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钢
新冠疫情对澳洲高校的影响
2022-5-29 09:24
阅读:3729


我所在的大学的工作用的电子邮件信箱每隔几天总有一封来自Campus Review(校园评论)的邮件,其内容是关于在澳洲高校行业最近所发生的值得关注的新闻报道或评论短文。最新一期的校园评论里一篇关于新冠疫情对澳洲高校的影响引起了我的注意,在此把它的主要内容/结论拿来与大家分享。

这篇短文题目是Australian university staff job losses exceed pandemic financial outcomes(澳洲高校因为新冠疫情造成的员工丢掉工作的损失程度超出了相应的财务状况的受损程度),文章的作者Frank Larkins Professor Emeritus, Professor Fellow, Melbourne Centre for the Study of Higher Education, The School of Chemistry, The University of Melbourne.英文原文链接https://melbourne-cshe.unimelb.edu.au/fellow-voices/australian-university-staff-job-losses-exceed-pandemic-financial-outcomes

从澳洲联邦政府与各州政府的角度对这次新冠疫情的评价判断,20222月底已开始开放国门欢迎国际旅客;各州政府到四月份已相继取消所有的针对新冠疫情的额外限制措施。在澳洲统计数字显示新冠病毒目前的危害程度与普通病毒性流感相当,整个公共卫生系统的正常运作已能够应付因目前新冠病毒继续造成的影响。因此,文章作者以2020年及2021年这两整年作为新冠病毒的影响期来检讨总结新冠疫情对澳洲高校的影响。文章的摘要总结如下。

在过去两年澳洲各高校针对这次的新冠疫情采取了各自不同的应对方针与措施来克服所面临的财务困难,其主要手段是裁员(中性的说法是调整员工队伍)因为人力资源的开支比例占了运营总成本的50%以上。按相当全职员工数(FTE= Full Time Equivalent)来计算,新冠疫情造成了高校全行业平均有8.1%的员工(绝对数量为11143 个相当全职员工FTE)被裁减(表1)。作者特别注意到,被裁的员工中无雇佣期限的临时工(casual staff)占了65.6% 7321 FTE),全职及固定期限合同工被裁人数相应为3832FTE34.4%)。如果按实际的人头数计算则被裁的临时工数量至少会翻倍因为大部分临时工都是非全职的。作者还对各高校的相应的财务状况(如学费收入、投资回报、及收支相抵后的净财务状况)的变化做了分析(表2),他因此得出结论似乎各大学的裁员程度超过了应对疫情所造成的财务危机所必须采取的程度。


下面我通过文章中的几个表格进一步给出数据分析的细节信息。

2019年员工数量(FTE

2020年员工数量(FTE

2021年员工数量(FTE

全职及固定期限合同工

无雇佣期限的临时工

总计

全职及固定期限合同工

无雇佣期限的临时工

总计

全职及固定期限合同工

无雇佣期限的临时工

总计

112705

24350

137054

116859

20092

136951

108873

17038

125911

从上面这张表我们可以知道新冠疫情两年澳洲高校总就业员工数(按FTE计算)从137054减少到了125911,按百分比是8.13%。但注意,按实际人头算会高出很多,因为澳洲人很习惯接受非全职的工作(临工与长工职位都如此,尤其是女性员工甚至专门要求非全职工作这样可以更好地同时兼顾家庭与工作)。

我假定读者您可能对澳洲的行政区划不太熟悉,因此在给出两张更详细的数据表格前贴上了一张澳洲地图把相关的行政区划标识出来。这样您在阅读以下的数据表格时会更容易理解/解读。

以上澳大利亚行政区划地图为网上免费下载所得,特此声明。

WESTERN AUSTRALIA=西澳大利亚州(西澳), NORTHERN TERRITIRY =北领地州(北领地),SOUTH AUSTRALIA=南澳大利亚州(南澳), QUEENSLAND=昆士兰州(昆州),NEW SOUTH WALES= 新南威尔士州(新州),VICTORIA TASMANIA= 维多利亚州(维州),TSMANIA=塔斯曼尼亚州(塔州),Canberra(堪培拉)代表的是澳大利亚首都特别行政区(首都特区)所在地。

 

1:按各州/行政区分类统计的澳洲高校员工数量变化情况总结(按相当全职员工数(FTE= Full Time Equivalent)计算;绝对数量及百分比)


2021-2019员工数量变化(FTE

FTE数计算的相应的百分比变化


全职及固定期限合同工

无雇佣期限的临时工

总计

全职及固定期限合同工

无雇佣期限的临时工

总计

临时工职位减少所占百分比

x

1

2

3

4

5

6

7

新南威尔士州

-2218

-2283

-4500

-7%

-31%

-11%

51%

维多利亚州

-527

-2280

-2806

-2%

-32%

-8%

81%

昆士兰州

-662

-1459

-2121

-3%

-33%

-8%

69%

西澳大利亚州

-363

-499

-862

-4%

-27%

-7%

58%

南澳大利亚州

-218

-305

-522

-3%

-18%

-5%

58%

塔斯曼尼亚州

104

-129

-25

4%

-34%

-1%


北领地州

-62

14

-47

-10%

19%

-7%

-29%(原文如此)

首都特别行政区

19

-284

-265

0% (原文如此)

-32%

-4%

         (原文如此)

跨州大学:澳洲天主教大学

93

-90

2

5%

-17%

0%


各列数据加总结果

-3832

-7321

-11143

-3.4%

-30.0%

-8.1%

65.6%

注:表中数字为原文如此的数据,计算误差应该为汇总统计圆整的结果所致。


2:从2019 2020 各大学在净财务状况、学生收费、投资回报率,及对应的在20192021331日期间的员工数量变化水平。(注:A组、B组、C组是按净财务状况从最差到最好的状况顺序排列)


%变化

员工

净财务状况

学生收费

投资回报


x

1

2

3

4

A

ANU

-5.9%

-22.9%

-37.2%

-10.30%


Swinburne

-18.5%

-10.9%

-16.5%

0.20%


Wollongong

-15.3%

-9.2%

-9.0%

-6.60%


Curtin

-7.2%

-8.7%

-5.9%

-6.80%


Federation

-1.4%

-8.7%

-24.4%

-3.10%


La Trobe

-20.2%

-8.2%

-33.7%

0.10%


CQU

-10.6%

-8.0%

-32.4%

0.30%


Murdoch

-9.6%

-7.8%

-8.0%

-2.30%


RMIT

-3.6%

-7.8%

-12.7%

-0.40%


Newcastle

-3.9%

-7.1%

-13.8%

-3.90%


Tasmania

-0.8%

-6.9%

-7.1%

-9.30%


Deakin

-7.9%

-6.6%

-13.2%

-4.60%


UTS

-10.2%

-5.8%

-17.5%

-0.40%


UWA

-5.6%

-5.7%

-13.5%

-5.60%


Griffith

-14.5%

-5.6%

-7.0%

-2.70%


S. Cross

-12.8%

-5.6%

-27.7%

1.10%


QUT

-9.0%

-5.2%

-13.5%

-7.20%

B

Melbourne

-2.7%

-4.9%

-10.7%

-5.30%


行业平均

-8.1%

-4.5%

-10.1%

-3.30%


Victoria

-3.9%

-3.9%

-11.9%

-1.70%


Macquarie

-14.0%

-3.7%

-7.8%

-0.90%


N. England

-11.6%

-3.3%

-9.6%

0.30%


ACU2019

0.1%

-3.0%

1.1%

0%


Monash

-6.6%

-2.6%

2.9%

-4.50%


E. Cowan

-1.8%

-2.6%

-0.5%

-2.40%


Sydney

-5.2%

-2.5%

-0.7%

-5.10%


UNSW

-15.0%

-2.3%

-20.2%

-1.60%


Queensland

-5.0%

-0.8%

-6.7%

-0.50%


USA

-5.7%

-0.2%

0.8%

0.40%


Adelaide

-7.9%

-0.1%

-3.1%

-2.70%

C

W. Sydney

-18.0%

0.4%

-12.9%

-1.60%


S. Coast

-7.2%

1.1%

-35.3%

1.10%


J. Cook

-2.6%

1.4%

-7.5%

-3.30%


C. Sturt

-12.8%

1.6%

-36.5%

-2.00%


S. Queensland

-3.9%

2.4%

-1.0%

0.70%


Flinders

-7.5%

2.5%

-1.2%

-1.10%


Canberra

2.2%

3.7%

-4.9%

0.80%


C. Darwin

-6.8%

15.7%

5.8%

0.60%

ANU =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 Swinburne =  斯威本理工大学; Wollongong = 卧龙岗大学; Curtin = 科廷大学; Federation = 澳大利亚联邦大学; La Trobe = 乐卓博大学; CQU = 中央昆士兰大学; Murdoch = 默多克大学; RMIT = 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 Newcastle = 纽卡索大学; Tasmania = 塔斯曼尼亚大学; Deakin = 迪肯大学; UTS = 悉尼理工大学; UWA= 西澳大学; Griffith= 格里菲斯大学; S. Cross= 南十字星大学; QUT= 昆士兰理工大学; Melbourne= 墨尔本大学; Victoria= 维多利亚大学; Macquarie= 麦柯瑞大学; N. England= 新英格兰大学; ACU= 澳大利亚天主教大学; Monash= 莫纳什大学; E. Cowan= 伊迪斯科文大学; Sydney= 悉尼大学; UNSW= 新南威尔士大学; Queensland= 昆士兰大学; USA= 南澳大学; Adelaide= 阿德莱德大学; W. Sydney= 西悉尼大学; S. Coast= 阳光海岸大学; J. Cook= 詹姆斯库克大学; C. Sturt= 查尔斯达特大学; S. Queensland= 南昆士兰大学; Flinders= 福林德斯大学; Canberra= 堪培拉大学; C. Darwin= 查尔斯达尔文大学.


我想大部分人应该都会同意有一份工作是我们每天生活最重要的一项内容之一,可想而知,20205月当得知我所工作的Charles Sturt University 查尔斯达特大学也开始要裁员的时候我的紧张心情。学校的裁员及相应的机构调整从20207月开始直到今年初才完全结束。从上面这张表我们可以知道,查尔斯达特大学裁员幅度是12.8%,超过了8.1%的全澳洲高校的平均水平。全校的总员工数大约2200 FTE,按人头算肯定超3000。所以,按人头算过去两年我们学校裁减了至少350名员工。同样比例推算,全澳洲的高校按人头计算应该有1500020000人在过去两年因为新冠疫情丢掉了工作。我打入关键词搜索“中国有多少间高等院校 ”立即弹出的信息是2688所;按澳洲人口2500万有40所高等院校计算,比例上与14亿人口的中国差不多。再搜索“上海(2500万人口)有多少间高等院校 ”,得到的答案是39所。想象一下如果上海高校在过去两年有15000名员工因为新冠疫情丢掉了工作那个社会影响该有多大。

虽然我已经安然渡过了澳洲高校新冠疫情裁员这一关,现在有机会看到一篇关于这个影响到了澳洲高校产业的事件的总结分析报告,自然想知道一些更多的信息,因此才有了这篇博文与您分享。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谢钢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m.sciencenet.cn/blog-3503579-1340667.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2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