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gFucw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ingFucwu

博文

为什么我们学校的图书馆员有多个角色? 精选

已有 2803 次阅读 2021-5-23 06:10 |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我在中央华盛顿大学图书馆担任技术部主任,相当于其他馆的系统馆员或系统部主任。我在耶鲁的时候就是系统馆员,在新加坡管理大学是系统馆员兼系统部主任,但角色比较单一。

        耶鲁的图书馆是美国仅次于哈佛大学图书馆的第二大学术图书馆,体系很大,我在的时候图书馆分几十个部门,物理馆(就是有建筑的)多达22个,馆员二三百人,加上支持人员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全馆有650人之多,仅仅技术部就有二三十号人,技术部下面又分成三四个部门,有系统馆员头衔的就有4个(我是其中之一),分工很细。所以即使作为系统馆员也不了解系统的全貌。耶鲁几乎每个语种都有馆员,每个学科都有学科馆员,因为大,资源就多,纸质藏书一千几百万册,数据库多达几千个,所以分工细是必然的。缺点是图书馆员如果一直在一个岗位的话,知识面和实际经验都比较窄。

        我在新加坡要好多了,因为馆并不大,作为系统部主任,对系统和其他图书馆技术了解就比较多,而且还要和学校IT合作,并且在新加坡的时候我们馆长喜欢集体决策,因此所有的部主任都是馆决策管理领导小组(management team或leadership team)成员,因此就会参与战略规划(strategic planning),预算(budgeting),馆藏建设(collection development),系统和应用开发等方方面面,对我个人的知识面和经验的扩展和积累都有帮助。

        2011年到现在这个这学校后,我一开始担任系统部主任(主管系统)兼技术部主任(督导编目,采购,和电子资源,加上系统,总共四个部门),而且刚来就遇到系统升级,从传统的单一的Millennium系统升级到联盟共享的新一代系统Alma/Primo,一干就是好几年,2014年底新系统上线。后来又参与筹建学术通讯(scholarly communication),建立机构库(institutional repository)。

        我现在这个学校给馆员以教师的完全地位(faculty with full status),我们和某些给library faculty status的学校还不一样,他们是non-tenure track faculty,我们是tenure track faculty,给各个级别的教授的头衔。所以我一来除了系统和技术这一块,我从一开始就有学科建设馆员的角色,我们叫学科联络馆员(library faculty liaison),我负责计算机系,信息技术和行政管理系,后来随着机构调整,又陆陆续续增加了联络学科,由于其他馆员的流失,我的联络学科又陆续增加了数学,物理,化学,公共卫生和医学,甚至有度时间我还是戏剧系的联络馆员,这些学科需要采购也会通过我和馆藏策略馆员联络。除此之外,还提供参考咨询服务,这在大馆是参考馆员(reference librarian)的工作,还参与教学等。

        因为新的联盟共享系统的出现,使得工作流得到了简化和效率的提高,我们把编目和采购合并,加上馆员的流动,有的辞职,有的退休,有的去别的地方了,现在编目采购电子资源已经没有各自的馆员好几年了,我们计划合并为馆藏策略馆员,招聘了两次也没找到合适的人选,目前工作是正馆长自己直接代理,辅助工作都是图书馆助理和技术员在做,系统部参与很多。这些部门有的撤销,有的合并,有的保留,我的职位也变成仅仅是技术部主任,我们把系统部更名为技术部。

        技术部全权负责图书馆全馆的IT,只有互联网和电子邮件归学校IT管理,除了Alma/Primo/LibGuide/Digital Commons/LibCal/OCLC Connexion/Ez Proxy等系统的管理维护外,还负责内部应用的开发,我们有自己的ticket报告系统,设备管理维护系统,报表统计系统,开发和维护本馆的网站,采购和维护本馆工作人员的电脑,打印机,维护馆内复印机等,还负责参与几百台公共电脑的采购和设备维护(经费来自学校IT和学生基金,但运行维护都是我们馆IT的事),包括学生上网接入,打印复印扫描等,技术部还参与编目,采购,电子资源的激活和注销,远程代理EZproXy,数据库和期刊电子书的使用量的采集整理分析运行报告等等,这些在大馆,每个工作都会有一个馆员或专人负责,而我们技术部连我就5个人。

        后来我们图书馆得到州教育委员会批准又增加了图书馆学的本科副学位Minor(或翻译为第二学位),很多其他馆员还要参与教学,上学分课程,我们有自己的学生。我因为确实比较忙,没有参与学分课程和minor课程的教学,但也参与嵌入式图书馆学(embedded librarianship)的教学,经常应任课老师之邀作为讲课嘉宾(guest speaker)给某些专业课插入一节图书馆资源和资源查找发现的课程。

        去年开始,我们决定在学科联络的馆员基础上增加学科馆员的角色,因为受到预算的束缚,不可能全面招聘新馆员,所以馆长挑选我作为科学馆员(作为科学领域的学科馆员领头人,我们有一个团组(team),都是其他角色的馆员兼任)。后来又要开展研究数据管理服务,又让我兼任数据管理馆员。每每增加一个新角色,都是对馆员很大的挑战。自从我2011年加入,我们先后增设了学术通讯,用户体验,教学协调,外联和学生互动,第一年体验,人文学科,社会科学,研究数据管理等馆员岗位,把编目采购电子资源合并为馆藏策略馆员,变革和创新一直在发生。

        其实这种现象不是我们独有的,这在美国的州立大学或规模较小的大学比比皆是。因为规模,预算,成本,编制等等因素的影响,不可能像耶鲁大学那样每个岗位都招聘一位馆员。而且耶鲁那种格局也容易引起各个岗位之间协调的困难和孤立(isolation),这是必然的,想想就知道。所以大馆小馆各有特色,而图书馆员在我们这种中小馆得到很多锻炼。加上我们是faculty的编制,还要做研究,某些大的馆的馆员如果没有faculty的地位的话,也不用做研究,或者只要求在学术会议上做个presentation就可以了,但我们既然有完整的教师资格,就必须发表peer-reviewed的期刊论文,而且tenure了还得发论文,还必须在学校和学术专业组织中担任职位,我以往就在美国图书馆学会下属二级学会的委员会担任委员甚至主席,今年则从七月份开始担任美国图书馆学会多元化和奖学金两个一级学会的委员会的委员,在学校和图书馆的委员会每年多达十几个,目前是学校学术科技顾问委员会委员和学校学术研究顾问委员会委员。我还是学校研究生院的兼职成员(associate member),图书馆还招收国际访问学者,我还是访问学者导师。

          所以从个人的职业发展(professional development)来看,中小馆对馆员的职业生涯的帮助很大,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因此可以在管理,运行,战略规划,预算,科研,外联,教学,社会服务等各个方面都实际参与并积累经验。大的研究型馆的经历也有帮助,比如我在耶鲁接触到很多中小馆接触不到的东西,比如各个语种,学科的广泛,资源的浩大,预算的充足,优秀的人才等。工作外的活动之多也是中小馆无法比拟,我在耶鲁就有机会听州长斯瓦辛格的讲座,听前总统克林顿的讲座,听诺贝尔奖获得者的讲座,听前部长前大使(他们离职后转到耶鲁任教),听外国领导人的演讲,这在中小馆无法想象。所以如果有机会在这两种场景下都有机会得到锻炼,则人个履历更为丰富和完整。



https://m.sciencenet.cn/blog-3316383-1287859.html

上一篇:美国学生的认真程度超过了我的想象
下一篇:美国公众把图书馆员当作万能知者

11 李宏翰 武夷山 王启云 孙颉 杨辉 张彩飞 王兴 黄永义 史晓雷 晏成和 周忠浩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0-1 18: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