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忆宁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资助改变了我和学生 精选
2021-7-20 22:12
阅读:4259

    又是一年基金评审季,几家欢乐几家愁。在此我想说一下我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经历,并表达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的真诚感谢。

  我博士毕业比较晚,直到2013年40岁时才拿到第一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地区项目(安全电子投票协议设计与分析,61363069),由于所在平台较弱、科研氛围不好,每年只有一个硕士生和我一起做研究,确实有放弃科研的想法。幸运的是我和研究生在2012年发表了一篇IEEE Transactions on Computers的文章,很可能是这篇文章的加持,使得评审人给予了我资助,使我暂时打消了放弃研究的想法。

  在第一个国家自然基金项目的资助下,我和研究生很认真地投入到研究工作中,在这一过程中相互扶持着往前走,也慢慢知道学生该怎么带、题目该怎么选、问题该怎么解决,总的来说,研究工作还算顺利,这一期间发表的文章不算多,但是我感觉到研究的点在不断地深入,范围也在慢慢扩大。经过三年的研究,我们把原来的安全电子投票协议的研究,较为成功地拓展到了数据聚合,于2016年拿到第二个地区基金(大数据时代具有隐私保护性的数据聚合协议研究,61662016)。

  在2015年之前,我每年基本上只有一个硕士研究生,从2016年开始,一下子增加到了4个硕士生,并且从2017年开始招收博士生。在此后,研究内容也从单一的数据聚合扩展到不同类型数据的隐私保护,不同目标的隐私保护。学生多,成果自然也多,尤其是2018年开始,有10多篇英文论文在IEEE Transactions发表,在《计算机研究与发展》、《电子与信息学报》等中文期刊也发表了论文,并且还获得了IET的年度最佳论文奖。

  有了以上的研究基础,有了更为系统性的研究目标,2020尝试申报国家自然基金的面上项目,并且顺利获批(面向数据发布的隐私保护协议研究,62072133), 得到立项通知大概是2020年的9月中旬,在一个月后的2020年10月我们拿到了中国电子学会的自然科学二等奖,此时我已经47岁了。

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持续资助相比,我在过去十多年里获得的省级基金的资助并不多,仅仅在2013年和2018年获得两项资助。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持续资助,我应该早就放弃目前的研究工作。当然,放弃科研工作,生活会轻松很多,焦虑感也会减少很多。但是,也会失去很多乐趣和成就感。

回顾这些年的研究,最主要的成就感真的还不是发了多少文章,拿了什么奖励,我觉得最主要的成就是引导了一批出身草根院校的学生,逐渐对研究工作有了初步的认知。在我这个草台班子完成科研启蒙训练后,有的跟着我读博士,有的到国内外更好的科研机构读博士,也有的出去做公务员或到公司做研发,都有了不错的出路。如果没有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的资助,他们应该会走另外一条路,肯定不会有这么多的学生热爱科研工作,大多数人在拿到学位后应该与科研工作再无关联。

在此,我想列出目前仍在坚守科研的同学名单,并代他们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表示感谢。

已经毕业的博士:曹建宇, 吴珍, Maaz Malik

目前在跟我读博士的学生:王朋 宋精诚 曾志新 梁杨帆 程洪圆

在其他学校读博士的学生:刘高(西电网安学院)钟婍(迪肯大学)赵全玉(南京大学计算机学院)郭巍(意大利锡耶纳大学),王艳平(电子科大计算机学院) 周元健(华东师范大学软件学院) 陈景雪(电子科大软件学院)王晓迪(西北工大软件学院)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刘忆宁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m.sciencenet.cn/blog-3464286-1296309.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27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8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