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确定性的困惑与NP理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uyu2205 平常心是道

博文

[转载]波普尔的《科学发现的逻辑》第一章 对于若干基本问题的考察:4,划界问题

已有 1097 次阅读 2021-11-19 13:44 |个人分类:波普尔的《科学发现的逻辑》|系统分类:科普集锦|文章来源:转载

对这里提出来的观点,大概会有许多反对意见,其中最严重的或许是下面这种意见。反对者说,我由于摈弃了归纳法,就剥夺了经验科学最重要的特性;并且意味着我撤除了分隔科学和形而上学的思辨之间的屏障。我对这个反对意见的回答是:我摈弃归纳逻辑的主要理由,正在于它并不提供理论 系统的经验的、非形而上学性质的一个合适的区别标志,或者说,它并不提供一个合适的划界标准


找到一个标准,使我们能区别经验科学为一方与科学和逻辑以及形而上学系统为另一方,这个问题我称之为划界问题。


Hume知道这个问题,并试图解决它,Kant 把它看作知识理论的中心问题。假如我们按照 Kant 那样把归纳问题称作“Hume 问题,我们也可以把划界问题称作“Kant 问题

我想,在这两个问题(几乎所有其他知识理论问题的根源)中,划界问题是更基本的。的确,带有经验论倾向的认识论学者所以信赖归纳法,其主要理由似乎是由于他们相信只有归纳法才能提供一个合适的划界标准。特别是那些信奉实证主义的经验论者是如此。


老式的实证主义者只愿意承认那些 他们所谓源于经验的概念(或观念、思想),才是科学的或合理的;就是说,他们认为,这些概念可以在逻辑上还原为感性经验要素,如感觉(或感觉资料)、印象、知觉、视觉或听觉、记忆等等,现代实证主义者更明确地认为,科学不是概念的系统,而是陈述的系统。因此,他们只愿意承认这样一些陈述是科学的或合理的,它们可以还原为基本的(或原子的)经验陈述 - - 还原为知觉判断,或原子命题或,记录语句,如此等等。很清楚,隐含着的划界标准就是要求归纳逻辑。


既然我拒斥归纳逻辑,我也就必须拒斥所有这些想解决划界问题的尝试。由于这种拒斥,这个划界问题增加了它在当前研究中的重要性。对于不接受归纳逻辑的任何认识论来说,找到一种可接受的划界标准,是一项关键性的任务。


实证主义者通常以一种自由主义方式来解释划界问题,他们把它解释为仿佛它是一个自然科学的问题。他们不认为他们的工作是提出一个合适的约定,他们相信,必须在经验科学和形而上学之间发现一种似乎在事物的本性中存在的区别。他们不断地试图证 明:形而上学按其本性不过是无意义的蠢话,正如 Hume所说:诡辩和幻想,我们应该将它们付之一炬


假如想要通过定义用胡说无意义等词表达的只是不属于经验科学,那么将形而上学表征为无意义的胡说就没有价值 ;因为形而上学通常被定义为非经验的。但是,当然,实证主义者认为,关于形而上学他们可以说得更多一些,不只是说它的某些陈述是非经验的。无意义胡说这些词表示或意在表示一种贬抑的评价。毫无疑问,实证主义者真正想完成的与其说是成功的划界,不如说是彻底推翻和消灭形而上学。不管是哪一种情况,我们发现,每次实证主义者试图把有意义的一词的意思说得更清楚一些时,总是导致同一个结果 - - 导致有意义语句(区别于无意义伪语句)的定义,不过是重申他们归纳逻辑的划界标准。


这一点在 Wittgenstein 那里表现得很清楚。按照他的看法,每一个有意义的命题必须可以在逻辑上还原为基本(或原子)命题。他把基本命题表征为实在的图画或描述(顺便说一 下,这一表征包括所有有意义的命题)。我们从这一点可以看到:Wittgenstein 有意义的标准和归纳主义者的划界标准是相符合的,只要我们用有意义的代替他们的科学的合理的等词。这个想解决划界问题的试图正是在归纳问题上遭到了失败:实证主义者在急于消灭形而上学的同时消灭了自然科学。因为科学定律也不能在逻辑上被还原为基本的经验陈述。Wittgenstein 的有意义标准,假如首尾一贯地加应用,就会把那些自然定律也作为无意义的而加以拒绝;它们决不能作为真正的或合理的陈述而接受。而探索自然定律,正如 Einstein 所说,是物理学家的最高使命。试图揭示归纳问题为一个空洞的假问题这一观点,曾被 Schick表达如下:归纳问题在于要求关于实在的全称陈述的逻辑证明……,我们与 Hume一样承认:不存在这种逻辑证明,其所以不可能有,只是因为它们不是真正的陈述


这表明,归纳主义的划界标准如何不能在科学系统和形而上学系统之间划出一条分界线,以及为什么必定使二者处于同一地位;因为实证主义关于意义的教条判定二者都是无意义 的假陈述的系统。这样一来,实证主义没有从经验科学中把形而上学根除掉,却使得形而上学侵入了科学的领域。


和这些反对形而上学的策略(就是说,意图反对形而上学)相反,我的工作不是去推翻形而上学,而是表述概括经验科学的合适特征,或对经验科学形而上学这两个概念下一定义,使得我们对于一个给定的陈述系统,能说对它的仔细研究是否属于经验科学的事情。因此,我的划界标准必须被看作对一个协议或约定的建议。对于任何一种这样的约定的适宜性,人们可以有不同的意见;而对这些问题的合理的讨论,只可能在有着某些共同目的的人们之间进行。当然,这种目的的选择最终是一种决定,超出理性论证的范围。


因此,任何把绝对确定的不可改变的真的陈述看作科学的目的和目标的人,一定会拒绝我在这里提出的建议。下面这样一种人也会拒绝,他们认为科学的本质……在于它的尊贵”, 他们认为这种尊贵寓于科学的整体性实在的真理性和本质性中。他们大概不会认为现代理论物理学具有这种尊贵,而我和其他人则认为,现代理论物理学是直到目前为止我称 经验科学的最完全的体现。


在我的心目中,科学的目的是不同的。然而,我并不想把它们说成是科学的真正的、本质的目的,来证明其正确性。这样做只能歪曲这个问题,而且这样做将意味着陷入实证主义的教条主义。就我所知,只有一种方法才能合理地论证我的建议,这就是:分析它们的逻辑推断,指出它们的丰富性 - 它们阐明知识理论问题的能力。


因此,我坦率地承认,归根结底,是价值的判断和偏爱指导我达到我的建议的。但是我希望我的建议会被下面这样一种人接受:这些人不仅重视逻辑的严格性,而且重视摆脱教条主义;他们追求实际应用性,但是更吸引他们的,是科学的探险和科学的发现。这种发现一再使我们面对预料不到的新问题,并迫使我们作出直到现在梦想不到的新解答。


价值判断影响我的建议这一事 实,并不意味着我在犯我责备实证主义者所犯的错误 - - 试图用谩骂来消灭形而上学。我甚至并不主张形而上学对于经验科学是毫无价值的。因为无可否认,与阻碍科学前进的形而上学思想一起,也曾有过帮助科学前进的形而上学思想,例如思辨的原子论。而且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这问题,我想,假如没有对纯思辨的有时甚至相当模糊的思想的信仰,科学发现是不可能的。这种信仰, 从科学的观点来看,是完全没有根据的,因而在这个限度内是 “形而上学的


虽然我发出了这些警告,我仍然认为知识逻辑的第一项任务是提出一个经验科学的概念,这是为了使现在有点不明确的语言学的用法尽可能地明确,也是为了在科学和形而上学观念之间划下一条清楚的界线 - - 即使这些形而上学观念可能在科学的历史中,曾经促进过科学的进展。


参考文献:

科学发现的逻辑,https://book.sciencereading.cn/shop/book/Booksimple/show.do?id=B5B1FC0C78745417189A9BB5CA7780429000





https://m.sciencenet.cn/blog-2322490-1313095.html

上一篇:[转载]波普尔的《科学发现的逻辑》第一章 对于若干基本问题的考察:3,理论的演绎检验
下一篇:[转载]波普尔的《科学发现的逻辑》第一章 对于若干基本问题的考察:5,作为方法的经验

1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1 01: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