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lbirdzsh2015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oolbirdzsh2015

博文

壬寅岁首,被困书城 精选

已有 5338 次阅读 2022-1-7 16:00 |个人分类:生活感悟|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2022农历壬寅年的年头,被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困在了学校。尽管平时没有疫情的时候,绝大多数时间也是消磨在这六百亩校园里的,但是感觉还是不一样。有可以出入校门的自由权而选择不去使用,与被疫情活生生剥夺了自由权毕竟不是一回事。人在困顿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去想一些更为宏观的战略层面的问题,例如“人生为一大事来”,你这个平凡的个体,所为的大事又是哪一桩?究竟在后半生的这几十年当中,究竟需要做些什么类型的事情,才能在GAME OVER时做到少些遗憾?

      很久不去图书馆了,毕竟“知网+超星”应付平时的常规科研和教学任务基本足够,成为教授以后,有时候去泡图书馆会有些另外的顾虑。例如,站在一排排的故纸堆里,与自己指导的研究生们不期而遇,是不是会有些许的尴尬。毕竟,在学生们看来,“老板”就应该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如果拿钱钟书先生的标准来衡量,是不是应该随便拿出一本字典一样的图书,都能倒背如流的。如果见到“老板”也如她们一样,面对很多领域依然是一脸茫然,不知道她们会做何感想。

     实际的情况是,每去一次图书馆,我都会接受一次精神的洗礼。人类的知识体系确实太过庞大复杂,这辈子紧赶慢赶地读书、思考和写作,站在图书馆浩如烟海的书籍中间,还是会明显感受到自己的“渺小”,自己所谓的著作与人类的知识体系相比,可能真的连沧海一粟都算不上。这种感觉是我们使用数字图书馆时不会有的,计算机让文献与我们精准匹配的同时,也把与经典好书偶遇的机会彻底隔离在了视野之外。

     让人极为震撼的是,我看到了史学先驱尤中先生历时十七年完成的皇皇五百万字的巨著《中华民族发展史》。老一辈学人的风骨让人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在长达十七年的时间里,以平均每年三十多万字的节奏一路写来,这还没有考虑资料搜集和考证所耗费的时间。“为学当如埃及塔,基底宽厚方可高”。当如先生般心无旁骛,用一己之力构建起中华民族史学的“金字塔”。这种勤奋与专注的程度,不知道今天中国大学里大量存在的“职称到手,学问到头”的所谓教授们,是不是会感到汗颜。

     平凡如我,先生的境界虽不能至,还是心向往之。眼下我也进入到了回答这辈子“所为何来”的节点,之前凭直觉选定的研究方向慢慢开始清晰起来,甚至可以用一个词来准确表达的地步。可能自然科学不一定,但是人文社会科学领域,如果你问一个教授或者研究生研究方向是什么,他的回答包括三个以上的方向,这个人大概率学问做得一般,或者仅是表面的热闹,而没有实质性的创新性贡献。2003年初识“电子政务”,之后这近二十年的学习和教学就与“电子政务”绑定。2010年做出进军“民族信息学”的决定,此后一路科研上的顺风顺水。而目前,我所决定进军的这个领域,将会对未来十五年的职业生涯走向产生极其深远的影响。这篇博文,应当视为研究迈入新时代的一个记录。

     目标和方向已定,最宝贵的资源其实还是时间。近两年以来被移动互联网的大潮所裹挟,有时候玩朋友圈、刷短视频耗费了太多的时间。所谓博士,教授,有时候也很难对抗沦为IT大厂的“data pig”的宿命,是时候反击了。为此,决定自即日起执行“信息节食计划”,具体做法如下:第一,将马化腾先生的企鹅和微信视作通讯工具,而不是社交工具,每日早、午、晚各安排半个小时浏览工作通知等事宜,其余时间就处于退出登录状态,以便做到对当前的事情更为专注。第二,减少发朋友圈次数,而增加使用博客的次数。基于系统思考的博客,与基于图片和只言片语的朋友圈本质上是不一样的。被碎片化的信息所控制,人生也会变成碎片化的。为此,恢复在科学网写博文的习惯,尽量做到每周“省一次吾身”,即使这个行为本身是反潮流的。

      困顿对人生而言是一种无奈,但是既然无法选择,就只好善待困在书城的每一天,尽量“不教一日闲过”。利用得好,困顿有时候也会成为财富。电影《棋手》里的天才棋手在豪华游轮的甲板上不经意地散步时,脚步的痕迹连起来是一个方方正正,六平米大小的矩形,而这正好是他被纳粹关进监狱时牢房的面积。在狭窄、闭塞、昏暗的空间里,有人痛不欲生、精神奔溃,而有的人却可以凭借意念下棋而成为世界顶级棋手。



https://m.sciencenet.cn/blog-2517406-1319970.html

上一篇:寻找新的增长点
下一篇:人到中年,学点历史还是必要的

9 张晓良 史晓雷 黄永义 崔宗杰 武夷山 王启云 张俊鹏 简小庆 左小超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7 22: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