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钢
走进新时代之铁路,铁路职工,铁路子弟
2022-7-17 19:25
阅读:2067

我曾经是一名铁路子弟,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些都是几十年前的往事了。

如果让时空回到上个世纪的50到80年代的中国,一定会有很多人听说过“铁路铁老大”这个说法。在“铁路“这个词下包括了从铁路运输(包括客运、货运及军运)的职能部门、实体业务以及服务,到铁路子弟托儿所、幼儿园、中小学、铁路职工技工学校、党校/干部学校、大学及研究院所、铁路食堂、招待所(客货运输的司乘人员及各种公差私务都必不可少的服务设施)、医院、邮政(可能很多人不知道还有火车邮政服务的吧)、电讯、俱乐部/电影院/工人文化宫、疗养院、铁路公安、法院,大概除了火葬场之外,全有了。在很多方面,国家对铁路系统的管理与对部队的管理十分类同。比如,当时全国有什么八大军区,在铁道部之下,全国也划分为20个左右的铁路局。由于军运的业务,各路局均设有军代表一职,据说广州铁路局文革时期的军代表是一名55年授衔的大校。路局之下是分局,分局之下有行政上的派出机构‘xx地区工作委员会’(简称‘地工委’),业务上有各站、段。因此,路局的管辖范围跨省,分局的辖区则在省内。比如,我的父亲50年代初在广州铁路局机关工作,母亲50年代中开始在路局中心医院工作;1969年后随父母工作的调动搬到了韶关市所在的铁路单位:韶关铁中、韶关铁路医院。韶关铁路地区的最高行政领导机关就是广州铁路分局的派出机构‘韶关铁路地区工作委员会’,而其下领导的业务单位包括:韶关火车站、机务段、电务段、工务段(客运段为分局直属)等。在当年的户籍管理体系下,地方政府每年都分配给当地的铁路地区一定数量的户口指标,然后是铁路系统内部自主决定如何调配使用。几个有意思的细节很能反映出铁路系统与军队系统的相似之处,一个最显而易见的事是铁路制服。铁路职工的铁路制服有短袖夏装(浅色)也有长袖的春秋装(深蓝色),其纽扣为塑料制的一律以铁路的路徽作为图案。每隔几年还有一套带黄铜纽扣的呢制服(黑色)。不但铁路职工上下班穿,铁路子弟也喜欢穿。还有一个是,铁路货运运输需要不断地根据货物的不同目的地及相关的铁路线及站点的情况对车皮(铁路货运车厢的俗称)进行调度组合,工人在调车的时候用的数目字的发音完全是部队传达命令时的数目字的发音:0 = 洞,1 = 妖,2 = 两,3 = 3, 4 = 4, 5 = 5,6 = 6, 7 = 拐,8 = 8, 9 = 勾;第三个是,当时的韶关铁路地区机务段每天早中晚三次按点(比如早8点,下午1点,傍晚7点)按一定的规律拉响一台蒸汽机车的汽笛,方圆好几公里都可以听见。铁路地区的人们都以此作为时钟信号安排工作与生活因为那时候绝大部分的百姓都没有手表更没有带时间的手机;报时的汽笛声也如同部队每天的出操军号成为了韶关铁路地区职工及子弟日常生活的一个不可缺少的部分。基于上述的理由这才有了‘铁路铁老大‘这么一说。当然,’铁路‘的标志/路徽就是由钢轨的横截面为基础撑起的一个人字-寓意‘铁路工人’。

2019式铁路制服登场!看70路服演变 (thepaper.cn)

上面这张网上下载的老照片职工们所穿着的就是春秋装的铁路制服,可惜看不出颜色。

广州铁路局为解放前设在湖南衡阳的粤汉铁路局在1950年代南迁而成,粤汉铁路局的辖区应该是广九铁路(广州至香港九龙大陆段)及京广铁路的北至湖北武昌段。我的父亲是解放前以中技学历考入粤汉铁路局,解放后随迁到广州;家母是正规护士学校/培训班毕业,解放初在上海进的铁路。1952年后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1954年才回国,随后从上海铁路局被调到广州铁路局中心医院。查网上资料说广州铁路局是1958年才从衡阳搬迁到广州,不知准确程度如何。反正我的父母至少是1955年之前就到了广州,相识相恋后成家,我们家的兄弟姊妹都是在广州出生。

有关广州有个说法是“东山少爷,西关小姐” 说的是东山是官宦人家的聚居地,而西关则是巨商大户的乐园。而广州铁路局机关及很多直属单位及家属区所在地就是广州市的东山区。虽然全家离开广州搬到韶关时我只有六岁半,但仍然记得家里所在的地方叫‘共和村’,哥哥带我去给妈妈送饭,一路上要经过(铁路职工的)东园食堂,铁路工人文化宫(附近有一棵大榕树,当时在文化宫里已有黑白电视看了;我也是在文化宫的电影院里看到了69年珍宝岛自卫反击战的新闻纪录片),在路局办公大楼的地方穿过铁路向东山口的方向走之后向右转,最后去到农林下路的铁路中心医院。之所以有铁道从路局办公大楼前经过是因为那时候的广州客运站是在白云路附近(文革时期一度改称‘红云路’)的‘广州东站’,从东站出来的客运列车经东山口再经过路局办公大楼门口继续向东出城区。广州南站则是货运站,机务段放在了广州北,所以大家都说‘广北机务段’。随着广州城区的不断扩展,70年代中坐落在广州流花桥(靠近越秀公园)的新客运站落成取代了‘广州东站’成为了新的广州客运火车站。再后来,流花桥的广州火车站也无法满足不断增长的客流量的需求,于是又有了广州天河火车站。在69年的时候广州天河还是属于广州的远郊,不同于现在天河区早已是广州繁华的卫星城之一的市中心区了。

1990年以前广东境内我所知道/了解的铁路线就是广九与京广线,甚至京广线广东段的复线都还未完全完工。广梅汕铁路、往广州以西方向的大部分的铁路线也都没有。当年的客运列车分慢车、普通快车(普快)和特快。从广州到韶关短短的220公里快车也要开4个小时,慢车则沿途每站必停,拖拖拉拉要七八个小时才能到。我小学才七八岁时(在父母委托列车员照顾我的条件下)就自己坐了七八个小时(快车)从韶关到长沙姑妈家过寒假。在湖南日报报社做记者的小姑妈还带我去了毛主席的故乡韶山。铁路客运列车编号是有规律的,以北京为基准方向,往外走的都是单数车次,开向北京方向的都是对应的双数车次。全国第1、2次列车就给了长沙到韶山的客运列车。途径韶关的最重要的客运列车非京广特快(15、16次)列车莫属。但即使是‘特快’,当时我从韶关到北京上大学(铁路线距离2300公里)也要跑36个小时才行。其次是沪广线的49、50次列车。1970年代妈妈曾经带我去上海探亲看望我的姨妈们,坐了一天一夜的50次列车才到上海。那时候都是蒸汽机车作牵引动力,坐火车在迎风面的位子上久了全身都是机车头喷出来的微小煤粉/煤渣。列车的运行时速最高也就是在80到100公里。大概是从80年代开始柴油动力的内燃机车才逐渐取代了蒸汽机车,列车的最高运行时速达到了120公里或更高。1986年我作为访问学者到英国学习,看到所谓的intercity125 (时速125英里(约为200公里每小时)的城际客运列车),觉得英国火车的速度特别快。2014年我回国探望时年87岁的老父亲,有机会和哥哥、父亲、我三个人一起坐高铁从韶关到长沙去看我的小姑妈。高铁以最高速度31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平稳运行,只用了4个小时不到就到了长沙,今非昔比呀!也算是让我这个澳洲乡下的土鳖尝了尝中国高铁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