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鹏举
拨打119和110
2016-2-13 12:42
阅读:12807

去年11月的某日,凌晨一点钟,我饿的实在扛不住了,就打算到楼下便利店去买吃的。

天气已经比较冷了,尤其是凌晨,气温已经到了冰点,我穿了羽绒服就出门了。

我慢慢悠悠走着,路过隔壁楼道口靠外的位置的时候,隐约感觉一个人影在地上来回挪动,我心里一紧,莫非遇到小偷了,典型的中国人思维。于是,我壮着胆子走近一点,仔细看一下,发现是一个老人,正趴在冰冷的地面上,蜷缩着,偶尔双腿哆嗦一下,我一下子很紧张,赶紧靠近跟前,问他怎么了,他回应了我,说没什么事儿,反正,我也不能跟他沟通。我顿时觉得不知所措,在这个地方,大家最忌讳的就是打扰对方的生活或者是给别人添麻烦,现在的情况下,我也实属无奈了,只能找个能沟通的朋友问问怎么处理这种情况了。朋友告诉我,这种情况下,你最好拨打119,并坐等急救来处理。我顿时觉得自己崇高了一把,于是我拨打了119,在这里,119兼具急救的任务,反应速度是平均约8分钟左右,欣慰的是,119能够简单地英文沟通,不知道国内的火警和急救战士们的英语四级都过了没有。另外,我也会用日语说我的地址,于是我们一拍即合,人家巴拉巴拉问了我半天,我都感觉啰嗦了,心想,丫的赶紧来啊。电话挂了,我就乖乖等吧,于是我在蹲在旁边,并用帽子帮他把头垫起来点儿,也开始观察了这位老人,大约80岁以上,已经是很老很老了,能明显感到他的身体机能已经退化,正常走路基本上不可能了,也有可能是下楼的时候不小心跌倒了,总之怎么到达这个地方的,令人很费解,还好,他并没有明显的外伤,我心里也觉得缓和了好多。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大概5分钟左右,急救车就风驰电掣般赶了过来,一下来了四个人,一个人上来询问我的个人信息,并记录了几个简单的问题,大概什麽时候发现的,第一次发现的地方在哪里等等。另外两个人就准备用担架把老人抬到车上,在抬到车上的过程中,老人的意识明显清晰了许多,于是一个人就问他:你在个房间住啊?老人说了一些含糊不清的话,那个人就继续问他,知道貌似听懂了为止。而我,此时觉得没什么事儿,就去便利店买吃的了,等我从便利店回来的时候,这里的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过去了好几个月,119也没有再给我联系,这件事连生活的插曲都不算,我也逐渐淡忘了,我甚至都没有感到119的迅捷和耐心,也没有感到这里救助系统的完善。


然而, 前天,我回家晚了,大约凌晨一点钟左右。我骑车快到家的时候,在我每天都要经过的小路上,看到一个人在地上爬行,我赶紧下车,一看,竟然还是那个老人。他竟然又在深夜1点钟的时候,在天寒地冻的时候,独自一人在外面。我这次淡定了许多,我扶着他起来,问他你在那个楼上住,于是他指着对面的楼说:是那里。我扶着他一个一个找,他到了楼道口,说不是,于是我们继续换一个楼道,他说不是,等到第三个的时候,我感觉到,他真的可能是糊涂了,上次他在我们那栋楼附近出现,家也应该在附近,我放弃带他继续找家了。我把他安顿在路边的草地上,距离几个月前我发现的地方大约有3米的距离,我决定先等一下,等到遇到日本人的时候,跟他们一起来处理这件事。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一个人都没有,气温异常的低,我冻得直哆嗦,看着老人,无奈我只好把自己的帽子和手套分享给他。就在我失去耐心的时候,一辆车路过,我赶紧挥手让他停车,车果然停了,出来一个小伙子,我问他会英语么,他说能听懂,于是我告诉他我发现了这个老人,不知道咋办。他过来看了看,也显得很为难,对我说,要不打电话110叫警察吧,我本来应该很惊讶,上次打的是119,这次找警察?可是我想想,这位老人身体没什么问题,可能就是又迷路了。于是,我们决定找警察。他打通了警察的电话,警察说马上来。然后我们就陪着老人等警察来。我隐约感到,老人可能就在我们这栋楼或者隔壁的楼上住,根据上次我发现他的位置,他很有可能就在我这栋楼上,于是我看了看门牌,并试图问他的名字,他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我很失望,只好在寒风中等警察来了。警察的反应明显没有119快,大约15分钟过后,警察来了,两辆警车,四个警察,跟上次类似,一个警察来咨询我问题,并记录了我的信息,另两个警察用毛毯把老人裹起来,准备带上警车,我就在旁边,等着他们把老人带走,这时候,一个警察问:你叫什么名字。老人竟然清楚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高桥。我赶紧接住话:一楼就有一个叫做高桥的。警察走到楼梯口,检查了门牌。于是,他们决定敲开高桥家的门。

敲门的过程还是很礼貌的,不一会儿,里面的灯亮了,出来一个中年男子,警察和他沟通了一会儿,中年男子出来,到警察旁边识别了一下,说:老人是他的父亲。于是,两个警察就把老人搀扶到高桥家里了。中年男子对我说:不好意思,麻烦了。我说了一句没关系,就回家很平静的睡觉了。

-----------------------


时间过去了几天,我还是有一些问题想不通:


1,救助体系的完善,是金钱和经验积累的结果,而救助者的态度,我搞不清楚他们为什么要那么礼貌,哪怕是虚伪的礼貌;

2,为什么上次我们搞了那么大动静,119的鸣笛声,都不能吵醒就在隔壁睡觉的中年男子,并让他检查一下自己的父亲是否在家呢;

3,为什么老人会两次或者多次深夜一人外出呢,天寒地冻的,如果一个老人是在外面待一夜,后果不堪设想;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张鹏举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m.sciencenet.cn/blog-332266-955901.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3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5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