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stone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uperstone 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神经内科 缺血性脑血管病介入治疗 颅内血肿微创清除术

博文

又一次在黑夜中被刺耳的手机铃声吵醒

已有 5395 次阅读 2012-4-24 02:44 |个人分类:心情|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学者| 适应症, 主题, 电话, 手机屏幕

      又一次在黑夜中被刺耳的手机铃声吵醒。好像是从另一个遥远的世界被强拖回来,还没有分清现在是什么时间、我躺在什么地方、甚至于我是谁,只听到电话那边有人在说话,浑浑噩噩中完全分辨不出那边在说什么。
 
      很快,我首先明白了这个电话的主题:溶栓;电话来自神经科急诊;我是躺在家里的床上。不得不叫她再次重复一遍刚才的内容。大意是,一位中老年男性,2小时前出现意识不清、去脑强直,已经排除颅内出血和低血糖反应,采血结果待回报。
 
      我努力让自己尽快清醒起来。我需要确认这是不是后循环缺血性卒中。当然,即便是,可能也并非很好的溶栓适应症。
 
      周围漆黑一片,手机屏幕显得更加刺眼。看了一下时间,才发现自己刚睡了不到半小时。身上像是压着沉重的东西,几次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一点也使不出力气。看来,我还需要点时间才行。
   
      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先给三线打个电话。我知道大半夜里被电话吵醒是什么感觉。简单描述了一下情况,三线说她先去看看。听不出任何不满的情绪,我竟然有点小感动!
 
      身旁的老婆没动静,但是我知道她肯定也早就醒了。什么也没问,是因为早已经习惯了。半夜里一个溶栓电话,全家人都很难再睡个安稳觉。儿子被送走一个多月了,特别想他!忙过这一阵子一定就让他回来。
 
      终于爬了起来,披上衣服到客厅里,又一阵头晕差点摔倒。上一次晕倒在重症监护室还不到两个星期。我不知道下一次晕倒会是什么时候、还能不能再爬起来。一想到这儿,感到很冷。想起前几天岳母埋怨我的一句话:年轻人拼命本来没什么,但是结了婚,有了老婆孩子,身体就不是你自己一个人的了。我忽然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孝顺的儿子,不是一个顾家和称职的丈夫,也不是一个有责任心的爸爸!
 
      可是,我能选择吗?
 
      在神经科6年了,除了偶尔手机故障特殊情况,手机一直24小时开机。直到最近这一年,我开始对自己的身体没有了信心。开始憎恶手机,甚至对突然响起的铃声感到恐惧。它一次次剥夺我的睡眠,无论什么时候!即便是已经穿着铅衣做了一天的手术,即便是刚刚值了一个彻夜未眠的夜班,即便是连续一个星期没有睡过一个完整的觉......这个该死的破手机随时都可能会响起来!
 
      ......
 
      半小时后,三线回电话。已经进一步确认不符合溶栓条件,我可以不必过去了。看到镜子里满眼充血一脸亢奋的样子,我知道已经自己已经进入战斗状态,只觉得头晕得厉害,却睡意全无。
    
      ......
 
      如果有来生,我还会选择做医生吗?
 


https://m.sciencenet.cn/blog-244926-562870.html

上一篇:“缺血性脑血管病介入治疗”及“脑出血微创治疗”进修生的通知

9 赵星 印大中 杨学祥 王晓明 刘蓉晖 柳海涛 anonymity niming007 zhj71626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23 03: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