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亶文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dw 伟人毛泽东,永在民心中;泛舟地磁海,会友乒乓界。教授研究员。

博文

一场惊心动魄研究与否的争斗

已有 5079 次阅读 2011-10-4 08:59 |个人分类:反学术腐败|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学者| office, style, class, xml

一场惊心动魄研究与否的争斗

/王亶文

 

 最近本人在几处文章中再次晒出本单位的学术作假事情,为的是学习愚公移山,挖山不止。前天所里组织我们去游玩,与同行们交流的心得体会。并且,我又回忆起几年前持续几年的一场惊心动魄的研究与否的争斗。

 

2002年(大概),领导要我写了一个关于中国地磁图的申请书,我的思路是钱大部分花在测量上,但是核心是模型研究。这与当时所里会议精神一致,一领导说“该项目能出彩的地方就是模型”。

原来我国(解放后)每十年出次地磁图,用的是泰勒多项式。现在已经是21世纪了,国外也有一些新的方法,例如,球冠分析法、小波分析法,等。可是当时被副所长高孟潭否认,不同意研究模型。连副手也不让我当,在头一个公布的专家组名单中也没有我。尽管他们知道科技部基础司曾邀院所的徐研究员和本人讨论地磁图问题,要我们两人负责,两所合作,以我研究所为主。他们在开始时也拒绝与院所合作。在地磁图的一次讨论会,高孟潭主持。有一人说,“正常场里包含异常场”,我马上说:不是吧,正常场里怎么能有异常场?实测的是实测场,它包含正常场和异常场。高孟潭马上说我说的不对,“你要好好更新概念”!我以惊讶的眼光看了他一眼,而被他重用的高玉芬在旁却连连说“是!是!”多么可笑!一个简单的概念都不懂,他的专业是地震工程,还当什么专管科研的副所长!自己不研究,还不许别人研究,他怎么能领导好研究?还是外行领导内行。

在后来准备申请1700万经费时,当然就不同意我的100万研究模型的建议。当时,除在原母校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兼职外我在北大也兼职教书(毕业班),有三名学生对我说,打算来我处工作。所以我想为所里建一个模型研究小组。遭到拒绝,记得会上与高孟潭争论过。项目批下来后,只给我一万五经费,半年就花掉了。

后来,所长把科学院研究生院的马副院长请来当客座研究员,在会上他完全同意本人的意见。说“不能再用70年代的老方法”,要研究新的。但是,他们还是不听。

高孟潭要高玉芬负责项目。后者对我说:“我们就用老方法,你可以到院所去要程序。”当时我说了:“用老方法程序我自己来编,怎么好意思问别人要?”做这些“工作交代”时有别的同事在场。我认为,全国测量还没开始,程序晚点赶趟。我就研究世界参考场在我国地区的误差分析,写论文在地球物理学报上发表了。目的是为了以后用参考场资料补点所用。

可是到年底小结时,高玉芬和顾佐文给我发难,倒打我一耙,对我说:“你怎么没研究模型?”我把她交代工作的话说出来,当时还有别人在场。她就是不承认说过,真是没道德!我努力说明,大约十多分钟后,估计她是怕闹僵了,我不干了。因为这本来是我的研究组的范围,他们起码是不熟悉。她承认说了那些话。我说与你们这样没有道德的人没法合作,我不干了!马上出去了。

需要说明的是,高玉芬搞台站工作十几年,研究工作基本撩下。写的多为介绍性的文章。可所里留她当“资深专家”。

 

第二天,顾佐文到我办公室找我,要我继续参加,我不同意。他就要打我,我说了“这是在办公室,不是在街上!”继续在计算机上干活。在场的两位同事马上把他拉出去,一场武斗才得以避免!

 

我在所里工作几十年,老老实实。原来在东北一林业中学里工作几年,被大家叫做“林中一大老实人”。可研究人员,欺负人过头了,老实人也会反抗的!我在许多会议上,包括研究所科技委会上,一直坚持正义。在所里的二十年规划中写上了模型研究。顾佐文雇院所的安研究员为他写论文,他是第一作者,安是第二作者。严重学术造假!他用来申请研究员,2005年,我坚持正义,阻止了他的企图,尽管高孟潭主持会议,极力帮助他。2006年,我退休了,顾就混上了研究员,现在还是研究室主任。

 

见项目的钱多,都想过来抢。地磁室从来也没有这么热烈过,领导也都围上来了,美其名曰重视。不讲版权,大搞“官僚科研”,以权术压学术,道德下滑,同门相残,搞阴谋诡计,学术造假。这些都是钱惹的祸!何日还学术界一片净土?



https://m.sciencenet.cn/blog-327292-493084.html

上一篇:老人跌倒不去扶是道德糊涂吗?
下一篇:温总理打了美国一闷棍 爽!

2 陈小润 jxja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0-5 16: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