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zhanchi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uzhanchi

博文

滇情难却(5)

已有 9716 次阅读 2014-8-15 10:00 |个人分类:科考科研笔记|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学者| 中科院, 云南, 科考

 

第五次入滇记事

 

题记:1970年,第五次入滇,为中科院紫胶考察队第三次出队,在滇历时二个半月,考察地区涉及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临沧专区和大理白族自治州的紫胶产区;踏查怒江、澜沧江两岸,穿越怒山、无量山,登临高黎贡山。

 

1969年10月,紫胶队回京后,向上级部门汇报,得到好评。中科院工宣队郝副总指挥说:紫胶考察,很鼓舞人心,符合毛主席“五七”指示,应当鼓励,要继续搞,可增加一些专业。中科院革委会生产组刘同志说:紫胶队与工农结合,走“五七”道路,土法上马,方向是对的。好好总结,继续干吧!“九一七”大楼三所军代表连同志说:紫胶队搞得很出色,有普遍指导意义,要认真总结经验,以利再战。大家很受鼓舞,患有慢性肝炎的队员,也表示要继续参加考察。

12月,紫胶队人员讨论了1970年考察计划。确定主要任务为:(1)川滇黔紫胶资源、条件及生产中的问题;(2)土法加工的推广和质量的提高;(3)紫胶的综合利用;(4)紫胶虫及其寄主植物的遗传变异。拟邀请中科院遗传所、中科院西南分院和昆明林科所的相关专业人员参加。同时决定春节出队。此后,查阅了紫胶新产区-滇北、黔南及蜀南的有关文献。我计划春节前返里探望双亲,春节那一天到达昆明。

1970年1月5日,我乘火车到达内蒙古五原县,与父母相聚半个月。21日乘火车离家,沿路先后在内蒙古的临河和巴彦高勒、宁夏的青铜峡、甘肃的兰州、陕西的宝鸡、四川的重庆下车,访亲、问友、游玩。

2月5日,除夕,抵达昆明,入住招待所,不见其他队员到来。不日,前去拜访家住昆明的同事黄瑞复,方知出队时间推迟到了2月中旬。我与老黄夫妇一起,包饺子、炒菜、聊天,度过了愉快的一天。其后几天,无所事事,又重游了西山、圆通山、翠湖公园等景点。

春节过后,队员陆续来滇,在昆明西40余公里的安宁温泉宾馆集中。宾馆位于螳螂川东岸,泉水源自玉泉山石灰岩壁,引入浴室。浴池清如碧玉,泉水由底上涌,接连不断;入汤沐浴,温度适中,柔和舒爽。庭院池边立有“天下第一汤”刻石,据说是明代文人杨慎所书。宾馆周边,景色秀丽,绿树成荫,江水滔滔,泉水潺潺,乃是绝佳的工作与疗养胜地。

2月19-20日,全体队员选出考察队领导小组:组长戴文焕、副组长李作模与庄承藻、成员张谊光和陈才金,是一个革命干部、科研人员和工人“三结合”的领导班子。党支部选出:书记戴文焕,副书记兼组织委员庄承藻,宣传保卫委员李作模。

21-28日,政治学习,提高思想认识。内容包括:学习文件,批判“极左”思潮,学习无产阶级先锋战士-王国福,深挖“516”分子,并召开生活会。在生活会上,领导小组组长提出,开除王联清的队籍,原因是没有按时来滇报到。绝大多数队员表示反对,因为王联清患有肝炎,正在半休,且其小孩近日要动手术,已经在北医三院预约,所以请假晚来一些时日;合情合理,名正言顺,为何要剥夺他的考察权力?双方争论激烈,相持不下,但胳膊拧不过大腿,领导采用“民主集中制”的手段,强行决定开除王联清的队籍。大家愤愤不平,心情不畅,觉得这种用杀鸡给猴看的方式,来树立自己的权威,实在难以服众。不过,在京的综考会革委会何主任,还比较通情达理,准许王联清书面说明情况,待办完家事后,再赴滇归队。第一场辩论就此过去。

3月2日,请经济专家介绍林业部、商业部和外贸部对紫胶队的要求与紫胶生产现状,以及紫胶在三机部(飞机)、四机部(无线电)、五机部(常规武器)、七机部(火箭)、橡胶研究院、北京电子管厂和北京开关厂等部门的用途。

3-5日,全队开会,传达云南省革委会生产组意见,讨论计划,拟定考察研究方案:(1)紫胶土法加工:地点石屏、云县;(2)资源考察二路:四川一路,滇西、贵州一路;(3)总结经验。确定人员安排:(1)紫胶加工组:庄承藻、陈才金、宋世廉、林钧枢、李立贤、沈玉全、许景江、梁春英、凌纯锡、傅宏义、刘富强、王联清、赖永祺、朱正铨、李桂珍、张永庆。(2)资源组:①四川组:李作模、李明森、李继由、张天光、赖世登、牛德水、孙兴元、张映祝、钟烈元、崔士英、林锦义、刘金喜、刘炳奎;②滇西、贵州组:戴文焕、朱忠玉、韩裕丰、田济马、张跃光、陈振杰、杜占池、吴凤仁;(3)总结组:张谊光、黄瑞复、石贵良。共40人。

6-7日,制定“四好”班组和“五好”个人计划。前者为政治思想好、三八作风好、完成任务好、生活管理好;后者为政治思想好、三八作风好、完成任务好、接受再教育好、团结互助好。决定考察期间,要天天早请示,晚汇报,开展红哨兵活动。

9-14日全体人员到昆明虫胶厂参加劳动,接受工人阶级再教育,熟悉紫胶生产流程。其后二天,进行考察准备。

17日,乘坐科考车,从昆明出发,沿滇缅公路西行,宿楚雄。18日,宿下关,19日,翻越云岭支脉清水朗山,经永平,进入澜沧江河谷,下至1550米以下出现芭蕉、清香木、红椿、小叶栎、山麻黄等。行至江边,海拔1260米;下车观看,江水湍急高山对峙,植被繁茂,河谷风盛;尤以木棉引人入胜,高大挺拔,枝舒无叶,满树硕花,团团簇生,红似火焰,丽如朝阳,艳超群芳,潇洒豪放。上车,过功果桥,沿澜沧江西岸南行,夜宿保山县瓦窑镇。此地稍显开阔,为一小盆地,海拔约1300米;植物多霸王鞭、类芦,农作物几乎全为春小麦。四周山峦重叠,逶迤磅礴;傍晚清晨,冷风嗖嗖。

20日,汽车沿怒山东坡北上。怒山属横断山脉,是怒江与澜沧江的分水岭,山势雄伟,景观奇特。一路爬坡,经2000米的云龙县漕涧盆地;至2400米,箭竹成片,有少量铁杉,不见水田。公路最高处2500米,而后从西坡下山,进入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地界;2200米以上箭竹群落为多,栎林局部保存完好,1450米见到小片紫胶寄主植物木豆。至怒江边的六库镇,海拔800米,坐落在河谷盆地,较为开阔。怒江发源于青藏高原唐古拉山南麓,进入云南,是为中游,山谷幽深,危崖耸立。此地较澜沧江更为湿热。再向北行车12公里,到跃进桥。下车,过桥,迎面就是高黎贡山。高黎贡山是横断山脉之一,山体高大,植被茂密,山间瀑布轰鸣,山顶云雾缭绕。下午,烈日当空,天气炎热,开始徒步攀登,不一会儿,便气喘吁吁,挥汗如雨,频频擦之,未几,毛巾全部湿透。走走歇歇,观察记录。1000米以下,乔木极少,主要是黄茅草地,其间点缀着大花羊蹄甲、山麻黄,缅枣、颠茄等。云南松林主要分布在1200米以上,高山栲矮林分布在1500米以上。草本植物分布,800-1500米主要为扭黄茅、香茅、拟金茅、双花草;1500-1790米常见旱茅、扭黄茅。傍晚到达泸水县县城-鲁掌镇,海拔1770米。

21日,泸水县革委会生产组介绍情况:1955年以前,紫胶处于野生状态,之后开始人工放养,主产地为上江区。而后抄录气象等有关资料。下午抽空逛街;县城极小,四周全是山崖,只有一条坡状街道,全城没有自行车。城边有几个大小不一的防空洞,据说是为了躲避帝修反空袭,虽然觉得有点匪夷所思,但也深深感到毛泽东思想的无比威力,“要准备打仗”已深入基层,深入边疆,深入人心。晚上,学习讨论《在中国共产党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及《红旗》杂志第3期文章,解决为谁服务的问题。

22日,离泸水,一路小跑下山,至跃进桥。上车,南行,到六库。请县林业员介绍紫胶生产情况:上江放养范围为800-1300米,大部分在怒江支流两岸,寄主树少而分散。23日,再南行24公里,到上江公社所在地-大墩子,海拔800米。晚间,学习《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这时,党支部书记老革命老戴提出,要发扬革命传统,锻炼吃苦耐劳精神,野外考察自背行李,以免打扰老乡。专业人员表示反对,因为天天爬坡,还要观察记录,背着行李行动不便,影响考察工作,况且与老乡同住,并非扰民,而是接近贫下中农,增强阶级感情;提出自带行李,是不是嫌老乡的被褥脏呢?各持己见,互不相让,最后不了了之,第二场辩论暂时平息。其后数日,继续沿怒江南下,先后考察了丙贡、河边寨、邦瓦、丙奉、蛮英、蛮招等村寨;海拔范围介于800-1300米之间。在蛮英,看到土法榨糖小作坊,甚感兴趣,停留良久,观察并记录其设备与工序。期间,考察程序一如既往,即沿途实地调查,每到一地,与公社或生产队负责人、老农座谈;有时与傈僳族老乡同吃、同住。

28日,回到大墩子。晚上,学习《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和《农村调查序言》。然后,进行上江公社小结:(1)寄主植物种类主要为思茅黄檀和马榔树,其他还有蒙自合欢、桤的木、東京山核桃、火绳树、酸香、木豆、偏叶榕、菲岛桐、黄杞、大青树等;(2)统计寄主植物资源数量;(3)估算发展潜力。

29日,北上,回到六库镇,与六库公社革委会座谈,就如何发展该地紫胶生产进行交流。

30日,沿怒江西岸,乘车北行32公里,来到称杆,海拔880米。此地群峰峻峭,沟壑纵横。晚上,讨论“泸水县上江公社考察报告”,内容包括:气候、土地、寄主等自然条件;寄主植物的利用、抚育与营造;关于加强领导、专人管理及胶粮矛盾等问题。

31日,开会,总结泸水县考察期间的政治思想工作:坚持了天天读,天天听;没有参加生产劳动。讨论到背行李问题时,再次引发争论,究竟是不是发扬艰苦奋斗精神?是大问题还是小问题?思想无法统一,依然各行其是。此乃第二场辩论的延续。

4月1日,乘车离六库,再次翻越怒山,进入澜沧江水系。此山,西坡植被保存较好,优于东坡。过瓦窑,南行,爬山,翻过1900米的垭口,至1800米左右,茶树特多,沿等高线种植,下至1620米,来到保山专区的保山坝,复入怒江水系。坝中,以蚕豆居多,春小麦次之;坝周,有大片油桐及人工云南松林,树干扭曲。油桐和芭蕉的分布上限,北坡低于南坡,分别为1600米和1800米。

2日,离保山县城,东南行,一路逶迤下山,到达位于怒江支流枯柯河的柯街镇,海拔940米。田中没有作物,木棉花期已过,叶茂果丰;生育期明显早于怒江河谷。再次翻山,过1800米的垭口,至昌宁县城,再次进入澜沧江水系。而后沿右甸河西岸,继续东南行,至临沧专区的凤庆县城,海拔1520米。

3日,沿凤庆河西岸下坡,1110米见芒果;到云县,海拔1000米,农民正在插秧。来到1969年建立的云县糖厂,这里是考察队紫胶土法加工试点之一,目前既榨糖,亦加工紫胶。立即请云县糖厂革委会介绍情况。之后,沿顺甸河向东而下,沿河两岸主要为小桐子、大花羊蹄甲、木棉、合欢、蝦子花、偏叶榕、钝叶黄檀、椿树等。至忙怀村,山坡有钝叶黄檀成片分布,其上有老胶。再下坡,到顺甸河与澜沧江交汇处,海拔840米,而后沿澜沧江西岸北上,过景云桥,进入大理白族自治州的南涧县境内。然后,开始翻越云岭支脉无量山。无量山为南涧境内澜沧江水系和元江水系的分水岭,海拔高达3060米。群峰绵延,雄奇险峻,怪石林立、苍松竞秀。汽车沿山路盘旋而上,行到垭口,海拔2100米。然后顺南涧河下坡,到达南涧县城,海拔1360米。南涧坝子周围,几乎全为草地,多为扭黄茅、车桑子、余甘子、栒子、杭子稍等。

4日上午,学习“九大”文件。下午,南涧县革委会生产组介绍情况,到气象站抄录资料。拟分两路:一路考察南涧区、无量区和碧鸡区,我参加的一路考察沧浪区与新民区。

5日,离南涧,来到位于县境南部的沧浪区所在地-公郎镇,海拔1400米。当晚,区革委会介绍情况。

6日,东南行,来到1150米的板桥公社,先后实地调查弯子、汗田和狗街等生产队。各队均有紫胶园,皆位于澜沧江及其支流河谷,海拔1000-1200米,保种条件良好,寄主植物主要为钝叶黄檀和思茅黄檀;当日返回公郎镇。

7日,西南行,经2200米的新民,到1700米的神舟,与公社和生产队干部座谈,其后考察960米的神树公社及其胶园。该地紫胶生产经验比较丰富。而后,下到澜沧江谷底,海拔900米,并在江边队访问。该地有三条支流,皆为南北走向,紫胶生产条件优越,适生上限1300米,冬代胶被较厚,可达3厘米,寄主植物主要为钝叶黄檀和木豆,其他植物可见水晶树、蝦子花、山黄麻、攀枝花、菲岛桐、仙人掌等。

8日,召开学习毛主席著作讲用会;对照最高指示,检查自己的错误思想。再次引发争论,焦点是,从泸水去南涧,该不该绕道保山专区和临沧专区。支部书记认为,绕道保山,不符合勤俭节约原则,有游山玩水之嫌;大多数队员认为,绕道保山,沿途考察,增加感性认识,利于工作。辩论激烈,面红耳赤,虽然场面生动活泼,但是没有解决任何问题。第三场辩论仍是毫无结果。

9日,下雨,回到新民,进行小结,统计寄主植物资源数量,总结神树公社经验,主要有:能够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以阶级斗争为纲,大办胶园;公社干部重视,固定专人管理;做到了远近结合,用养结合等。10日,天天读,内容为“走上海机床厂的道路”,“创办新型的农业大学”以及关于解放军某部“三抓”、“四结合”的报道。10日,两路汇总,之后回到南涧镇。11日,对全县进行总结,并向县革委会汇报。此时传来消息,中科院工宣队郝副总指挥讲话:撤销综考会的方案已于元月份递交中央,但尚未批复。以后,综合考察由生产部门组织较好。此事,似在意料之中。不过,大家还是不由得为自己将来何去何从而担忧。

12日,离南涧,经弥渡,宿楚雄。13日,回到昆明。14日,我们带着采集的植物标本,到中科院昆明植物所,向学部委员吴征镒研究员请教,没用多长时间,吴先生就全部说出了植物种名,并将中文名和拉丁名写在纸上;其中有的标本,无花、无果,很难辨认。真使我们佩服之至,惊叹吴先生在植物分类学方面的深厚功底,精湛研究和超群记忆。15-16日,召开生活会和讲用会,检查“四好”、“五好”落实情况。大家认为,这段时间,学习毛著的自觉性不高,没有参加生产劳动;虽然坚持了天天读,天天听,开展了红哨兵活动,进行了一事一议,但效果不佳。

此间,有关部门告诉我们,为了落实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最高指示,昆明正在开展“围海造田”运动,地点在滇池岸边。这项运动始于1969年底,约有十万军民参加,至今已进行了四个多月。闻听后,队里毫不犹豫地决定,抽出一天时间,参加这场轰轰烈烈的人民战争。17日,全组来到滇池边,但见红旗招展,人山人海,你来我往,热火朝天,有的挖土,有的挑担,有的筑堤,有的排水,场面热闹非凡。我们的任务是用铁锹挖土和用箩筐挑土。平时很少干这种劳动,一天下来,有的肩膀红肿,有的腰酸背痛,有的手掌磨出了水泡,但大家心情十分愉快,因为自感既得到了锻炼,又为云南生产“战备粮”做出了些许贡献。尽管我们是考察研究自然资源的,但当时没有生态系统的观念,没有意识到这是破坏生态环境的行为。果然,所围之田,不仅产量低,农场亏本,而且还对昆明地区的生产和生活用水等,带来了负面影响,不得不退田种草种树,但滇池缩小的水面,再也无法得到恢复。可悲!可叹!在特定的政治环境下,搞科学的不按科学规律办事,屡见不鲜。当晚,学习空军某部董小海的文章《我是这样坚持天天读的》,认为必须坚持天天读,否则,就不可能真正为人民服务;必须狠抓活思想,坚持一个“斗”字,读毛著才有效。

4月18日,离昆明,游石林。由此再次引发是否游山玩水的争论,仍然是各抒己见,不欢而散。这是第三场辩论的继续。19日,进入贵州,开始进行下一阶段考察。

7月10日结束贵州考察,11日再次经昆明,住安宁温泉宾馆,开始进行大总结。休息二天,在周边近足旅游。曹溪寺位于螳螂川西岸,与宾馆隔河相望,距宾馆只有一公里之遥,是云南名刹,与“天下第一汤”温泉相映成趣。我们信步过桥,沿山南行,来到松柏掩映的曹溪寺。遗憾的是,只能外观,不能入内,因为当时将其视为“四旧”而被关闭。据说,寺中大雄宝殿内供奉的观音、文殊、普贤三圣像,为宋代木雕,国内少见。只能耳闻,不得一见,对于喜游名胜古迹的我,着实有点扫兴。而后,又南行一公里,环境清幽寂静,苍松翠柏,其间有一小小碧潭,潭水清澈见底,犹如珍珠的水泡,从潭底串串上升,冒出水面,故名珍珠泉。时有游人将硬币投入泉内,嬉笑玩耍,妙趣横生。

总结期间,综考会革委会副主任,参加过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老革命李友林,来到紫胶队,召集全体队员开会,谈去年紫胶队的问题及与省内关系问题。认为成绩是主要的,但问题也不少,如:领导班子不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领导成员各搞一套;紫胶土法加工成绩是主要的,但有骄傲自满情绪。通过半个多月的总结,分头写出了《西南三省紫胶考察报告》、《云南省紫胶资源考察报告》、《四川省紫胶考察报告》、《贵州兴义地区紫胶考察简要报告》、《紫胶生产技术问答》、《紫胶加工试验总结》等,并进行了反复讨论修改。与此同时,政治学习亦未放松,学习了《加强党委会的思想建设》等文章,各组与全队分别进行了《政治思想工作总结》,评出了“四好”班组与“五好”队员。并到昆明市区,参观了“抗震救灾展览”与“中草药展览”。此间,因前不久队领导乘火车分段买票问题,引发了第四次辩论。事因如下:领导小组组长乘火车,从贵阳赴成都检查工作,中途本无公事,却分段买票,在遵义和重庆下车。依据财务条例,应买直达车票,如因私事而分段买票,超出费用自理。所以,考察队的财务人员,不给报销其超出部分,而这位领导坚持要报,各执一词,激烈争论,得不到解决,只得暂时搁置一旁。据说,回京后,综考会财务科也认为超出费用应当自理。于是,这位领导,又多次写材料向院部财务处反映情况,要求报销。其实,超出费用不足10元,然而双方均认为是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非得弄个水落石出不可。在考察队史上,领导与队员在短短的时间内,进行四次毫无结果的激烈辩论,大概只有在史无前例的“文革”运动中,才会发生这种有趣无益的事情。

总结期间,天天在免费温泉沐浴,一日二次,从未间断,肌肤似较前滑腻。温泉宾馆周边,山峦叠加,森林遍野,沟谷纵横,幽静秀丽。每天清晨和傍晚,慢步于螳螂川河边,头顶绿树成荫,耳边水声澎湃,眼前岩石耸立,脑中思考问题。由温泉向南行,江边有一岩壁,岩巅苍松傲立,郁郁葱葱,岩壁古藤盘结,溶洞满目。我们有时边走边聊,你一言我一语,谈论工作,闲谈琐事,议论天下大事,讨论“文革”形势;在无闲书可读、无文体活动的当时,这是一大乐趣,既开阔思路,又益智健体。

26日,由温泉宾馆搬至昆明旅社,清仓二天。28日下午,乘火车离昆明。本应立即回京,参加运动,无奈我这个逍遥派对此不感兴趣,于是伙同李继由、崔仕英,在成都转车后,沿途先后在西安、临潼、华山、洛阳、郑州、石家庄下车游玩,直到8月6日才回到北京,结束了第五次入滇之行。

 

 



https://m.sciencenet.cn/blog-39664-819630.html

上一篇:滇情难却(4)
下一篇:滇情难却(6)

7 黄永义 徐晓 袁君云 董文娜 孔梅 朱朝东 zhangcz07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0-4 14: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