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平
轻松一笑:浦东机场的You are here!
2021-5-18 13:29
阅读:639

       上一篇博文谈了美国最近通过的一部法律英文名称翻译为不伦不类的“无尽边疆法”的笑话,翻译确实是一门学问,不是本专业的我也不懂,即使本专业,有些翻译也无法一一对应翻译到位。

        这让我想起最近帮助国内一些学者翻译和解读美国图书馆学会的一份关于美国图书馆在新冠疫情下生存状况的报告而撰写的期刊论文的事情,微信里收到一位好友的请求让我看看他们的翻译有没有问题,原本以为稍微看看就可以了,结果中英文一一对照,花了我6个小时审查完毕。当然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在致谢部分专门提到了我的帮助。中美两国在某些用词方面差异很大,国内图书馆的用户一般称为读者,我看到很多国内作者写的英文稿用的是reader这个词,在美国图书馆基本不用这个词,我们用patron,或user,customer,我们把读者当作客户,客户就是上帝(patron),patron在中文往往翻译为老板。所以美国同事读中国同事的英文论文对reader就破费脑汁。

       让我再来举些有趣轻松哈哈一笑的例子。

       我们学校戏剧系一位教授被我推荐到中国某大学进行为期两个星期的短期授课,他回来后对中国美食赞不绝口,特别爱吃鸭血粉丝汤。聊到学生的英文,他说中国学生的英文很好,但他听不懂,很好是中国学生可以讲一连串英文,语法没问题,不懂是因为用词不一样,这就让人理解发生了困难。

       我的一位美国同事经常到中国旅行,他就喜欢收集中国商场街道广场机场等场合的英语,然后回来共享,哈哈一笑。有趣的比如“童子鸡”被英语了”还没有过性生活的小鸡“,“当心路滑”被英译成了“小心翼翼地在路上滑翔”,”干货“被翻译成了在”进行性生活的货物“,等等,有趣而好笑。

       我儿子有次跟我回中国,在一个公共厕所上厕所被一句英文逗住了,应该是请注意小便在小便池里,被翻译成了请到小便池里面小便,就问我怎么会这么要求,我给他解释中文原意后把他笑得前仰后翻。

       记得2014年我陪同几位学校的老师到中国访问,在上海浦东机场被”You are here“的标牌逗乐了。在美国you are here是用于地图机场火车站地铁站标识你所处的位置,但这句话的边上有参照地图和位置,而浦东机场的标牌空空如也,就是you are here几个大字,见下图。第一次到中国的几个美国人一下子就被这个吸引住了,不顾时差和疲劳,来了兴致,就问我,where are we,Ping?我们到底在哪呢?大家就乐哈哈地在这个标牌下照了张纪念照。

          我们那一行是去柳州的奇石馆访问,奇石被翻译成了fantastic stone,老外真不知道啥是fantastic stone,一路上一直问我,我哪知道?实际是这石头在柳州被发现比较独特unique,柳州人认为很奇特,但英文也没有直接翻译为unique stone的,按美国人的习惯要么用发现人的名字要么用地名比如柳州石。

         还有些英文词在美国容易产生歧视被替换了,比如你到美国的机场看到的都是国际旅行者(international)以区分国内旅行者,但中国机场喜欢用foreigner,这句话是外地人外乡人的意思,自己讲可以,但称呼别人就有一种歧视的感觉,让人感觉到中国不那么欢迎国际游客,而中国恰恰是非常好客的。


Shanghai surprise | lifeasthemacphearsonsknowit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傅平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m.sciencenet.cn/blog-3316383-1287105.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
推荐人: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3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