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m10100191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m101001912

博文

北平房的“窘迫”-:“汇文书院”曾读书 -----70年代南京十中琐记(3 精选

已有 6903 次阅读 2023-10-25 08:04 |个人分类:回忆|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北平房的“窘迫”

我的初中大部分是在北平房教室里度过。绝对的简易房,像工棚。没设计可言,就像农村盖房,图纸也用不着。墙体用的是煤渣混合而成的水泥砖,还有另外加固的支撑。往教室后排走,不小心就绊着。地面原本不平。北平房教室,隆冬时节,里面积攒的“人气”愣是一点用没有——我说的是似乎不增加半点暖意,嘴里哈出的气倒是有形有状,只是这视觉效果更让人觉得冷。

初中教过我的老师有好几位,大多数已经完全没有印象,甚至都记不起叫什么,长什么样子,现在一点也想不起来。惟独十分清晰地记得史济芬老师的音容笑貌,往事历历在目。

史老师最突出的特点是一张“娃娃脸”,大大的额头,圆圆的脸,一副天真无邪的娃娃形象,个头不高,大约1米5几,清脆的童音,有点像秀兰·邓波儿(Shirley Temple)。

史老师是1963年江苏师范学院的毕业生,那一年江苏师范学院分来很多大学生来十中任教,例如,南京晓庄学院陈善卿教授(叶明:有这样一位老师 《人民作家》 2023-07-06等等。

史老师教我们时应该是30岁左右,远比我们这些少年老成的中学生,显得幼稚得多。我们在背后亲切地称她“娃娃老师”。当然,决不会当面叫这个外号,我们这点师生伦理还是有的,决不会造次。

在那个服装与色彩单一的年代,史老师穿得干净整洁,好象每天都要换一件鲜艳的新衣服,看得我们眼花缭乱。特别是与其他老师相比较,我不记得有重复,当然,肯定会重复。只是我的辨别能力比较差,或许还有一点色弱。1977年高考体检时,被判为色盲,差一点就与大学失之交臂(叶明:1977年,侥幸成为“黄埔一期” 《凤凰台上》  2022-12-09 )。

史老师上课极其严谨,条理十分清晰,板书简明扼要,语调铿腔有序,很好地掌握课堂教学节奏,循循善诱,逼迫学生跟她的节奏走,不能一点开小差。她经常大声训斥学生,毫不留情,同学们并不反感。     

我现在还记得在北平房教室的台阶上,上课铃响了,我依依不舍地里离开篮球场,气喘吁吁地跑回教室。史老师在教室前拦住了我,她站在平地上,昂着头、面对我,毫不留情地咆哮:“你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所有写文字的答案都是对的,但写数学符号大于小于就几处与文字答案不一致”。她认为我掌握数学符号不过硬,或者做作业不认真。我后来努力去克服,但还是经常有个别的地方出错。这就遭到史老师暴风骤雨般的呵斥。

很多年后,我研究了神经教育学,才理解我为什么会一再地犯这样低级的错误。实际上是神经认知障碍,视觉神经上的问题;不是智力问题,也不是态度问题。就像现在我在等公交时,经常将56路、65路、66路看混,当公共汽车开到分叉路时,我才发现坐错车。虽然史老师是师范院校毕业的老师,尽管学过一点心理学与教育学,不过基本没有任何神经科学的训练,当然不懂这些。

史老师批改作业也十分仔细认真,主要注意力并不是放在对答案上,简单地打个对错完事,而是特别注重逻辑推理,每一步是否合理,是否有依据,前提条件是否站住脚,表达是否准确清晰。经常在我的作业本上,写得密密麻麻,页面上满目苍欹,给我极大的压力,打掉了我们那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傲气。看着整版红色批注的作业本,令我十分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缺陷,初步建立起严谨求实的科学态度与学习逻辑,为我后来学好工科课程奠定了良好的数学与逻辑基础。

不知为什么,我们在史老师的严格训练下,刚刚养成很好的学习习惯,史老师就不来上课了,接替她的老师是物理老师唐绍密,唐老师的教学几乎与史老师完全不同。他提倡思维开放,不拘泥解题的一般思路,总是分析各种解题方式,对于开发思路,创造性有很大好处。不过,对于我们这种资质一般的学生来说,很难掌握,也不利于基础的建立。唐老师的教学开拓了我们的眼界,但基础训练不够,比较适合天资聪慧的学生,对一般学生很不利。

反观史老师的教学,一种典型的师范教育的摸版,一步一步引导学生,严格要求,强化训练。对于打好基础有很大帮助,或许不利于思维活跃有某种限制。师范院校与综合大学的教育模式对于中学教育的功效各有千秋,主要视学生的现实需求与发展阶段的不同,能起到的推动作用是不一样的。我在理智上倾向于唐老师,情感上接近史老师,两位老师培养了我的数学思维,体会到数学的美妙。

  WechatIMG1985.jpg

本文作者的初中毕业证书

大约在金陵中学120周年(2008年)校庆活动中,我又遇到史老师,她一再抱歉地对我说:“如果当年能再多教一段时间,或许能将你们的数学素养真正培养起来”。我问她为什么她不能多教我们几节课,她说当年她怀孕反应强烈,身体吃不消,不得不在家休息。我才明白,史老师为什么突然不辞而别;也理解史老师新婚不久,多穿几件新衣服而已,不是什么资产阶级生活作风,在此我要为史老师的“臭美”彻底平反。

现在学校在北平房新建了一幢辉煌的教学楼,那个冰冷破旧的房子随着时代过去永远不复存在了。金陵中学校歌依然那么悠扬洪亮:

大江滔滔东入海,我居江东;

石城虎踞山蟠龙,我当其中;

钟楼嵯峨,教育之官,桃李坐春风;

思如潮,气如虹,永为南国雄!




https://m.sciencenet.cn/blog-3426423-1407136.html

上一篇:钟楼的“业绩”----“汇文书院”曾读书(2)
下一篇:图书馆的“打工”---“汇文书院”曾读书(4)

7 杨顺楷 崔锦华 武夷山 王安良 王大元 王成玉 尤明庆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2-28 19: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