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F2009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CF2009 光学薄膜,SAXS,多孔材料

博文

千千阙歌

已有 1467 次阅读 2022-5-30 01:17 |个人分类:原创文学|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千千阙歌

作者:锦瑟无端

  夜晚是美丽的,正如女人的靓妆掩饰了岁月的纹路、宿醉的疲惫、职场的挣扎、感情的苦乐,灯火璀璨的夜晚抹去了阳光下城市的杂乱,却显得夜空更加深邃,虽然看不到星辰,但知道星辰在那里。

  今天晚宴高朋满座,狄长青忍不住多喝了几杯,家乡的酒,清冽甘甜,滋养了狄长青这样专心做事、箪食瓢饮的科学家兼创业者。

  科学家也有很多类型,有帽子型,有官员型,有实干型,有钻营型,有躺平型,哪一种是真的科学家?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雌雄?科学家也是人,都有七情六欲,今天一桌喝高了的科学家呼喝着要去KTV,谁不想去呢?辛苦了大半辈子,这几位教授都桃李满天下,也多数没见过桃李们跟师门常来常往,更没有见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搞科研的教授也就是浑浑噩噩混个日子。既然是混日子,那就要声色犬马。

  狄长青做东,因为他已经不在科研体制内了,这些费用可以自由处置,也就是花自己的钱,没人管。

  夜总会照旧金碧辉煌,包厢的音响震耳欲聋。教授们唱着几十年前的老歌,喝着淡而无味的啤水,时间在快速地消逝。狄长青的裤兜里一阵振动,有电话,是老朋友甄教授,虽然不在同一个城市,但他们经常联系。

  “狄兄,你知道现在科研的内卷已经波及到什么层次了?不光是考研的学生内卷,而且招生导师也在内卷,为了一半个招生指标,不惜互相打压,甚至借非学术的问题排挤别人的学生”,甄教授有些气愤,“虽然我老了,不打算多招学生,但也不能让我每年都招不到学生吧,每年有进入复试的,就是过不了复试,我已经把研究生处主任骂了一顿”。

  狄长青没想到温文尔雅的甄教授也有气愤的时候,俗话说,老实人也有点土性子,“那又能怎么办?你一个普普通通的教授,还不得忍气吞声”?

  “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我无欲无求,怕什么?大不了不招生了呗”!

  “我早就劝你跟科研说拜拜,你总是心存幻想,现在被内卷的现实打脸了吧”?狄长青揶揄道,“科研圈早已是个赢者通吃的门阀世界,你还有家国情怀,不欺负你欺负谁?知道陈布雷为什么自杀吗”?

  “看来我错了,还是你老兄看得远,看得清,不过我也不赞同你脱产创业,风险太大,如果可以成果转化,是不是更稳妥”?

  “成果转化是个伪命题。没有中试的实验室技术根本不能直接在企业应用,有很多这样的失败案例。科学家为了名和钱,拿一些概念劝说企业投资,最终企业投资打水漂,科学家背负欺世盗名的骂名。科研单位根本没有可以直接转化的技术,这是我的判断。比如,你们单位的孙教授和李教授,不就是和一个煤企的老总沆瀣一气,拿国家和企业的钱各取所需吗?老总要的是副省长,科学家要的是项目经费,二者都希望出政绩,却都没有踏实做事,科学技术是干出来的,不是操作出来的。最终煤企老总被双规后不久死去,科学家才幸免于被查。就你们那科研环境,能有什么值钱的技术”?狄长青对甄教授所在的单位还是比较了解的。

  “我们单位是不怎么样,你们单位又如何?一个骗子拿了那么多国家经费,二十年都没有把一个模仿老毛子的器件做成,到现在还在招摇撞骗,真的印证了一句话,骗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甄教授对狄长青的老单位也有了解。

  他们二位平时讨论也比较多,话已至此,多言无益。站在走廊里接电话的狄长青忽然听到一阵悦耳的歌声传来,每次听到这首歌,都似乎看到了告别舞台上的陈慧娴,不免心潮起伏。

    来日纵使千千阙歌

    飘于远方我路上

    来日纵使千千晚星

    亮过今晚月亮

    都比不起这宵美丽

    都洗不清今晚我所想

    因不知哪天再共你唱

  狄长青曾经有一个学生唱这首歌很拿手,可是毕业后再也没有听到过了,学生进了一个地方院校安稳过日子去了。想到这里,狄长青有些难过,自己也曾培养了不少硕士博士,却很少有投身工业的。罢罢罢,不想了,狄长青收回思绪,回到包厢。几位教授已经东倒西歪了,白酒之后饮啤水,很快就会上头。

  贾学者拎着一瓶啤水踉踉跄跄走过来,“狄总,半天跑哪里去了?赶快整一下,然后告诉你一个惊天秘密”。

  “什么秘密,咱们之间又没有合作关系。难道是谁有丑闻了?成果吗,我导师不敢想象”。

  “甄教授单位的年轻教授雷文平据说要调到我们学校了,听说给的待遇还不错,因为他有一个省部级一等奖,不过,这个事情已经传说了半年,不知道最终能否成功”,贾教授看着面前的酒杯。

  狄长青认识这个人,雷文平应该属于并不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的一等奖也是有瑕疵的,据说当年雷文平所在的课题组长薛教授放弃了署名权,没成想雷文平把课题组长薛教授换成一个没有任何学术贡献的梅教授,就因为薛教授调离原单位后,梅教授帮助雷文平弄了几十万经费。薛教授曾经和狄长青探讨过要不要举报这个学术不端,薛教授认为自己已经离开原单位,而且该学术成果主要由雷文平完成,自己主要负责提供科研条件和学术指导,自己放弃署名权扶持一下年轻人也没问题,但是这个署名也不应该被梅教授占据,梅教授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官员型教授,但是狄长青阻止了薛教授的冲动,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不符合中国人的文化心理,于是这个事也就罢了。此时此刻的狄长青有点后悔当时阻拦薛教授,这不是放任年轻人犯错误吗?

  “没有可持续发展的科研方向是雷文平科研中最致命的缺点,正因为如此,没有获得业内认可,他也就没有能力去获得经费,高校可不是个躺倒了就能拿高薪的地方,完不成学校的任务,日子也不会好过,去不了也合理,你看,人家校长数月都不签字就说明问题了”,狄长青的思绪已经飞出了包厢。

  在一个奉行小农经济的科研单位,人人都是为了五斗米折腰,为了那点经费和那几个招生指标,争得头破血流,同僚之情和师生感情会被弃之不顾,文人之间斯文全无,这样的科学家又能给社会做什么贡献呢?

  千千阙歌是告别。纵使有千般故事,也已经是过眼烟云。

  狄长青拎起话筒,浓浓的酒意涌上来,一曲“说不出再见”算是回应不知何处的“千千阙歌”。

    我最不忍看你 背向我转面

    要走一刻请不必诸多眷恋

    浮沉浪似人潮 哪会没有思念

    你我伤心到讲不出再见





https://m.sciencenet.cn/blog-303939-1340752.html

上一篇:硕士后
下一篇:一生中最爱

7 李宏翰 孙颉 宁利中 马鸣 杨正瓴 朱晓刚 段法兵

发表评论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3 11: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