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水阁科学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enrose

博文

他去天堂讲相对论了 精选

已有 12524 次阅读 2022-2-16 20:01 |个人分类:信笔小文|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他去天堂讲相对论了

梁灿彬.jpg


今天一早,就收到一个非常令人悲痛的消息。

北京师范大学物理学系教授梁灿彬于早上8时15分,永远地离我们而去了,享年84岁。


梁先生于1938年生于广东,从1955年考入北京师范大学物理系开始,就一直留在了这里。他的一辈子,用一个字就能概括,那就是“学”。从求学、访学到教学,梁先生的一生,都奉献给了学习。直到80多岁高龄了,他还在家里认真地备课、录课、翻译、校对,希望每个人,都能认真学到一点物理学。


20余年前我在北师大物理系读书的时候,有幸成为梁先生课堂上的一员学生。至今回忆起来,梁先生是我求学路上遇到讲课最好的老师,没有之一。梁先生的课,既激情飞扬、幽默风趣,又不乏循循善诱、严谨认真。潇洒的板书和复杂的公式,在他手上,轻松一捋到底。再难懂的物理学,在他看来,都是美的!


初识梁先生名字,是在大二的《电磁学》课上。或许难以相信,都21世纪了,我们还在用发黄书皮的《电磁学》教材,教材作者是梁灿彬、秦光戎、梁竹健。梁竹健老师就是我们的授课老师,他第一节课的第一句话,就是“请同学们翻到第XX页,我们从中间讲起。”这位讲课不按页码顺序的老师,其实讲课也根本不看教材,因为他对所有内容都烂熟于心了。他还说:如果让另一位梁老师来讲的话,还会更加精彩!

电磁学_梁灿彬梁竹健.jpg

在大三的时候,我们开始有机会选修梁灿彬先生的课《微分几何入门与广义相对论》。作为师范类本科生,广义相对论并不属于力热光电基础物理或“四大力学”的内容,学or不学,都不会影响工作的选择。但这个名词天生就具有强大的吸引力,梁先生的相对论课,也是北师大物理系最精彩的风景之一。尽管它只是一门选修课,却是面向从大三本科生到博士生全面开放,甚至欢迎感兴趣的大一大二同学旁听。头三节课算是“试听课”,如果你听的不满意,随时可以退场退课。于是,第一节课非常火爆,小小的教室挤得水泄不通,大家都想知道“相对论”该怎么学?啥是“微分几何”?传说中的梁老师长什么样?梁先生一出场,却是不慌不忙地劝退。先和所有人明确,这门课有多难。并告诫大家:历来三节试听课,每上完一节,人数就会减半,坚持到最后的,可能是个位数。梁先生此言非虚,我亲眼见过这门课上一轮的状态:能坐数十人的教室,只有三位学生,一位躲在后排写作业,一位听累了在中排睡觉,只有一位坐在前排聚精会神听讲,梁先生在讲台神采飞扬地讲课。幸运的是,从我们这届开始,选课的人数多了,坚持到底的有二十多个,当然里面有一半是研究生。


梁先生讲课的精彩,体现在他的“传统”。他几乎不用多媒体,上课就一支粉笔、一把直尺和一张嘴足以。他最擅长的,就是在黑板上一点一点地推导公式。但从未让人感到沉闷,因为他推导公式是充满激情的,似乎每一个符号都充满了活力,每一条曲线都蕴含着真理。广义相对论的头几节课,梁先生用最简短的方式教会大家最简单的微分几何方法。随后,用几何的优美语言,很快就勾勒出了狭义相对论的精髓,“最美方程组”麦克斯韦方程组里的四个方程,会更加完美地变成一个非常简洁的公式。再就是进入广义相对论和宇宙学的世界,从奇点定理到各类黑洞,充满神奇。上梁先生的课,你会非常惊讶,这位满头银发,戴着咖啡色眼镜,穿着简朴白衬衫的老头,究竟是为了什么,能满头大汗地卖力讲课?


在我们读本科时候,梁先生已是到了退休年龄了。按理说,他完全可以就安心在家养老,不过问物理系任何事情都行。然而直到20年后,他还在讲课,讲台和黑板,就是他永远的家!用梁先生的话来说,就是他亲身经历过50、60年代知识匮乏的时代,在70、80年代里,我们连一套像样的物理学教材都没有!1981年到1983年,梁先生有幸公派留学到美国芝加哥大学,在那里他认识了Wald教授,才知道原来相对论这么高深的理论,可以用微分几何这么简洁的语言来描述。回国之后,他发现,用微分几何语言讲述的物理学,在国内几乎是空白。也许是从那时开始,梁先生就笃定一生要与相对论分不开了。他把在美国的学习笔记,用最简单的线条串起来,著写了《微分几何入门与广义相对论》,分上册和下册两本。并亲自走上讲台,一点一滴地讲起微分几何形式的相对论,并在讲课过程中,不断完善教材的每一个细节。如今,这本书成为了相对论初学者的“圣经”。

微分几何入门与广义相对论_梁灿彬.jpg

1985年,霍金来访中国,北师大物理系的研究生为了满足他的愿望,把他抬上了长城,梁先生是见证者之一。2002年8月,霍金再次来访中国,念念不忘又登上了八达岭长城。2006年6月,霍金在人民大会堂做了《宇宙的起源》演讲,我也在现场,许多同学和老师还在友谊宾馆和他合影。在中国不断发展和开放的岁月里,科技前沿也逐步和世界接轨,越来越多的科学家来访中国,中国科学家也多次在世界舞台上唱主角。科学交流越来越顺畅,并成为大家的日常。梁先生依旧坚守在他的三尺讲台,几乎没有再出国访问或开学术会议。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了解最前沿的科学进展。记得2004年左右,关于暗能量和宇宙加速膨胀的问题引起了大家的关注。梁先生自己研读了相关论文,并用他的微分几何语言,从头到尾向大家推导了暗能量和爱因斯坦引力常数的关系,令人印象深刻。和普通高校教授不同,梁先生对前沿研究、项目基金和论文发表并不热衷,虽然教学从来都不是他必须完成的任务,他却一直兢兢业业在讲他的课。和我当年看到的场景一样,那怕只有一个人愿意听课,他都乐意投入100%的精力去讲。在几个小时课后,他就拎着哪个破布兜装的两大瓶水,到答疑教室,和同学们继续深入地交流,直到最后一个学生满意离去。这课一讲,就是几十年!


梁老师的一生发表科研论文57篇,教研论文17篇,著书11部。最近几年,梁先生和得意弟子曹周键老师合著了《从零学相对论》、《量纲理论与应用》等书。梁先生获得了首届优秀教学成果奖国家级特等奖、曾宪梓教育基金教师奖一等奖、宝钢教育基金优秀教师奖特等奖等重量级教学奖项。他最引以为豪的“奖项”,却是1981年以古彩戏法“八仙过海”打入国际魔术家协会。梁先生魔术玩的溜,在课堂上都会偶尔露两手,给大家提神醒脑。梁先生课讲得好,在北师大之外,还同时在清华大学和中科院数学院/研究生院等兼课。在年纪实在大了,身体不允许到处跑的状态下,就在寇享等学术平台录课和直播。以他的讲课风格和敬业态度,想要“出圈”大红大紫,是轻松就能做到的。但是,梁先生从未追名逐利过,他也从不讳言自己学识的局限,他只希望:愿意听他的课的人,一直都有;从事相对论研究的人,越来越多。

量纲理论与应用.jpg   从零学相对论.jpeg

梁先生桃李满天下,培养了许多相对论的学者和教授,在学生面前,他永远都是容光焕发充满热情,从来没有见过他对任何一个学生生气过。对上过他课的学生,也是记得清清楚楚,甚至记得上课和作业的一些细节。我大学毕业后就来到中科院,从事凝聚态物理实验研究,当年学的相对论,是忘得一干二净了,与梁先生见面的机会也越来越少。记得不久前,在中科院的园区遇到赶去上课的梁先生,暮色昏黄中他还认出了我,准确叫出了名字,我才知道他原来就在中科院上课。可惜当时匆匆聊了两句就分别了,这一别就是永别。


也许,天堂也等着梁先生去讲相对论呢。

最后,寥寥几句,是以悼念梁灿彬先生!


耕耘木铎数十载,孜孜不倦相对论。

音容笑貌昨犹在,古今四方余绕梁。



梁灿彬2.jpg



https://m.sciencenet.cn/blog-22926-1325613.html

上一篇:20年前的那个少年——忆我的高考
下一篇:室温超导到底意味着什么?

35 王涛 刘山亮 张晓良 彭振华 张俊鹏 曾泳春 李轻舟 苏德辰 史晓雷 彭真明 窦杰 严家新 郭维 黄安年 苗君 胡大伟 孟利军 张鹰 王安良 朱江峰 郁志勇 王飞 孙冰 刘德力 肖慈珣 武夷山 宁利中 郑强 张江敏 韦四江 王汉森 帅凌鹰 罗春元 周浙昆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2-26 15: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