关信息,真的有助于更好地“走近“,增进了解,增广见闻。圕人堂成员的点点滴滴奉献,切实有益于开阔眼界。具体到图谋个人,眼睛本来就小,眼界再开阔也是有限,“切实有益“,此言不虚。

图谋:读了“弯曲的直线“老师评论后,图谋插播一句广告(来自圕人堂群规范)——圕人堂堂风:贴近现实,关照现实,联系理论,旨在实践。圕人堂QQ群2014年5月10日建立,群规范2014年12月1日制定。“圕人堂堂风”2014年12月1日就定下的。




https://m.sciencenet.cn/blog-213646-1405866.html

上一篇:圕人堂周讯(总第492期 20231013)
下一篇:惊心动魄

6 许培扬 郑永军 刘进平 宁利中 贾玉玺 孔玲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6-17 02: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