籍工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lpemail

博文

空谷幽蒿 精选

已有 5090 次阅读 2023-3-2 09:34 |个人分类:散文广场|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空谷幽蒿


“呦呦鹿鸣,食野之蒿。我有嘉宾,德音孔昭。”

在吃货梅花鹿或者九色鹿的眼里,山野中的蒿草,不过是一嘴或者半嘴口粮。它们咀嚼蒿草时,会垂绿色的涎液三寸。它们偶尔会怡然自得地抬头望一眼高远的天空。这天空未必有导航定位的意义。只是咀嚼之余的歇息吧?埋头吃草,抬头看天,都是一种本能动作。

早就有慧眼发现了蒿草的特有价值,写到了医书里。可是认真看书的不多,深入研究的不多,升华、深挖下去的更不多。

以我有限的民间知识为支撑,我有限次地捋过两把青青的蒿草枝叶。都是把枝叶的饿汁液当成了消毒液。在华北平原、青藏高原,土法治疗被马蜂、蜜蜂蛰了脸庞的自己或者老乡加战友。

有一个不错的比喻,空谷幽兰,指的是山谷中优美的兰花。形容十分难得,常用来比喻人品高雅。刘鹗《老残游记》第五回有这样的句子:“空谷幽兰,真想不到这种地方,会有这样高人。”有人把博客、网名、QQ等命名为“空谷幽兰”,这是有以“空谷幽兰”自诩之意的。如果此人住在山谷里,或者平谷,都无可厚非,镶嵌地名于艺名、笔名的大有人在。更有以地名为笔名的。比如,有以泰山、北斗为笔名的,这是很大气的自娱或者自喻。

如果真的就是幽静峡谷中的一株或者一片青蒿呢?葛洪、屠呦呦采集的可能性几乎没有,被“野蛮的”山羊啃一口的可能性反倒很大。这样的幽蒿,会不会想不开呢?我想,不会的。植物的天性,在这一点上比动物“强悍”了许多。一旦植根于一块泥土、岩峰,就“咬定青山不放松”了。蒿草,虽然没有竹子的硬度,却也一样是比较虚心的。虚心,或许是抗倒伏的一种必要措施?空杆、实杆植物,在抗倒伏上是不是各有千秋?那些野生的植物,首先要抗倒伏能力强,然后才谈的上开花结果、播撒种子吧?

1896719日,昨天,我走在翻耕过两次的休闲地上,放眼四望,除开黑油油的土地,看不见一根绿草。尘土飞扬,灰蒙蒙的大道旁却长着一棵牛蒡。只见上面绽出三根枝芽,一根已经折断,一朵乌涂涂的小白花垂悬着......虽也让尘土染成黑色,看起来却那么鲜艳,枝芽里泛溢出红光。这时候,我回忆起哈泽·穆拉特来,于是产生了写作的愿望。把生命坚持到最后一息,虽然整个田野里就剩下它孤单单的一个,但它还是坚持住了生命。”托尔斯泰惊异于这一株牛蒡草的顽强生命力,在被耕耘之后,又歪歪斜斜、伤痕累累地站了起来。

从外形上看,牛蒡的花与薊草之花颇为相似,不知它们之间有什么渊源?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呦呦鹿鸣,食野之芩。我有嘉宾,鼓瑟鼓琴。”

有人注释——苹:藾蒿,即"艾蒿"。陆玑《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藾蒿,叶青色,茎似箸而轻脆,始生香,可生食。"“芩(qín):草名,蒿类植物。”

原来苹和芩与蒿都是蒿类植物,都是草本,都是牛羊等啮齿动物的口粮?一头头馋嘴的牛羊,也算佳客。尝草之人,皆为嘉宾。

空谷幽蒿,不必自卑于幽兰,幽香不一样,用途自然也是有差异的。

悠长山谷,需要百花齐放,也需要百草成长。

没有百草可尝,神农氏如何封神呢?

(籍利平,2023-03-02




https://m.sciencenet.cn/blog-255-1378554.html

上一篇:说四脉
下一篇:职场女性出水芙蓉

12 黄永义 郑永军 尤明庆 宁利中 闻宝联 刘全慧 武夷山 史仍飞 孙颉 王成玉 杨正瓴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9-28 23: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