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科学编辑isechina的官方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sechina

博文

传统出版商将如何应对开放获取——回顾OA的演变史

已有 1338 次阅读 2022-7-28 10:02 |个人分类:百家争鸣|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编者按

期刊编辑是学术出版的主要把关人。然而,大众担心编辑们在向自己的期刊提交稿件时可能会得到优待。这种自我出版的普遍性鲜为人知,也不确定其对已发表的文章的可信度会产生怎样的后果。本文作者对Medline, PsycInfo, Scopus和Web of Science等数据库中关于编辑在自己的期刊上发表文章的普遍性的文献进行了系统性回顾,并对这种做法进行规范的伦理分析。当今学术出版界的基本矛盾是研究人员与资助机构和图书馆之间的矛盾,前者不断寻求在其所憧憬的期刊发表文章的机会,后者则将这些有“声望”的期刊视为对其业务的巨大威胁。出版商一方面要迎合作者的意愿,另一方面又要找到使这些愿望货币化的方法,从而在这汪危险的水域中游刃有余。这促使人们重新去审视那些最富盛名的出版商,它们在征集大量稿件方面有着无可比拟的能力。出版商已经了解到,这些投稿的数量可以用来抵消资助者的任务和许多学术图书馆的既定目标所带来的一些压力。

今天我们要回顾的这篇文章发表于2015年,其中预测的大部分情况在今天已然出现。

如今,我们已经进入到了开放获取出版的第三阶段,第四阶段很快就会出现。当然,究竟有几个阶段还不能下定论,也许有五个、十个,也可能只有一个,而且是持续不断、不可阻挡地展开的。这被称为加尔文主义推论:所有人都可以免费获取的研究文献,在上帝创造世界的时候就早已注定了。从这个角度看,订阅式出版模式的倡导者似乎是在用指关节走路,而国际研究界那些直立行走的公民则大步流星般带领我们去实现上帝的“计划”。

OA第一阶段:活动家时代

活动家们往往是理想主义者,他们在数字技术中看到了颠覆 “出版通行费”的限制性手段,并认为这种出版模式是建立在传统纸质出版逐渐稀缺的基础之上的。尽管这并非事实(出版与纸张无关),但这并不重要:通过曲解先例和过度解读其中的细微差别也能实现“创新”。无论对错,活动家们都赢了,我们现在正生活和工作于一个被他们大大改变的世界里。不出所料,激进派的观点在图书馆界引起了轰动,开放获取被视为制约一些学术出版商日益增长的市场主导地位的一种手段。但当时和现在的图书馆人员都没有意识到的一点是,一个完全开放获取的世界是没有图书馆的。

OA第二阶段: 金色法则统治时期

该阶段的新规则:谁拥有“金色”,谁就能制定规则。它可以被理解为各大资助机构已开始报复性地从事OA事业。OA也为资助者提供了很好的服务,并为经由其研究经费所产出的内容打上了自己的独特烙印。新金色法则逐渐将学术出版转化为内容营销。

OA第三阶段: 金色OA争夺战

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第三阶段,那些在第一阶段被激进分子盯上的出版商们正在抢夺金色OA。这其中的逻辑很简单:资助机构寻求促进他们自身发展的推广活动,为金色OA留出资金;而商业组织,无论是营利性的还是非营利性的,都开发各种服务来获取这些资金。这从如今现存的金色OA服务的数量和PLOS产出的下降压力可见一斑。与其说金色OA是一种颠覆了付费出版的商业模式,倒不如说它演变成了一种出版商额外的收入来源。我们仍未走到这个阶段的尽头。

OA第四阶段: 重振学术“大牌”

第四阶段是对学术领域内一些主导期刊的重振旗鼓。为了找到一种能够使其再次跃升到先前主导地位的方法,这些期刊在自己的业务中不断寻找新的机会和隐性资产。如今,他们似乎已经发现了这种特殊的资产:被他们的编辑所拒绝的大量文章。

让我们想象一下,一本期刊拒绝了每100篇投稿中的70篇,或者一本更优秀的期刊拒绝了其中80篇——更不用说那些精英中的精英了,其接受投稿的比例在10%以下。但是这种“拒绝”其实是一种十分昂贵的操作:期刊在管理编辑部审查的诸多阶段中已经产生了成本。如果提交的文章中只有10%最终被发表,那么90%的编辑工作成本就被浪费了。这种模式的挑战在于如何接收更多的投稿而同时不损害期刊的声誉,以及如何去维护那些编辑的自豪感。

于是,Cascading Model应运而生:被大牌期刊的编辑拒绝的文章将被转到同一期刊旗下的其他刊物。这种Cascading Model可能是收费出版(如Nature的诸多子刊),也可能是为了吸收OA授权的资金而存在。然而,由于图书馆预算的限制,这些收费获取的变体形式受到了挑战。也许再无人能够模仿Nature,因为Nature在图书馆被排挤出出版激增市场之前就已经成功了。因此,Cascading Model的从业者可能会转向金色OA模式。但他们必须回答的一个重要的出版问题是,应该创建一种单一的“巨型期刊”服务,还是为其母刊所涵盖的各个子学科提供一系列垂直服务。无论这个决定是什么,所有这些OA出版商都会通过各种方式使其母刊的品牌看上去更显眼。

这被称之为大品牌的回归,因为少数精英期刊的投稿量远远超过他们在旗舰期刊中所能处理的数量,它们可以利用这种Cascading Model重新在市场上确立自己的地位。这些期刊并非没有意识到这一问题;编辑们正目睹着第二梯队的期刊变得越来越强大。学术出版表面上正变得更加“民主”,因为更多的高引用率文章出现在非精英期刊上。但究其本质,这种民主并非是由互联网带来的,而是因为传统的大牌期刊大多保持着其大门的紧闭。

快进五年,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传统刊物正在采用这种第四阶段的战略。这些期刊将越来越注重自己的品牌效应,并将努力增加投稿量。母刊将催生一系列子刊,其中大部分都采用金色OA模式。图书馆将继续购买大型的综合性刊物,尽管会从越来越少的出版商那里购买;资助机构将继续建立强制OA出版的市场,并伴有APC。随着越来越多的作者迁徙到大牌OA服务,图书馆出版将受到打击。学术出版市场将持续增长。

撰文 | JOSEPH ESPOSITO

翻译 | Yulia

校对 | HB

参考资料:

https://scholarlykitchen.sspnet.org/2022/06/29/revisiting-return-of-the-big-brands-how-legacy-publishers-will-coopt-open-access/





https://m.sciencenet.cn/blog-3387871-1348982.html

上一篇:ESCI会被废弃吗?ESCI期刊会被列入JCR排名吗?
下一篇:CVIA 述评 | 医学论文研究中常用统计方法的结果报告建议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4 23: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