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zhilo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zhilong

博文

我怎样做科研(范洪义作)

已有 1646 次阅读 2022-3-10 13:41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我怎样做科研 

范洪义

自从学着写论文,已经过了半个世纪。一开始读一篇文献,遇到看不懂的就去追溯此文的引文,还是不懂,再去追溯更前面的文献,一天下来泡在图书馆没有什么收获。回家时,经常忘了骑上来时泊在图书馆门口的自行车,直至步行到家里,才发现没骑车回来。这样的日子过了有一年,期间也自学了量子场论,群论等,也听了一些专家的讲座,还是没题目做。扪心自问以什么为切入点搞科研呢,既要有原创性,也要有重要性,更要有可持续性,能自成系列,不能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唉,不能再彷徨下去了,还是想想我在上大学二年级萌生的问题,即如何实行对狄拉克ket-bra符号积分吧。但又自疑自己的能力,这个问题狄拉克本人也没想到更没动手去解决,后来的物理大师费曼、朗道等也不曾沾手,更何况,狄拉克的书被视为量子力学的“圣经”,我能在这方面有所作为吗?那个时候,可谓是自疑不信人。

但是,我隐隐约约觉得,这个问题一旦解决,必能拉扯出来一系列论文,所以还是硬着头皮去解决它。刚有答案时,也不知道做得对不对,非常忐忑,于是以其他多种方法去验证,都是对的。这才放下心来,这个时候,可谓是自信不疑人。可新的忧愁又来了,别人能看得懂我的文章吗?有一个同行曾说,你说你发展了狄拉克符号法,岂不口气太大,人家不会让你发表的。更有所谓权威说,你这个问题是狄拉克不屑于想的吧?但也有真行家说,范洪义的这项工作领先了西方理论物理学家50年,就像大画家黄宾虹说他的画50年以后才有人欣赏那样。

是金子总会发光,我的系列论文以标题“从牛顿-莱布尼兹积分到对狄拉克符号的积分“发表在理论物理的权威杂志上。

回顾那杜鹃啼血的崎岖科研道路,所有的磨难都忘记了,只剩下清晰简洁的解题思路了。




https://m.sciencenet.cn/blog-3385349-1328823.html

上一篇:从鲁智深找茬郑屠想到同类物理数学题要少做(范洪义作)
下一篇:摆脱对狄拉克符号的肤浅认识(范洪义作)

5 王安良 陈波 赵国求 刘惠 杨金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1-28 11: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