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素红
仲夏六月梦开花
2022-6-15 22:22
阅读:2374

仲夏六月梦开花

文/蓝莲花瓣

No.1 昨天的黄昏,夏志蓝和冬小梅一起去散步。原想着走在黄昏里的油菜花田里,一边欣赏暮色中摇曳的菜花,一边享受着植物的芬芳和田里浇了水之后的清凉。等到她俩走进了那一片她们早已熟悉和喜爱上了的田野时,却发现它已不同往常。那些在往日里浓密茂盛、摇曳生姿的油菜花,被收割或是拔掉了,扔在小路边上,那块田里几乎有一多半的菜花被拔掉,剩下了间作的矮小且还没有长大的绿色小草。

夏志蓝和冬小梅都不知道今年这片田地真实的目标,她们只是看到了眼前的情景。扔在路边的油菜花,植株之上都已经结了好多未成熟的油菜籽角,也有很多正开着的花朵。很显然,校工不需要这些油菜花继续成熟,为了让现在田里正长着的那些小草能更好地生长,油菜花就被清除了。

夏志蓝并不怎么认识被留在地里的小草,冬小梅说那是三叶草。她们都知道,三叶草也是会开花的,也是很有风景的。只不过,三叶草的美和油菜花的美是不相同的。那么谁是草,谁是花呢?也许她们都是草,也都是花。没有一种草,它是不开花的。也没有一种花,不经历草的生长。

昨晚黄昏的田野依然是那么美丽,夕阳像是被打碎的金箔,那么轻薄地、零零碎碎地轻浮在广袤的地平线,远处暗绿色的树和大楼的身影,已经被镶嵌了金边。夏志蓝和冬小梅的脚下,被拔下来的黄绿色的油菜花安静地躺在路边,地里的三叶草依然碧绿地生长着。悠悠的夏风吹过,田里清亮的点点水波,像碎银一样,流露出一阵阵的凉爽。

No.2  多少年了,每到仲夏六月,夏志蓝和冬小梅一样样地面对着这既火热又伤感的毕业和离别。夏志蓝和冬小梅曾经给上过课的那些人,四年沉淀,他们马上要毕业离校了。而还在大一、大二的另外一些人,则还在夏志蓝和冬小梅的课堂里,或认真听讲,或迷离疲惫,表情各不相同。

六月十号下午,大四的毕业生照毕业照片。毕业的学生们邀请自己的老师,好多专业的学生都给老师买了鲜花。三四年前在课堂里稚嫩、清淡的面孔,感觉在突然之间改变了模样。猛然面对着他们,竟然一时半会想不起来他的名字,只觉得这个学生我教过,而在周围这一群,都是曾经坐在自己课堂里的学生。在毕业离别的当口,他们就突然地那么陌生,成熟和长大的模样一下子表达在六月的阳光之下了。

六月十一号下午四点钟,物理专业举办了一场考研经验交流会,就把大一和大二的学生叫来,坐在下面,让大四的学生给他们传授考研经验或者自己大学四年的感想。夏志蓝和冬小梅经常在晚饭后,在那块油菜花田里散步。田里长着很多的草,油菜花在没有开花的时候,油菜花已经开花又被拔掉的时候,三叶草如今还没有开花,而油菜花田的中心地带有一个小小的花坛,那里面种了很多的月季,自从夏天开始,各种大红的,粉红的哦,水红的,紫红的,鲜红的月季就昂首开放了,从天明到天黑地开放着,在月亮下,在太阳下一样样地开放着。夏志蓝觉得,把大四和大一、大二的学生都集中在一个教室里,就好像是那一块油菜花田,开花的和没有开花,还是草的状态和已经是花的状态,都被荟萃在了一起了。

可是,大四的同学们,真的开花了吗?是不是考上研究生才算是开花呢?也许不能这么绝对地认定。花和花是真心不一样的。牡丹和月季老远就能望得见,那么艳丽、那么张扬。油菜花和三叶草,要一群一群在一起开,才有气势。爬山虎居然也开花,爬山虎的花是夏志蓝和冬小梅费了老鼻子的劲儿才发现的,那种隐秘的、沉默的、按照自己的节奏开花的模样。

夏志蓝就用心地聆听了几个大四的同学所讲的考研经验。在六月阳光照耀下的教室里,几个人所说的故事或者内容都不一样,就像是不一样的花朵,可是,他们真的就都“开花”了。也许是在这之前,他们还照耀了三年的春天的阳光,夏天的阳光,冬天和秋天的阳光,如今在大学的第个四年头,他们成长,成熟,开放了自己的花朵。

大四的毕业离校已经来临。夏志蓝和冬小梅目前要完成的主要工作,是在大一和大二的课堂上继续她们的播种和耕耘。一棵草后来总是会开成花朵的,或者那个花朵很难发现,也许他自己也不认可自己的花朵,但是,不得不承认,只要爱惜阳光,每一颗草都有开放成花朵的力量。



致 毕 业


去吧,去把人生遍历

去把青山踏过

去把江湖涉足

再把光阴全部都打捞了

开出自己爱的花朵

结出自己沉实的果子

后来,你就醉在夕阳里

花花草草

和悠悠的风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葛素红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m.sciencenet.cn/blog-279594-1343140.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4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