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燕清
半生集(027)—所谓青蓝 精选
2013-5-31 11:42
阅读:16490

所谓青蓝

/关燕清

 

一年一度的夏季研究生答辩轰轰烈烈地收尾,真可谓“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无限热闹,无限生动。学生的答辩有如乐器群奏出奇妙的乐音,有的亮丽婉转,有的温和敦厚,有的俏皮豪爽,有的高亢热烈,已是这一年这一届的符号,游移在我的记忆里了。

 

“所谓青蓝,风拂污浊”,可是这次参与其中的感受竟然不能超凡和脱俗。在这期间,我在忙忙碌碌中,审了几篇外校的博士论文和几篇硕士论文,客串了一场神经生理专业的答辩评委,复习了一场细胞生物学专业的答辩导师,荣任了一场细胞生物学专业的答辩主席。一切仿佛都是按部就班。。。

 

首先,受邀到神经生理专业做评委,是要格外认真的,为此我做好了答辩前的知识储备,很细致审阅了三位学生的论文,精心地提好了几个问题。一来从外行的角度虚心学习以求解惑,二来也不能让别人小觑自己的积淀和锐利,但还要处理得“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才行。这是一个在国外曾经发表cell工作的小组,两夫妻都是海归,做老年痴呆的。回来三年方建起了一套做“电生理”的科研平台,工作各做各的,观点也时有不同,但是旁人看来却是非常恩爱,小组的气氛宽松但活跃。这次答辩的两个研究生的工作都是在双转基因构建小鼠老年痴呆模型中展开的,工作做得比较细腻,值得借鉴。

 

过了一个短暂的周末,轮到我作为导师粉墨登场。做导师参与答辩也不是容易的一件事,一来要虚心听取答辩评委的建议,为自己小组的工作修补漏洞,添砖加瓦;二来还要给孩子们抹屁股,总要记着以一派宁静和从容的文化风度前行,也印了“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这一句。呵呵。今年的三个工作有两个做纳米药物对癌细胞死亡调控,一个做肝脏组织工程的支架构建与细胞生长研究,虽然孩子们做了不少,但只能算是做了一个开局。当然努力的孩子,他的故事就会更完整一点。

 

终于,逐峰走岭夏意浓,太白飘然不思群。。呵呵,这日当主席。清晨,提醒自己状态一定要好。难得将自己的长头发盘起,一件干净的领口带花边的白色衬衣,下身是黑色的齐膝盖的西装短裙。答辩开始前五分钟,我最后一个进入答辩会议室,大家在等我。当主席这么好玩的事情是第一次,现在想起来,这过程还是不乏令我感动的东西。当然事先是要吃透几篇论文的精髓,比较深层次剖析和概括答辩学生论文中的问题,即便是文采横溢不能之,洒脱淋漓是需要的。通过问题的提出让学生更全面地加深对自己课题的理解,促使他们思考和体会自己工作上的不足。当然,面对女学生撒娇抑或是男学生犯急的时候,坚持自己论点的同时仍然可以很nice的。这些工作包括针对花粉主要致敏原性改造;关于高糖对时钟基因的影响研究;内源性干扰昆虫未知基因及功能研究等,可谓保罗不少。

 

当然,答辩后照样安排了饭局,我也跟着有模有样滴。饭桌上起起伏伏,令我时时产生幻听。。。

 

口沫四溅的那些日子还是远去了,留下来的是一些“静夜思”。是啊,人远比动物聪慧,但一层黑睫毛掩藏不住眼神里的几多蒙昧。。这几年在大学里当教授,做学问,带研究生,其实更多是摸着石头过河,看见人家,就模仿着人家去当教授和当博导,其实怎样当教授和博导,懵懂得自己都感到可笑。心有羞愧,实在羞愧。

 

常常渴望独处独处,寻求宁静而远离纷扰。然而,一旦独处,与人隔离,我又期盼有所邂逅,有所应答。相逢相识令我感到既紧张又兴奋。是的,“所谓青蓝”,也要走出自己幽闭的内心,去接受外面的阳光,然后被淹没在人群中,走许多人走的路。。

相关专题:研究生论文答辩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关燕清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m.sciencenet.cn/blog-38667-695242.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63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79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