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tw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rtwang

博文

读博之路 精选

已有 4754 次阅读 2022-8-19 23:45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读博之路

2002年8月22日下午,波音777在Dallas-Fort worth国际机场徐徐降落。

回来了,我又回到了德州。

蔚蓝蔚蓝的天空,火辣火辣的天气,还有德州人脸上洋溢的灿烂笑容。。。

情由景生,一种好似久违的亲切感,在我的心底涌动,虽然离开此地还不到两个月的时间。

在这里即将开始自己的读博生涯,兴奋,期待,还有些小憧憬。



此处删除21977字


Tadeusz Waldemar Zerda教授

我的导师Tadeusz Waldemar Zerda教授是美籍波兰裔,在波兰出生长大,接受教育并获得博士学位,工作了几年后来美国发展。起初在University of Illinois Urbana-Champaign做博士后,后于1987年开始在Texas Christian University做教授,直至退休。

Zerda教授,谦谦君子,平易近人,说话的时候总是笑迷迷地。每天下午下班的时候,提着橘色皮质公文箱,一定到我办公室和我握手,道一声晚安后才回家。

同为外国人,Zerda教授能体会到国际学生在美国生存发展的不容易,更能感同身受地理解并能设身处地地考虑到在异国他乡的难处,所以在各方面比较照顾留学生。2004,我太太怀孕,但是医疗保险不cover生孩子的医疗费用,该怎么办?如自掏腰包,即使顺产也需一到两万美金,这对清寒的学生来讲是一笔不菲的费用。Zerda教授听到这情况后,也很着急,托人打听,帮我们找到了获得医疗救助的途径,从而消除了这一后顾之忧。

读博期间,Zerda教授非常关心我的科研进展,时时提醒我,科研成果是硬道理,没有高质量的学术文章,将来找工作就没有竞争力。如何出成果?这得从和老板的互动说起。有人喜欢也会和老板套近乎,恨不得和顶头上司整天吃穿住都在一起;也有人和老板在一起不自在,觉得离老板越远越好,巴不得没有老板。我就是后者,但催悲的是Zerda教授的办公室就在我隔壁,无处藏身,我时时刻刻都生活在他的眼皮底下。他能很方便地找到我,更是可以不定时地检查我的课题进展,这让我压力山大,身心疲惫,有时不理解,甚至心生抱怨。但现在回想,如果当时没有Zerda教授的教诲和督促,现在还能继续我的学术生涯吗?十有八九既不能也不会。

Zerda教授虽身在美国,但对自己的祖国有很深的感情,以作为波兰人而骄傲,对自己民族的历史文化非常自豪。曾经谈起二战期间波兰人所遭受的苦难,眼圈翻红,几乎掉泪。

Zerda教授对中国很感兴趣,曾访问过北京和西安,给我讲述过好多在中国时的见闻。他对中国酒店里的温壶,喝热水,很好奇,因为西方人即使在大冬天也是冰水解渴。有一次去吃午饭的路上和我谈起了在西安时的见闻,对1000多年前古都西安建造的地下排水系统赞不绝口。还有一次和我讲述北京人的热情,在北京的时候迷路了,一位路人用半生不熟的英语努力给他指路。他也非常看好中国的未来,中国成功发射神舟五号后,向我表示了祝贺。甚至在一次系里的学术报告会上,他还向演讲嘉宾提出了中国空间科学技术发展的光明前景。

Zerda教授做学问功成名就,婚姻家庭也经营得幸福美满。夫人是IT领域的资深系统架构师,曾在Radioshack工作了20多年,成果累累。他们育有二子一女,都接受了优质教育,现在皆事业有成。

 人生最美夕阳红,温馨又从容Zerda教授做了近十年的物理系系主任之后,于2014年退休。随即,从德州搬到了北卡,在孩子们的附近买了一栋房子,和夫人在那里颐养天年,过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日子。

结语

如果大学时光是学习掌握已有知识,着眼于积累传承;那么读博岁月就是要突破知识前沿,创造新知识,新方法,和新应用,落脚于发明创新。

2002年8月开始到2006年12月以全优成绩GPA4.0获得博士学位,共计4年4个月。这期间,暑去冬来,曾夜以继日地读文献,定课题,做实验,攻关科研项目。

曾四次去位于纽约和芝加哥的国家实验室做实验,见识了大型科学装置,开阔了眼界,领略了大团队协作攻关的魅力。

经过严格的科研训练,读博期间共发表了7篇学术论文,包括一篇物理学顶级期刊《物理快评》。与此同时,自己对世界的认知,学识见解,独立思维,哲学素养,文字功底,都有了很大程度的改观。

Picture1.png


岁月匆匆,读博的日子,正悄然远去。

经历了时光打磨与岁月沧桑之后,再回首,惊奇地发现读博期间所经历的激情,沮丧,坚持,成长,已经犹如基因片段一样变成了自己生命的一部分,不可分割,也无法改变。

这些将伴我余生的无形财富,像是一盏人生大幕下的指明灯,亮如火炬,让我在经历黑暗之时仍能能看清脚下的路途。

 



节选自我的回忆录《四十与四十》第十七章。



https://m.sciencenet.cn/blog-3328608-1351857.html

上一篇:周末随想
下一篇:清华,我来了

6 郑强 王涛 郑永军 康建 孙宝玺 夏向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精选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9-29 12: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