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鹰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ingzhang1 农村小伙的回顾与展望

博文

3.11 体育,竞争与合作中的成长 精选

已有 37147 次阅读 2022-1-17 11:26 |个人分类:生活2|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体育中的拼搏精神展现了人对生命的热情。多样的体育项目可以满足不同人群的兴趣与需求。体育项目的锻炼与练习,可以更加全面地塑造性格,使人保持谦虚的精神,在竞争中成长。体育锻炼不仅能够提高身体的健康与适应性,也对心理健康有促进作用,增加人的幸福感。有一些经济上低成本的措施,推动大众对体育的兴趣。

体育项目展现多样性,不以流汗作为区分的边界:围棋、象棋等对弈项目,对智力、精神注意力等要求极高;台球、高尔夫球等项目的选手需要将心、身体、技巧的有机地结合;如今,电子竞技也是体育的一部分。奥林匹克运动会的英文是Olympic Games,Game一词也有博弈,游戏的意思,这些项目的共同之处,是在竞争中磨炼拼搏的精神。

人与人之间为什么需要竞争?在一个领域中,人有安于现状的倾向,如果有人适时地施加压力督促自己,可以突破瓶颈更好地成长[1]。竞争中产生的量化指标,出现在生活的不同方面,比如大学排名,奥运奖牌榜,《福布斯富豪榜财富500企业等;小时候看的一些动画片的主角,需要努力爬上不同的台阶去打败最终的反派,也呈现了这种竞争竞争性的挑战充满刺激和乐趣,但当击败敌手成为心中唯一的挂念时,乐趣往往随之消失。换言之,竞争只有在它以使个人技巧臻于完美为目标时,才有乐趣;当它本身成为目的时,就不再有趣了。”[2] 人生是有长度的,如果盲目追逐结果来肯定自己,忽略成长的过程,即便在某个时间点成功了,也可能觉得空虚。

体育能够全面地塑造人的性格与素养[3]。人追求的是幸福,而不是受苦或磨难;但是民间智慧又认为,人生走得比较顺,没有经历多少挫折,并不是好事。这两句话并不矛盾。一些人缺少挫折的经历,遇上困难时一蹶不振,缺乏韧性;一些发展很顺利的人,难以共情他人的困难,偏执地认定弱肉强食的价值观,把自己的成功当成理所当然,不愿意帮扶弱者。人为地制造困难、故意折腾别人,来培养韧性或共情的能力,并不是科学合理的;体育是更加天然的训练场。《竹刀少女》描述了剑道修炼的体育故事:主角曾经所向披靡,但从同龄对手那里初尝败北滋味以后,经历了失望、无助、自我怀疑的心理过程,在朋友的帮助与鼓励下,终于找寻到了“不甘心”的精神,成长以后再次出发。经历过“人外有人”的挑战后,选择继续拼搏的人是更加有勇气的。与之相对的,自卑的人由于内心缺乏安全感,面对他人的意见敏感而多疑。自卑的人面临一个困境:像刺猬一样,如果不放下防备他人无法靠近;弱小的时候,无法放下保护的盔甲,害怕被伤害。突破的办法,只有一点点变强,逐渐放下防备,信心增长以后,可以虚心接受他人的意见而成长。把体育中的练习成长的经历迁徙到其他方面,培养自己的信心。

体育鼓励向他人学习,在竞争的过程中成长。有很多广义的体育项目,类似电子竞技,可以满足人们的不同兴趣。蛋白质折叠的游戏(Foldit[4],不仅锻炼思维,对科研寻找蛋白质结构也有帮助;在或许未来也会有模拟实际场景的驾驶游戏,可以供自动驾驶算法学习。一些新的事物产生了新的问题:在美国,小型无人机被犯罪分子用于向监狱里投放物品,美墨边境的毒贩用无人机秘密调查在边境警察的巡逻情况等等,由于这些无人机比较小可以低空飞行,难以探测与防备[5]。针对无人机的治理措施就好像军事演习一般的博弈,在比试较量中寻找新的解决方案。对战的游戏,提供了感兴趣用户关于军事知识与策略的实践;一些公关的团队,通过案例分析与实践经验,在博弈中掌握有效回应的策略。模拟的投资游戏,可以帮助人们提前为养老做准备,更加有效地学习一些养老投资的策略。好的体育项目,可以降低学习的门槛,鼓励更多人的参与与相互学习。

参加体育活动不仅可以锻炼身体,对心理健康也有帮助。在强调对战的武术(Martial arts, 比如截拳道、咏春、跆拳道等)中,练习者需要全身心的投入,否则就容易被击倒;打电脑游戏时,人们也能感受到注意力集中的浸入感[6]。前文中说过,人在专注的过程中能够感受到更多的快乐。运动可以改变人对时间的感知借助深呼吸,调整自己的节奏,关注对手的动作伴随肾上腺素等激素的分泌,能够更加清晰缓慢地感受自己的动作的变化与学习,感受生活与时间的不同维度。一些心理学研究者建议,作为对话形式的心理治疗(verbal psychotherapy)的补充,武术的练习也可以作为心理治疗的一部分[7]。体育活动与临床的抗抑郁效果有相关性,一个解释该相关性的假说是自我效能(self-efficacy),随机化的实验显示,固定自行车练习没有显著改变自我效能,而武术的练习有效地提高了自我效能[8]。更多的心理学研究可以给体育锻炼的好处提供科学的证据与支持。

2021年,奥运会的格言在“更快、更高、更强”(faster, higher, stronger)的基础上,增加了“更团结”(together)一词。更团结强调的是更加包容,而非追求均一同质化:奥运会有外卡(wild cards)机制,用非常规途径提供参赛名额,比如一些小国的运动员可能无法通过常规资格赛选拔,从而鼓励更多国家的共同参与[9],而奥运会拳击项目不允许职业运动员参加。观看体育比赛的时候很容易被气氛带动,比如中小学运动会时为自己的班级欢呼加油,有一种融入集体的团结的感受,主客场比赛的结果也显示统计显著的差别。有趣的是,当观众支持的队伍获胜时,观众会说“我们赢了”,而当支持的队伍输了比赛以后,观众则会说“他们输了”,展现出基于结果的内群体偏差(ingroup bias[10]。在一群人之中,可能更多由情绪主导,而非理性地做决定[11],比如足球流氓用极端、暴力的方式宣泄自己的情绪。观看完精彩的体育赛事后,需要提醒自己调整情绪,注意把握尺度。

体育在多方面展示的优势,适合作为经济产业的一部分推进与发展,还可以带动周边产业,提高就业。美国的私立大学学费昂贵招生数少;公立大学学费低廉招生数多如何收支平衡呢?美国大学生体育协会(NCAA)的比赛公立大学的天下,通过各种体育赛事的门票收入贴补学校的支出;在公立大学公开的薪资表中,橄榄球教练的收入甚至高于校长,反映了公立大学对体育的重视。大学体育赛事伴随的停车费、酒店与就餐等消费也带动了当地的经济;与大学体育接轨的是美国的职业比赛,比如NBANFLMLB,展示了良好的可持续的经济发展模式。经济发展以后,体育行业有了更多的科研与技术投入,助推人类生理的极限[12],比如电影《点球成金》便展示了统计与数学模型对棒球比赛成绩的影响。

体育普及的过程中,有一些低成本的措施增加大众的参与度。中小学有比较完整的体育场馆设施,但是在晚上与周末的时候基本空置。操场等体育设施,一般建设在中小学与社区的边界,所以可以采用双开门的方式,在假期对公众开放。通过手机应用App等门禁的方式,在调控人流量的同时,少量收取费用获得一些补贴,作为体育设施维护保养的费用。体育运动员退役以后,可以在中小学的培养学生的体育爱好帮助提高体育发展水平,因地制宜发展不同的体育项目;在平时,也可以指导退休的老年人如何科学地锻炼。更多人参与的体育锻炼,可以带来身体与心理的健康,支持就业与经济发展,提高大众的幸福感。

 

引用文献:

[1] 当然有一些瓶颈是环境或外在因素造成的,不是自己可以改变的,内部的压力导致的恶性竞争反而会减少幸福感,比如囚徒困境抽象的很多现实情况。

[2] 米哈里·契克森米哈赖,张定绮译,心流:最优体验心理学,中信出版社,2017, p.128

[3] 对于普通人而言,体育可以培养自信、谦虚等性格,比较讽刺的是,在体育比赛中,也有少数专业选手作弊,采用违禁的兴奋剂提高比赛成绩。

[4] Seth Cooper, et. al., "Predicting protein structures with a multiplayer online game." Nature 466, no. 7307 (2010): p.756.

[5] W.J. HENNIGAN , Experts Say Drones Pose a National Security Threat and We Arent Ready,Time, May 31, 2018, 

[6] Sterner, Thomas M. The Practicing Mind: Developing Focus and Discipline in Your Life Master Any Skill or Challenge by Learning to Love the Process. New World Library, 2012, p. 53-55

[7] Weiser, Mark, Ilan Kutz, Sue Jacobson Kutz, and Daniel Weiser. "Psychotherapeutic aspects of the martial arts."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otherapy 49, no. 1 (1995): p.118.

[8] Bodin, Torunn, and Egil W. Martinsen. "Mood and self-efficacy during acute exercise in clinical depression.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study." Journal of sport and exercise psychology 26.4 (2004): p.623.

[9] Wikipedia: Wild card (sports), 

[10] 戴维·迈尔斯,侯玉波等译,社会心理学:第11版,人民邮电出版社,2016年,第9章 偏见:不喜欢他人,p.324.

[11] Gustave Le Bon, The Crowd: a study of the popular mind, Dover Publications, 2002, p.6-7.

[12] Tim Hornyak, smarter, not harder (sports science spotlight section) Nature, vol 549 (2017), p. S1





https://m.sciencenet.cn/blog-3116575-1321425.html

上一篇:3.10 生活中的悖论: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模糊”
下一篇:3.12 学校毕业后,如何结交新的朋友

11 李宏翰 王安良 郑永军 尤明庆 宁利中 崔书强 齐彦收 张晓良 刘秀梅 张学文 童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3 13: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