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奎峰
踏雪寻梅,梅已不在
2018-5-25 20:38
阅读:2721

 

踏血寻梅》是由美亚电影制作有限公司出品的惊悚犯罪电影,由翁子光自编自导,郭富城春夏白只金燕玲等主演。该片为第三十九届香港国际电影节闭幕电影,于201546在香港首映。时隔三年,自2015年未上映前知晓此片想看已久,至今已三年才得以实现,时间真的很快。说该片是惊悚犯罪电影不为过,影片是以真实的肢解凶杀案改编所拍成的的电影,片中不少血腥及限制级镜头,内地观众至今无缘得见此片,主要原因是尺度太大。正因为本片的大尺度,几乎所有的分析文章,都将援交、碎尸和凶杀放在文章的标题中,仿佛猎奇就是《踏血寻梅》横扫金像奖的关键密码。可实际上,援交、碎尸和凶杀和电影得奖并没半毛钱关系。作为观众的反思及导演用意,我想或许是想从更深层次的意境去挖掘社会人性尤其是底层人性的故事,来折射当前社会的一种扭曲状态和诉说一种人性无能为力的痛苦,以案件来放大人性的光明与阴暗面,将生命走向毁灭的过程渲染得孤绝凄美。称其为文艺片或许更高雅一些,该片是从一个警察(郭富城饰)的视点讲一个人性的故事,属于港式风格与文艺片嫁接的电影类型,彰显了港式电影的魅力和张弛有度,在这一点上,就目前大陆追逐票房的电影市场来说,差距不是一点半点。

片中主要的三个人物分别是内地移民少女、失业货车司机及工作狂警察。获得第52台湾电影金马奖9项提名 ,第35香港电影金像奖7项奖项。《踏雪寻梅》之所以获得如此高的关注度,除了在2015年香港电影金像奖上斩获众多奖项以外,更多的是因为它是近年来少见的涉及陆港题材的严肃电影作品。影片基本保留了原始案件中的人物关系和事件:在2008年轰动本港的这桩杀人分尸案中,一名24岁男青年将一名17岁援交少女残忍杀害并分尸丢弃,该案件更因少女的身份是来自湖南的新移民家庭而备受关注。但导演翁子光显然注意到了这二者在社会阶层身份上的共同点:一个是徘徊在社会最底层鲜有人关注的体力劳动者,另一个是被香港社会隔绝在外的大陆新移民少女——两个同在社会边缘挣扎求生存的男女之间发生的血案,背后可能折射出的社会意义和潜藏的情感爆发力无疑吸引了导演的关注。

作为非影视专业人员和影评人士,观影后对电影本身诸多的拍摄技巧及叙事方式并没有感触良多,印象深刻及引人发思的是导演通过这样一个案情故事来表达折射的一种说不出来的电影底蕴或者说是思想,本人观影不是很多,但该片我觉得跟前两年所公映的《白日焰火》刁亦男导演及《天水围的夜与雾》许鞍华导演有异曲同工之处,都是通过一个具体的故事情节来给观众诉说表达一些观点和社会人性的问题。香港似乎很少有这种将尽皆过火尽皆癫狂的,《踏血寻梅》补上了这个短板,也因此显得特别。也许正因为这种稀缺,它有些被过誉了,可是在今天的香港影坛,似乎又只有它当的起这份过誉。不知这是《踏血寻梅》的孤独,还是香港电影的孤独。

在影片中,臧sir(郭富城饰)要调查的真相是:女孩曾要求凶手杀死他,凶手也是按她要求行凶,这里到底有没有隐情?可是导演真正想追问的真相是:香港这座城。

 翁子光想拍出人为什么杀人,结果只拍出人的孤独
翁子光真正想拍出的是:人为什么会杀人。

所以他要借助臧sir的调查,将受害者、凶手、探案者构成一个拼图,以他们各自的孤独和绝望,营造出一个寂寞隔阂的香港社会,去探问自己对于香港的迷惑。正是在这样的叙事下,观众才认识了受害者王嘉梅,我们知道她是个香港新移民,有一个明星梦,却被迫做援交妹。由此,我们才了解她的孤独与绝望。

也因为如此,我们才发现木讷、面目可憎的凶手也有温柔的一面,只是一生都活在从小家人遭遇车祸的阴影当中。

某种程度上,《踏血寻梅》确实将这段香港人耳熟能详的故事,解读出不一样的新意。观众不理解王嘉梅为什么如此信任一个面目可怖的陌生人,无法理解王嘉梅的不幸和新移民境遇之间有怎样的逻辑关联,也看不出凶手的童年阴影和他残忍杀人有什么关系。

一般的电影,有一个为电影加分的演员就不错了,而《踏血寻梅》的运气在于,它有三个。

几乎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认,春夏一出场,就把电影点亮了。在此之前,春夏在《大好时光》等剧中的表现并不亮眼,但是这一次,她真的遇上了适合自己的角色。

这个援交少女角色的难度在于,电影的核心疑问都在她身上,比如两个孤独的人本应相互欢愉取暖,为何会演变成一场毁尸灭迹的肢解命案,为什么援交少女会对寻欢客说我想死?这些戏如果演得不好就会很假,但是春夏用一双大眼睛告诉观众,这些都是真的,即使它不合理,但是春夏让观众信了,就合理了。

话剧舞台出身的白只也是如此。塑造一个心理变态的人物是需要有演技的,演出来的角色和演员不是一个人,可是白只演这个角色,是完全看不到塑造的痕迹,观众看到他,就认同了这个角色,面对他的残忍、绝望与委屈,我们不知道该同情他还是憎恨他。

相比之下,郭富城只是延续了《杀人犯》等片中一贯的神经质演技,就轻松演出了角色需要的的感觉。
                                            
然而香港电影的未来,不会是《踏血寻梅》
《踏血寻梅》对香港电影究竟意味着什么?有人说,它代表着港味港产片的回归。可究竟什么才是港味?这让我想起了90年代我的初中年代,彼时的录像带录像厅充斥着港片。按照传统对于港味的理解,本港特色的三级、恐怖、惊悚等重口味片,不仅场景集中于本港,而且故事发生于本港,有港人熟识的口语、场景、社会现象,这才算港片。

看完电影一直记得两个人在QQ上的聊天

佳梅的那句:活着会痛,活着会恨,活着要想要怎么好好的活着。她的痛苦和无奈来源于哪里?来源于家庭?来源于社会?

最后说说演员的表演,两位新人能够凭借此片获得那么多奖项认可确实是应该的,两个人的表演很惊艳。佳梅乍一看不那么漂亮,但是越看越觉得她有种难言的气质,被孤独笼罩的气质,很自然的流露出来。而丁子聪这个角色应该是整部片子最复杂的一个角色,作为一个新人,他的表现一点不输戏骨。佳梅妈妈和臧sir也都有在水平线以上的表现!

最后想说,让我们珍惜当下,珍惜每一个人,尤其是身边最亲的人,给每一个孩子多一些关怀和爱吧,爱能规避和扼杀住所有的罪与恶,希望这种悲剧不会再发生!

剧情简介

王佳梅(春夏饰)从东莞搬来香港已两年。因没经济能力 脱离妈妈(金燕铃饰)与继父的家庭而辗转走上援交少女之路。深受情伤的货车司机丁子聪(白只饰)在网络上找到了佳梅,两人在MSN聊起来就像朋友,分享彼此的故事,说到了爱和恨,生和死。凶案发生当天,佳梅跟丁子聪见面了。二人在房子里游玩、索K,一室欣悦。最后,二人来到床上,交合期间佳梅跟丁说她想死,丁捏著她的脖子,直至她断气为止。负责调查的臧Sir郭富城饰)是一个怪警员,他查案很多时都不在意案情,却把案中人物的底细查根究底。即使已有足够证据起诉丁子聪, 他还是想更认识丁子聪和王佳梅两个人多一点。他想用他的热心, 去看我们的时代,到底在发生著怎麼样的事?他希望找出真正的原因,证明人性非恶,燃点黑暗之光。

《踏血寻梅》用段落式的方法,分为《寻梅》、《孤独的人》、《踏血》与《看得见风景的房间》。前三个部分,分别以旁观者警察、受害者佳梅、施害者子聪的角度来看案件。

幕后花絮

·             片中郭富城饰演五十多岁老差骨,角色的老年装扮需要白发驼背、带着老花眼镜。郭富城坦言说这是他入行以来的最老造型,为了入戏,他必须蓄须染发运动减半。翁子光跟郭富城说眼镜可以不用滑下来,郭富城称自己出汗太多,眼镜自然滑下来,他没办法控制。直到拍摄结束,郭富城才告诉翁子光其实我是骗他的。  

·             电影里有几场开肠剖肚的分屍血腥画面,因为在拍摄现场导演为求其逼真性,准备真的牛羊内脏。拍摄时值炎热的夏天,从早上拍到晚上,内脏已经腐烂发臭。白只私下透露这场戏拍完,他开始吃素,想到血腥的肉都会怕。

·             《踏血寻梅》的片名是致敬英格玛·伯格曼的《Port of Call》,其实两片的剧情有相似之处。另一处致敬则是影片的尾章看得见风景的房间


文中部分内容借鉴引用百度百科及豆瓣影评,在此特此说明,表示感谢!

c2fdfc039245d6884d0fa843a2c27d1ed31b24c3.jpg

a686c9177f3e67099c8314be3fc79f3df9dc55eb.jpg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王奎峰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m.sciencenet.cn/blog-289331-1115756.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0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