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鹏举
虐童——携程不过是冰山一角
2017-11-10 18:24
阅读:5192

 携程这次摊上大事儿了。

 其实再有一周就是世界卫生组织确定的“世界防止虐待儿童日”,携程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被曝光,也算给这段时间后续的报道做个铺垫吧。

 虐童一直是广泛存在的,尤其在中国,且长期存在,根深蒂固,不是一百年,五百年能解决的。别看你我都在这里讨论这件事儿,你丫小时候被虐待的时候,估计还从心里感激那个抽你嘴巴子的班主任呢,其实我一直感激他抽过几巴掌,否则我打游戏退学了。实际上,这种畸形的价值观,长期植根于中国人的内心,对待虐这个字的理解,可以说又爱又恨。只要虐的时间合适,虐的程度适中,虐的结果积极,那么就可以接受。不过,从时空和结果上来看,尤其是结果,虐到一团糟的其实居多。事实上,我告诉你们,你今天所谓的成功,根本不是当初班主任虐你虐的对,是你在成长过程中选择了正确的努力方向,潜移默化努力的结果,而这种虐的质变,完全可以用一种不虐的方式来执行,遗憾的是,在我国,很少有具备这种能力的班主任罢了。此外,我不是打击你,你今天所谓的成功,或许一文不值,那么当初你还被虐,可谓是可怜之至。

 虐,如果用在儿童上。其实从各方面讨论,如果已经是很严重,且必须强制停止的行为了。为什么我们今天觉得虐童越来越多,越来越触目惊心了呢?我想到的原因大概有几个方面,主观上,年轻这一代人的受教育程度较高,对普世价值观的追求更多,传统意义的虐,尤其是对儿童,已经完全不能被接受,于是一旦接触到类似的案例,就会反应激烈,这就造成这个社会逐渐对虐童的关注度普遍提高;客观上,其一,网络的发达,自媒体无孔不入,曝光的成本低廉,遮羞的成本极高造成了不得不看到类似的新闻;其二,这个社会突然开始关注孩子了,毕竟,人家日本从2000年才开始专门把虐童写入法律,而我国估计从2020年应该会开始,现在我们还是只有虐待,至于虐待的对象,并没有说是儿童,意味着,虐待儿童和虐待配偶是一样的???天啊我真不想这么认为,总之,虐待儿童的法律,遗憾的是,我国还没有专门制定。如果你去研读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那么我告诉你,并没有对虐待儿童有严格的界定,这就是那些哭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幼师们客观上还能逍遥法外的一个本质原因,同时也是黑心幼儿园长和相关机构可以东山再起的有恃无恐。有时候,我会嘲笑日本最近几年的虐童案越来越多,却不会去关注他们不断修订虐童法律,以致于更多的行为被定义为虐童的既定事实,虐童,每一秒都在发生,而你不去定义它,就等于它不存在,于是大家相安无事。

  我们如果愿意留意一下数据,你会发现,我们确实有钱了,也会全面小康。然,对高素质教师队伍的需求,说缺口吧,触目惊心,教师,从幼师到教授,是天平的两端,我国现在在教授端投入了无限资源,可以这么说,小时候都被虐过的你我,都特么会成为教授。但是我们的孩子还是会长期被没有任何资质的同龄幼师们虐几年。要改变这种局面,主观上永远不可能,记住,你家的宝贝蛋儿,在小李老师眼里,一开始就是亟待考量是否调皮捣蛋的10公斤而已,在这个服务费无价的社会中,是高层定义的哦,幼师睡着大通铺,甚至连我这篇博文的读不下来的他们,怎么可能用自己的耐心,陪你家心肝儿玩几年???既然主观上不行,我们只能从客观上做文章,现在这个时间点,加大投入是最有效的办法,我不觉得教授的工资应该比幼师的工资高很多才合理,相反我觉得如果家庭支出在幼儿上的那部分,应该由这个社会承担一部分,而不是把那些肆意浪费的科研经费贡献给已经在虐童问题上做足文章的欧美日。对待虐童,没有什么合适的时间节点,因为现在就是最好的节点。

  看了视频,我首先想到的却不是去刑罚那个姑娘,她固然要为自己的行为负法律责任。我首先想到的是,我们这个社会首先要把我用了几年的携程搞死,让它永不翻身,因为我始终认为,这个社会的上梁决定了椽子和地砖的相对位置,地砖可以一个月换一次,但上梁歪了,地砖顶多跟上梁一起歪而已,永远都不可能全部摆到合理的位置。

  携程,你给孩子的父母一张去普吉岛的便宜机票,留着他们的孩子在亲子园虐待。我以后怎么让你带我飞???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张鹏举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m.sciencenet.cn/blog-332266-1084703.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0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2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