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青松正气,法竹梅风骨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errace 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交换、比较、反复

博文

青年,爱情和幸福 精选

已有 5591 次阅读 2012-9-18 22:30 |个人分类:散文随笔|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学者| 幸福, 爱情, 青年

写下这个题目,有些青年一看就会发笑,嘿,亲爱的作者,你让我们当代的青年怎么幸福,上无遮雨片瓦,下无立锥之地,何谈幸福!是啊,亲爱的读者,现实地眼光看看我们的青年,自出生始,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等等,前后要读至少16年的书,当然也要考虑到一些中间辍学的情况,一些偏远地区女孩子尚不能完成义务教育,一些中途转成青壮劳力的男孩子,确实,对于一些青年来说,幸福这个话题有点沉重。但是反过来看,一个人只要自己善于追求幸福,别人是无法使他落到真正悲惨的境地的。
 
                                                 ——题记
 
五年前的一个晚上,我窝在一群人里面,嘿,亲爱的读者,当然我要是不告诉你我具体是哪一个,你当然不会发现我,就是这样。我找一个相对僻静处,坐在地上,听哲学家周国平先生讲演。我想,那个人山人海,那个人声鼎沸,估计大学里面占位子最厉害的角色也会恐慌吧,结果只有坐在地上来聆听这位思想者的声音!

我以前就读过他几本书,他思想睿智,文字很有“嚼劲”,但请上帝饶恕我:他不是一个很好的演说者,他甚至有点“迟钝”,我偷偷地小声地带有负罪感地告诉我亲爱的读者,他也许是没有准备好。但是我必须负责任地,并且可以大声地说,这并不影响他成为一个哲学家,一个思想者!因为思想的构建是需要时间的;灵感的获得是需要释放的。他的“迟钝”,这也许就是思想家的速度。有的读者可能会出来和我辩论,说中国近代以来没有一个哲学家,然后我们回到那个让人心痛的命题上聊到天亮?即,新中国以来的教育没有培养出一位大师。我想我们没必要这么纠缠和纠结,如果你不赞同,我就不说是哲学家,一个普通学者吧,我想这样一方面可以摒弃我的个人观点,一方面可以让亲爱的读者不要迷信权威,何乐而不为呢?

他演讲的题目是“青年和幸福”,旁征博引,很自然地说了很长的一段。在一个人欲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幸福真的离我们越来越远了?那一双双充满欲望的眼睛和一张张饥渴的嘴,无不哭着要求满足。但人既是自然的人,也是历史的、文化的、法律的人。一个有序的社会,在尽可能满足单个人欲望的同时,也与自然人的欲望的无限扩张构成了永恒的抵牾。会上,我觉得最有意思的莫过于观众提问了,正好展现了一下青年学子的聪明和睿智。有人问了一个关于“自由和爱情”的问题,引得了大家的掌声。经典爱情是何等诱人而圣洁,它庄严里包含着虔诚,决不能搀涉丝毫的人生游戏。

古希腊的帕尔纳索斯山上,有一块碑石,上面文字历几千年风雨,字迹虽已模糊,但内含的深意仍振聋发聩;你要认识你自己!昔日的哲学家说,人与动物的区别在于能制造工具,但今日的人类已能够复制生物体。随着克隆羊、克隆牛的相继出现,人类能够复制出新的亚当和夏娃将也不是神话。然而,人类在驯服了一切飞禽走兽时,却永远驯服不了自己;人类即便能复制一切生命,却永远复制不了爱情。爱情永远是人类常读常新的“陈词滥调”。

罗素最大胆,他为何而生,第一条就是对爱情的渴望!当梁祝化蝶的情愫早已飘逝,当崔张联姻的绝唱早已曲终人散,当罗密欧与朱丽叶忠贞的灵魂也早已深埋墓穴的时候,在放纵的性欲已使艾滋病成为“世纪之泣”的当今,世界上一切善良的人们,不得不倚着纽约自由女神思索,倚着巴黎圣母院思索,倚着埃及金字塔思索,也不得不倚着我们古老的长城和巍峨的昆仑思索。

 
现在有些读者还是很疑惑,爱情是什么?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不想找个完美的定义去告诉你,因为再好的语言并不能表达出爱情的本质,同样的道理,幸福也是。这些命题本身对于个人来说,对于每个青年个体来说,都不是一门理论课,而是实验操作。
 
可能我们的青年,在担心钓鱼岛问题而忧国忧民;在彷徨就业难问题而黯然神伤;在苦闷没房没车没钱而郁郁不得志;在质疑自己的能力和水平而畏缩不前……也许这都是事实,也许我们的青年还会丢掉爱国心;丢掉工作,生活难以为继;丢掉爱情,因为无力承担;丢掉自己,迷失在茫茫人海中,如果他不告诉你,你当然也不会发现他,就是这样。但是问题就在于,就算是这样,青年也配享有幸福,其实青春又何尝不是呢,这是一门实践课。
 
时间是无情的大剪刀,它不仅可以剪裁历史的春秋,也可以裁剪人类情感的流云。今日的青年,如果你不实践,那你怎么知道爱情是什么,幸福是什么呢?当然也包括青春和时间本身。



https://m.sciencenet.cn/blog-227138-614175.html

上一篇:【小小说】为了情人
下一篇:【小小说】童年里那个男人的哭声

4 罗帆 孔梅 滕元君 吉宗祥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9 20: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