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散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金栋:伏羲氏与《黄帝内经》有关系吗?

已有 530 次阅读 2024-4-7 07:17 |个人分类:医学史话|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金栋按:据中华民族相关史料传说、古籍文献记载与地下出土文物等,伏羲氏是中华民族人文始祖之一,三皇之首,故古代一切发明创造多归功于、或托名于亦神亦人的伏羲氏。

世传有伏羲氏“画八卦”(《周易·系辞传下》)、“制九针”(晋·皇甫谧《帝王世纪》)、“作《太始天元册》”(唐·王冰次注《素问》时补入《天元纪大论》《五运行大论》)之说。八卦、九针与《太始天元册》三者,中医经典《黄帝内经》皆有之,如此说来,是否可以说伏羲氏与《黄帝内经》有关系?兹不揣浅陋,陈述如下。

一、伏羲氏画八卦

最早言及“八卦”之名者,传世文献始于今通行本《周易·系辞传下》,说:“古者包犠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与战国·尸佼《尸子》说:“伏羲始画八卦,列八节而化天下。”其后如:

(1)西汉·司马迁《史记·太史公自序》说:“伏羲至纯厚,作《易·八卦》。”

(2)两汉之际《礼纬·含文嘉》说:“伏羲德合上下,天应以鸟兽文章,地应以《河图洛书》,伏羲则而象之,乃作八卦。”等等。

从而有伏羲氏画八卦(《周易·系辞传下》)、列八节(尸佼《尸子》)、制历法、建甲历(宋·刘恕《资治通鉴外纪》、刘温舒《素问运气论奥·序》)之说。

(一)伏羲氏画八卦、列八节、制历法

伏羲氏画八卦、列八节、制历法,当为上古时期伏羲氏之卦气说。即以八个卦象符号表示一年四时八节阴阳寒暑之气的变化规律,从而更好地指导天下苍生、君臣百官、黎民百姓的生产与生活等。

画八卦、列八节,其对应关系为:

震卦应春分,巽卦应立夏,离卦应夏至,坤卦应立秋,兑卦应秋分,乾卦应立冬,坎卦应冬至,艮卦应立春。

相关古籍记载如下:

1. 春秋·管仲《管子·轻重戊》说:“虙戯作,造六峜以迎阴阳,作九九之数以合天道,而天下化之。”

峜(音记ji),据庄述祖考证,当为“佱fa”,古“法”字。六峜,即六法。据黎翔凤《管子校注》考证,六法指后天八卦方位之坎、巽、坤、离、艮、乾六卦,与《周髀算经》相合。说:

“‘六法’之义,与《周髀》合观乃明。《周髀》云:‘冬至从坎,阳在子,日出巽而入坤。夏至从离,阴在午,日出艮入乾。’古代用土圭测日,立八尺之表,每日午测其影之长短,以定二十四气。其在天象,则观其斗柄之旋转。春分秋分,太阳出震入兑,秋分以后偏北,出艮入乾。春分以后偏南,出巽入坤。八卦之位,震兑不移,余六位有变动,观测其变动之位,是为六法。”据此,六法泛指八卦。

又,六峜,一作“六画”,即六爻。六爻乃三画而重,非伏羲氏所重,此说非是。

2. 战国·尸佼《尸子》说:“伏羲始画八卦,列八节而化天下。”

以八卦而言八节(立春、立夏、立秋、立冬、春分、秋分、夏至、冬至),正上古伏羲氏之历法也,系后天八卦方位。见于《周易·说卦传·第五章》说:“帝出乎震,齐乎巽,相见乎离,致役乎坤,说言乎兑,战乎乾,劳乎坎,成言乎艮。万物出乎震,震,东方也。齐乎巽,巽,东南也,齐也者,言万物之絜齐也。离也者,明也,万物皆相见,南方之卦也……。”此方位与时序相配,正是八卦配八节、八方,让八卦之时间历法意义更明确、更清晰。八卦配八节,历法之源也!此乃上古伏羲氏所创建,非周文王所作。

3. 西汉·帛本《易传·要篇》说:“又四时之变焉,不可以万物尽称也,故为之以八卦。”

4. 中国最早的数理天文学著作《周髀算经》记载

(1)《周髀算经·卷上·商高篇》说:“古者包牺立周天历度。”

汉魏·赵爽注:“包牺,三皇之一,始画八卦。……包牺立周天历度,建章蔀之法。《易》曰:‘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此之谓也。”

(2)《周髀算经·卷下·天文篇·历学历法》说:“古者包牺、神农制作为历,度元之始,见三光未知其则,日月列星,未有分度。日主昼,月主夜,昼夜为一日。日、月俱起建星。月度疾,日度迟,日、月相逐于二十九日、三十日间。而日行天二十九度余,未有定分。于是三百六十五日南极影长,明日反短。以岁终日影反长,故知之。三百六十五日者三,三百六十六日者一。故知一岁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岁终也。……”

【译文】古代包牺、神农创制历法,开始推算的时候,观测日、月、星,尚未知其运行规则,日、月、列星的位置也未能度量测定。注意到太阳主宰白昼,月亮支配黑夜,定一昼夜为一日。太阳与月亮都从建星出发向东运行,月亮运行的快,太阳运行的慢,行至二十九日至三十日之间,正是日、月相互追逐最靠近之时。此时太阳已在天上运行二十九度多,但这些尚无确切数值。于是观察到365日后太阳运行到最南端而使表影达到最长,第二天影长变化反过来,开始变短。发现这年底表影达到最长的周期,每三个365日,就有一个366日。于是知道一年之长是365.25日,确定了一回归年日数。……

上古时期伏羲氏(女娲氏、神农氏)仰观天文天象,历日月星辰;俯察地理地形,涉山川河泽……,手持圆规方矩,画八卦以列八节、制历法、定八方等,建立周天测量度数,以北极星(北斗七星)斗柄(天帝、太一、太极、北辰)旋转一圈所指方向,划分一年四时八节(二十四节气十二月)阴阳寒暑之气候的变化规律,推步一周天为365度四分度之一(365.25度),而指导天下苍生、君臣百官、黎民百姓更好地从事农业生产与生活等,至今沿用。

5. 两汉之际《易纬·乾凿度》说:“孔子曰:方上古之时,人民无别,群物无殊,未有衣食器用之利,于是伏羲乃仰观象于天,俯观法于地,中观万物之宜,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

“是故八卦以建,五气以立,五常以之行,象法乾坤,顺阴阳,……

“天地有春秋冬夏之节,故生四时。四时各有阴阳刚柔之分,故生八卦。……

“震生物于东方,位在二月;巽散之于东南,位在四月;离长之于南方,位在五月;坤养之于西南方,位在六月;兑收之于西方,位在八月;乾剥之于西北方,位在十月;坎藏之于北方,位在十一月;艮终始之于东北方,位在十二月。八卦之气终,则四正四维之分明,生长收藏之道备,阴阳之体定,神明之德通,而万物各以其类成矣。……

“岁三百六十日而天气周,八卦用事,各四十五日方备岁焉。”

6. 汉代《灵枢·九宫八风》篇的两个首图,与西汉汝阴侯墓中出土的“太乙九宫占盘”(即式盘,模拟宇宙结构之工具进行占卜,式法是模仿天文历算推步)基本一致,其八卦(后天八卦)方位表示的是历法中的四时八节(及八方等),北极星(北斗七星)斗柄(天帝、太一、太极、北辰)旋转一圈(太一游九宫)所指的八个节气,即立春、立夏、立秋、立冬、春分、秋分、夏至、冬至,当是传承于伏羲氏之卦气说。

7. 北宋《太平御览·卷十八·皇王部三》说:“《春秋内事》曰:伏犠氏以木德王天下,天下之人未有室宅,未有水火之和,于是乃仰观天文,俯察地理,始画八卦定天地之位,分阴阳之数,推列三光,建分八节,以爻应气凡二十四气,消息祸福,以制吉凶。”

“始画八卦定天地之位”,乃先天八卦方位,见《周易·说卦传·第三章》“天地定位……”;“建分八节”,系后天八卦方位。

(二)伏羲氏制甲历

据宋·刘恕《资治通鉴外纪》、刘温舒《素问运气论奥·序》记载,伏羲氏创建了中国最早的历法——甲历(非甲子),即用十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计月序,十二地支记日序,一年十个月、一个月36天的上古时期十月太阳历,亦名阴阳五行历,以上古时期黑白点洛书符号表达。如

1. 宋·刘恕《资治通鉴外纪·卷一·包犠以来纪·包犠氏》说:“包犠氏,风姓,生于成纪。象日月之明,谓之太昊,取犠牲以充包厨,号包犠。后世音谬,谓之伏犠,或谓之宓犠……伏犠德合上下,天应以鸟兽文章,地应以河图洛书,则而象之。仰观象于天,俯观法于地,中观万物之宜,造八卦,始作三画,以象二十四气……纪阳气之初以为律法,建五气,立五常,定五行,始名官以龙纪,有甲历、五运,象法乾坤,以正君臣、父子、夫妇,继天而王,为百王先……。”

2. 宋·刘温舒《素问运气论奥·序》说:“伏羲观天文造甲历。”

洛书符号表达的是上古时期十月太阳历法,天干有十(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以计月序,地支十二(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或十二生肖(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以记日序。乃“干支与阴阳五行”之本源,如下说:

(1)十月太阳历对五行之解释:十月太阳历一年360天分五季(时),用五行木火土金水表示,即春季是木,夏季是火,季夏是土,秋季是金(铜),冬季是水。一季72天,五季360天,剩余5~6天为过年日。五季即是五时、五行(运)、五气(五种季节气候)。行,运行、循行,替天行气之义。太阳历一年平均是365.25天。一可以重复,二可以实证,三可以测量,四可以定量。

(2)十月太阳历对阴阳之解释:阴阳之解释有两种,即月分阴阳与年分阴阳。十月太阳历每季两个月,月分阴阳,奇数一、三、五、七、九月为阳,偶数二、四、六、八、十月为阴。年分阴阳,前(上)半年为阳,后(下)半年为阴。一可以重复,二可以实证,三可以测量,四可以定量。

(3)十月太阳历对天干之解释:十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表达的是十个月的月序,依次为甲月、乙月、丙月、丁月、戊月、己月、庚月、辛月、壬月、癸月。

十天干分阴阳,甲、丙、戊、庚、壬月为阳,乙、丁、己、辛、癸月为阴。

十天干配五行,甲乙配木,丙丁配火,戊己配土,庚辛配金,壬癸配水。

一可以重复,二可以实证,三可以测量,四可以定量。

(4)十月太阳历对地支之解释:十月太阳历每月36天,分三旬每旬12天,用十二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或十二生肖(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循环递次以记日序。依次为子(鼠)日、丑(牛)日、寅(虎)日、卯(兔)日、辰(龙)日、巳(蛇)日、戊(马)日、未(羊)日、申(猴)日、酉(鸡)日、戌(狗)日、亥(猪)日。

十二支分阴阳,子、寅、辰、午、申、戌日为阳,丑、卯、巳、未、酉、亥日为阴。

十二支配五行,寅卯配木,巳午配火,丑辰未戌配土,申酉配金,亥子配水。

一可以重复,二可以实证,三可以测量,四可以定量。

二、伏羲氏制九针

“伏羲氏制九针”之说,见于宋代《太平御览·卷七二一·方术部二》所引晋·皇甫谧《帝王世纪》曰:

“伏羲氏仰观象于天,俯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造书契以代结绳之政,画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所以六气六府、五藏五行、阴阳四时、水火升降得以有象,百病之理得以有类,乃尝味百草而制九针,以拯夭枉焉。”

据中国考古学家研究考证,伏羲氏属于旧石器时代晚期(大约距今5万年以前),若九针皆由石器所制,此说或可从。然“九针”并非只是石器所制,当为金属针。而金属针应属于青铜器时代,即周秦之际(公元前1122~公元前207年),故“伏羲氏制九针”之说,不可从。

国学大师吕思勉《吕思勉读史札记·伏羲考》说:“古代帝王,踪迹多在东方,而之后率傅之于西,盖因今所传者,多汉人之说,汉世帝都在西,因生傅会也。而伏羲之都邑,亦不能外此。……皇甫谧因此附会,以为伏羲都陈,以为非是。……盖自女娲以上,无不为之伪造都邑矣。女娲本创造人物之神,其后附会,以为伏羲之妹。”

“九针”之说,见于《黄帝内经》,如《素问·异法方宜论》《离合真邪论》《针解篇》、《灵枢·九针十二原》《九针论》等篇。

针具为什么必须是九种?与汉代尊崇“黄钟数”有关,因黄钟是六律之首,为制事立法、典章制度之准则。如

(一)《史记·律书》说:

“王者制事立法,物度轨则,壹禀于六律,六律为万事根本焉。……百王不易之道也”,“律数:九九八十一以为宫……黄钟长八寸十分一宫”。

唐·司马贞《史记索隐》说:“黄钟长八寸十分一宫。案:上文云‘律九九八十一以为宫’,故云长八寸十分一宫。《汉书》云黄钟长九寸者,九分之寸也。刘歆、郑玄等皆以为九寸即十分之寸,不依此法也。云宫者,黄钟为律之首,宫为五音之长,十一月以黄钟为宫,则声得其正。”

(二)《淮南子·天文训》说:

“故曰:‘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天地三月而为一时……以三参物,三三如九,故黄钟之律九寸而宫音调。因而九之,九九八十一,故黄钟之数立焉。黄者,土德之色;钟者,气之所种也。”

何宁《淮南子集释》说:“唐都落下闳造《太初历》亦曰律容一籥,积八十一寸,则一日之分也。《史记》言黄钟八寸十分一,则约九十分为八十一分,使外体中积相应,以便布算,而后人言《史记》用十分寸,《汉志》用九分寸,误矣。《淮南》寸法,与《史记》《汉志》同。”

(三)《汉书·律历志上》说:

“数者,一、十、百、千、万也,所以算数事物,顺性命之理也。《书》曰:‘先其算命。’本起于黄钟之数,始于一而三之,三三积之。……黄钟:黄者,中之色也,君之服也;钟者,种也。……故黄钟为天统,律长九寸。九者,所以究极中和,为万物元也。”

黄钟,六律之首,声调洪大响亮,为古代矫正音律的乐器。黄钟长九寸,每寸九分,共计八十一分。即黄钟数八十一,由九而来(九而九之),以此引申为事物的标准、典范,凡制事立法、典章制度等必须遵之。明·张介宾说:“自一至九,九九八十一而黄钟之数起焉。黄钟为万事之本,故针数亦应之而用变无穷也。”(《类经·针刺类二》)

古人认为,九为数之极、数之大,取最多至广之义。且又为万物之本元,用变无穷,凡制事立法、典章制度等必须遵之,故九针乃应“天地之大数”九及“黄钟数”八十一(九而九之)天人相应、取象推演而来。因“圣人之起度数,必应于天地”,故而有“九针、九篇,夫子乃因而九之,九九八十一篇”(《素问·离合真邪论》)之圣训典范说。故九和八十一在汉代有很重要的意义,《素问》和《灵枢》都是各九卷、各八十一篇,“九卷八十一篇是西汉中期以后的思想给《内经》留下的烙印。”(赵洪钧《内经时代》)

《灵枢·九针论》说:“九针者,天地之大数,始于一而终于九。故曰:一以法天,二以法地,三以法人,四以法时,五以法音,六以发音,七以法律,八以法风,九以法野。……夫圣人之起天地之数也,一而九之,故以立九野,九而九之,九九八十一,以起黄钟数焉,以针应数也。”

《素问·针解篇》说:“帝曰:余闻九针,上应天地、四时、阴阳,愿闻其方,另可传于后世以为常也。岐伯曰:夫一天、二地、三人、四时、五音、六律、七星、八风、九野,身形亦应之,针各有所宜,故曰九针。”

要之,“伏羲氏制九针”之说,不可从。“九针”之说当始于汉代(或更早时期),与汉代尊崇“黄钟数”有关。

三、伏羲氏作《太始天元册》

伏羲氏作《太始天元册》,见于唐代王冰次注《素问》时补入的运气七篇大论,即《五运行大论》所引《太始天元册》文中的“五气经天图”,有八卦之方位——实则后天八卦方位之四隅:乾、坤、巽、艮,与五天之气、干支、二十八宿等相配,与西汉出土的“太乙九宫占盘”、《灵枢·九宫八风》篇两个首图及汉代阴阳家“二十四山(方位)”,属一个术数占候体系。

《太始天元册》是一本古代占候书(已佚),乃迄今为止所知道最早之书。部分内容散见于《素问·天元纪大论》《五运行大论》。据王冰注《天元纪大论》,此《太始天元册》“伏羲之时,已镌诸玉版”,宋·刘温舒《素问运气论奥·序》认为乃“伏羲观天文造甲历”而成,故刘完素《素问要旨论·自序》说:“祖圣伏羲占天望气,及视龙马灵龟,察其形象,而密解玄机,无不符其天理,乃以始为文字画卦,造六甲历纪,命曰《太史天元册文》,垂示之于后人也。”

原文如下

(1)《素问·天元纪大论》说:“鬼臾区曰:臣稽考《太始天元册》文曰:‘太虚寥廓,肇基化元;万物资始,五运终天;布气真灵,总统坤元;九星悬朗,七曜周旋;曰阴曰阳,曰柔曰刚;幽显既位,寒暑驰张;生生化化,品物咸章。’臣斯十世,此之谓也。”

王冰注:“《天元册》所以记天真元气运行之纪也。自神农之世,鬼臾区十世祖始诵而行之,此太古占候灵文。洎乎伏羲之时,已镌诸玉版,命曰《册文》。太古灵文,故命曰《太始天元册》也。”

(2)《素问·五运行大论》说:“岐伯曰:昭乎哉问也!臣览《太始天元册》文:‘丹天之气,经于牛女戊分;黅天之气,经于心尾己分;苍天之气,经于危室柳鬼;素天之气,经于亢氐昴毕;玄天之气,经于张翼娄胃。’所谓戊己分者,奎壁角轸,则天地之门户也。夫候之所始,道之所生,不可不通也。”

王冰注:“戊土属乾,己土属巽。《遁甲经》曰:“六戊为天门,六己为地户,晨暮占雨,以西北、东南。”义取此。雨为土用,湿气生之,故此占焉。

附:《素问六气玄珠密语·卷之一·五运元通纪篇第一》说:

“自开辟乾坤,望见:青气横于丁壬,故丁壬为木运也;赤气横于戊癸,故戊癸为火运也;黄气横于甲己,故甲己为土运也;白气横于乙庚,故乙庚为金运也;黑气横于丙辛,故丙辛为水运也。

“故五运之气上合于天,于是:木运之气上合苍天,火运之气上合丹天,土运之气上合黅天,金运之气上合素天,水运之气上合玄天。

“故苍天之气,经于鬼柳危室,即丁壬二分也;丹天之气,经于奎壁牛女,即戊癸二分也;黅天之气,经于心尾角轸,即甲己二分也;素天之气,经于亢氐昴毕,即乙庚二分也;玄天之气,经于张翼娄胃,即丙辛二分也。

“故苍天有青气经于四宿,下合木运,以同丁壬也;丹天有赤气经于四宿,下合火运,以同戊癸;黅天有黄气经于四宿,下合土运,以同甲己;玄天有黑气经于四宿,下合水运,以同丙辛。”

张立平说:“五天之气是古人在占天望气时观测到的五色之气。本论基于五天之气与五行、干支、二十八星宿之间的密切关系来详论其道。”(刘温舒原著,张立平校注《素问运气论奥》)

何谓占天望气?张立平说:“观测天气与观望五天的气色。”

何谓望气?《汉典》说:“一种古代的占候方法。由观望云气而知道人事吉凶的徵兆。”

实际上,上古圣贤是否真的观察到了这一种天象“五气经天”,还是出于“占天望气”理论体系的需要,从而杜撰推演出来的?古今相关学者未见有一个质疑者,不知何故?

四、伏羲氏与《黄帝内经》的关系

《黄帝内经》涉及“八卦”者有二处,但不以《周易》说理。一见于唐代王冰次注《素问》时补入的运气七篇大论,即《五运行大论》所引《太始天元册》文中的“五气经天图”,有八卦之方位——实则后天八卦方位之四隅:乾、坤、巽、艮;二见于《灵枢经·九宫八风》篇的两个首图,已如上述。二者皆后天八卦方位图,当传承上古时期伏羲氏卦气说而来,非周文王所创建。自宋代邵雍据《周易·说卦传·第五章》推演为“文王后天八卦”以来,沿袭至今。实际上,实非如此!

所谓卦气说,即以卦象符号表示一年四时八节阴阳寒暑之气的变化规律,属于古代天文历法的科学内容。其后卜巫史官及汉代治《易》者(如孟京之卦气说、《易纬》之卦气说、方士化的儒生、方士医等),用之于筮卜人事之吉凶祸福、之病灾、之预测未来等,《五气经天图》、“太乙九宫占盘”与《九宫八风》篇“太一九宫八风”占,则是其痕迹,属于纬候神学的迷信思想。

要之,《黄帝内经》所涉及“八卦”者,为后天八卦方位,乃传承上古时期伏羲氏卦气说而来,属于天文历法的科学内容。只不过,其八卦内容又被其后的卜巫史官、或汉代治《易》者、术数方士、方士化的儒生、或方士医等用于筮卜占候,属于纬候神学的迷信思想。不可不知。

五、“伏羲氏”之名汇释略例

伏羲(氏),相关古籍记载又作庖犠(牺)、庖羲、伏犠、伏戯(戏)、宓犠、炮犠等。可见传闻异辞,乃假借通用、亦或谬传之故,然其义不同。汇释略例如下:

(一)西汉末·刘歆《世经》说:

“《易》曰:‘炮犠氏之王天下也。’言炮犠继天而王,为百王先,首德始于木,故为帝太昊。作罔罟以田渔,取犠牲,故天下号曰炮犠氏。”(班固《汉书·律历志下》)

犠,《说文》:“宗庙之牲也。”指古代祭祀用的牲畜,如牛、羊、猪。

(二)西汉末《礼纬·含文嘉》说:

“伏者,别也,变也。戯者,献也,法也。伏羲始别八卦,以变化天下,天下法则,咸伏贡献,故曰伏羲也。”

(三)东汉·郑玄注:

“包,取也。鸟兽全具曰犠。”

(四)东汉·许慎《白虎通·号》说:

“伏羲……画八卦以治天下,下伏而化之,故谓之伏羲也。”

(五)东汉·虞翻说:

“庖犠太昊氏,以木德王天下,位乎《乾》五,五动见离,离生于木,故知火化。炮啖犠牲,号庖犠氏也。”(李鼎祚《周易集解》)

(六)晋·皇甫谧《帝王世纪》说:

“太昊帝庖犠氏……取犠牲以充庖厨,故号曰庖犠。后世音谬,故或谓之宓犠。……取犠牲以供庖厨,食天下,故号曰庖犠氏。”

(七)唐·陆德明《经典释文》说:

“包,本又作庖,白交切;郑云:‘取也。’孟、京作‘伏’。犠,许宜切,又作羲;郑云:‘鸟兽全具曰犠。’孟、京作戯,云:‘伏,服也。戯,化也。’氏,包犠氏,大皞,三皇之最先。”

(八)唐·司马贞《三皇本纪》说:

“太皞庖牺氏……养牺牲以庖厨,故曰庖牺。”

(九)北宋·刘恕《资治通鉴外纪》说:

“取犠牲以充包厨,号包犠。”

(十)南宋·罗泌《路史》说:

“伏,宓;羲,戯。字义皆同史传。或谓服牛乘马,因号伏犠,取犠牲以充庖,因号庖犠,最为鄙妄。

“按:庄周等古书皆作‘宓戯’,无作‘犠’者,且伏羲古或用‘羲’,而‘犠’牛之字未有用‘戯’者,况‘伏’岂得为‘服’‘御’字乎!故《世纪》云‘后世音谬,或谓伏犠,或作宓犠’,皆失其旨。然史传一书,元有异辞。予考古书,独《礼纬·含文嘉》云:‘伏者,别也。羲者,献也。’斯为最近。”

(十一)清·李道平《周易集解纂疏》说:

“愚按:庖犠之说不一。作‘庖犠’者,《世纪》谓‘取犠牲以充庖厨’也。又作‘包犠’,郑氏云‘包,取也。鸟兽全具曰犠’是也。又作‘伏犠’,谓服牛乘马,因号伏羲也。又《礼纬·含文嘉》曰‘伏,别也;羲,献也’。又作‘伏戯’,孟喜、京房并云:‘伏,服也;戯,化也’。谓天下伏而化之。此说近正。”

(十二)吕思勉《吕思勉读书札记·伏羲考》说:

“《释文》云:‘包,本又作庖。郑云:取也。孟、京作伏。犠,郑云:鸟兽全具曰犠。孟、京作戯,云伏,服也;戏,化也。’案:郑说非也。

“《白虎通义·号》篇说伏羲之义曰:‘下伏而化之,故谓之伏羲也。’《风俗通义》引《含文嘉》曰:‘伏者,别也,变也;戯者,献也,法也。伏戯始别八卦,以变化天下;天下法则,咸伏贡献,故曰伏羲也。’此今文旧说。

“《礼记·月令疏》引《帝王世纪》曰‘取犠牲以共庖厨,食天下,故号曰庖犠氏’,则袭郑曲说也。此说实本于刘歆。《汉书·律历志》载歆《世经》曰:‘作網罟以田渔取犠牲,故天下号曰炮犠氏。’《易》但言‘为網罟以佃以渔’而已,歆妄益以‘取犠牲’三字,实非也。”

据上诸说,可谓“一人有一人的伏羲,各家有各家的阐释”,而近现代国学大师吕思勉所考近是。

要之,伏,通“服”,驯服、降服;羲,化也、驯化,法也、法则也。伏羲,指治理万民,服而化之,乃天下之法则也!

又,据崔述《崔东壁遗书·补上古考信录》,伏羲并非太皞。自战国秦汉以后,阴阳之术兴,始以五行分配五帝。如《孔子家语·五帝》篇说:“是以太皞配木,炎帝配火,黄帝配土,少皞配金,颛顼配水。”而战国《吕氏春秋》采之,西汉初《礼记·月令》又述之,遂以太皞配伏羲为木,为春,为始,为东方天帝……。



https://m.sciencenet.cn/blog-279293-1428492.html

上一篇:金栋:医学起源于圣人?
下一篇:金栋:《黄帝内经》为何要托名“黄帝”?

2 郑永军 汪运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18 19: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