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圕人堂话题:图书馆工作中的版权之惑(2)

已有 726 次阅读 2023-11-23 08:08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图谋按:圕人堂话题“图书馆工作中的版权之惑”进一步开展之中,11月22日相关讨论质量较高,特此予以整理。

11月22日:

     @全体成员 圕人堂话题:图书馆工作中的版权之惑(1)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410256.html

     群成员包含有各级各类图书馆工作者、图书情报师生、数字资源商、馆配商(纸本、电子书、纸电同步)、出版社工作人员等。倘若各方积极参与交流与探讨,会有较强的现实意义。大致围绕以下三个方面: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探寻对策、建议)。参与者,各抒己见,畅所欲言。圕人堂的交流与分享,在群规范框架内进行就好。不需要另行征得管理员许可。

    关于“图书馆工作中的版权之惑”话题,特此发一次@all信息,期待更多成员关注与参与。

    版权问题是图书馆工作中的重点、难点问题。受到诸多制约,许多问题的边界很模糊。我当前所做的工作是期待通过多方位多角度的交流与探讨,进一步理清一些问题。圕人堂经过10年的努力,有一些可取之处。试图做一点更加接地气的事情。

弯曲的直线:知识产权保护是为了鼓励创新,但也要在知识产权保护和知识传播之间找到平衡点。知识产权保护更多是立法的问题。

麦子:@叮咚 我回头重读了这段,而且和@图谋私下也交谈了一下。我觉得你在上面提出这些实际使用上的问题是很有质量的。我想指出几点,供进一步讨论。另外,我需要再次强调,我的观点只限于解决在新书销售时“集成商”的版本控制,而不是其他:比如,图书馆或任何没有持有版权的机构的扫描纸本书的行为。

   在叮咚的发言中提到了镜像网站,我隐约觉得这个东西是对电子书版权是有威胁的。但好像也没有人谈这个问题。但这个问题牵涉到一个更大的问题:电子资源的合法和安全储存,同时这点对传统的永久拥有一样东西的定义。在美国(我是极其不喜欢这个表达,但没办法,因为在图书馆问题上,很多问题是没有在国外这个概念的),自己直接拥有电子资源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我举一个10几年前的例子。大约25年前,香港中大做了四库全书的CD版,但因为需要用CD塔,好像有70多片,用起来太麻烦,于是在得到授权以后,加大自己制成了一个只有加大购买了这个东西的校区(!!!)可以使用的网络版,同时把这个版本储存在圣地亚哥加大超级计算机中心(这是一个单独的机构用来处理加大的巨量数据),但每年需要支付他们2500美元。过了大概7、8年,这个中心停止了我们的服务,需要我们自己想办法。当时,中大这个版本已经有了网络版。于是我们重新购买了同样产品,而且由这个产品的集成商负责储藏,而我们原来的这个版本就在和圣地亚哥加大超级计算机中心的约到期后删掉了。

    目前,我所知道的我们购买的任何电子资源在我们图书馆都是没有自己版本的,所有的东西都是在集成商那里,而且我们需要每年支付另外的储藏费,如果不支付,我们会失去索取权利!

另外,技术手段在保存版本的合法性上起了关键的作用,也就是DRM技术,但这类东西美国因为完全是标准化了,所以成了一个后台的东西而没人注意了。但我深挖了一下,让叮咚有个更深的了解。

Ebook Central: Full-Download – how to download a book for offline reading on a computer.https://support.proquest.com/s/article/Ebook-Central-Full-Download-how-to-download-a-book-for-offline-reading?language=en_US 

   最后,我觉得一个新事物能够大力发展的关键是要对所有人都有利。在美国,我觉得电子书是给出版业到供应商提供了一个金矿,让以前只能卖一次的产品可以一次一次卖下去。因为同样的内容可以有太多的索取选择:纸本,精装,一次同时使用,三次同时使用,按次计费使用,无限使用,DRM free。倒了实在没有价值了,捆绑一大包旧书的电子版再卖给你一次。我以前曾谈判过把原价100万的产品以8000元买下的事情。这就是一个公平交易的过程,但版权的严格控制其实到了最后,对大家都是有利的。我一直说:如果我们没有这些新手段,图书馆早关门了,因为我们2008年以后,资源费用预算没有增加过,但总资源量大增。所有的图书馆总预算的增幅都用在了人工上,而人员大概减了40%。

   事实往往是很残酷的,不过,如果不了解事实,这事实也不会自己消失的。人们观念的改变在这事上的作用巨大,因为新事物是需要新思维来配合的。如果图书馆不认同这些,只是在原来的做法上修修改改,这样就会造成以后有没法更正的问题。尽管不完全符合楼主的无数次叮嘱和警告,我很多话其实说得很婉转了。但作为旁观者,我实在是不忍心看人走到沟里。


附:关于“叮嘱和警告”的说明

   麦子老师发言中提及“尽管不完全符合楼主的无数次叮嘱和警告,我很多话其实说得很婉转了。”,其中“叮嘱和警告”,图谋理解为调侃。11月21日,我曾给麦子老师小窗发信息,摘录部分内容:

“ 邱老师好!首先感谢您积极参与话题讨论!版权问题是图书馆工作中的重点、难点问题。受到诸多制约,许多问题的边界很模糊。我当前所做的工作是期待通过多方位多角度的交流与探讨,进一步理清一些问题。

    圕人堂经过10年的努力,有一些可取之处。试图做一点更加接地气的事情。让积极上进的青年馆员、青年学生更好地受益。

    种种原因,当前的交流与探讨氛围是比较差的。不敢说、不想说、不能说、不愿说……这些情况都是存在的。我也是在小心谨慎地摸索。您的直言不讳,本身是善意的,但确实会有不少麻烦。可能您没想过,我那天晚上分享的“数字受控借阅”,……,您将其彻底否定,这会得罪很多人。那些期刊的利益相关者(编者、作者、读者)在群里的不少。有的人的气量是很小的,甚至会记仇的。话题是由我发起的,他们很可能会把账算在我头上。甚至有可能会表达:你不许摘编!因为一是摘编造成负面影响;二是按照现行的著作权法,摘编需要获得版权方(期刊和作者)许可。这样就挺尴尬。

    我还想表达一点是,这些年国内图书馆界,确实有做的好的,是在脚踏实地做事的。做事的方式方法,需要结合所处环境的实际。这些年,我在运营草根社群圕人堂,实际上也是需要察言观色,十二分注意方式方法,不然,很容易被消灭的。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

    关于当前的版权话题讨论,您不用过于在意。这事不大可能几句话、几篇文章就能说清楚的。各抒己见,各有所获,也是切实有益的。

    不当不周之处,敬请海涵!”

“我作为‘群辅’需要努力做好服务。您的分享,确实非常有帮助。可以分享的,我会进一步分享出来,这样受益面会更广。考虑不周、判断不准情况也是常有的。多包涵!”


延伸阅读:

检索圕人堂知识库,顺带将以前关于“图书馆工作中的版权之惑”话题相关内容翻出来,供参考。

(1)图书馆与知识产权.http://43.142.145.220:88/server/detail.php?id=3149

 圕人堂周讯(总第171期20170818),第2页,张芸整理王启云助理


(2)有关著作权讨论话题.http://43.142.145.220:88/server/detail.php?id=8781

  圕人堂周讯(总第363期20210423),第12页,陈玮 整理 王启云 助理


(3)“喜马拉雅”等听书资源的使用话题.http://43.142.145.220:88/server/detail.php?id=8780

  圕人堂周讯(总第363期20210423),第11页,陈玮 整理 王启云


(4)关于高校图书馆电子参考服务问题的解答.http://43.142.145.220:88/server/detail.php?id=10874

  圕人堂周讯(总第454期20230120),第38页,宋晓莉 整理 王启云 助理




https://m.sciencenet.cn/blog-213646-1410764.html

上一篇:图谋,哪来那么多时间和精力?
下一篇:图书馆工作与版权问题

2 宁利中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3-1 03:3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