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糊塗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kin 美丽的贝加尔湖

博文

弱女子PK强势博导

已有 4170 次阅读 2012-2-19 09:12 |个人分类:博客新闻|系统分类:博客资讯|关键词:学者| 博导, 女子

刚才在微博上看到了五柳村陶世龙先生转发的一条微博:

wuliucun//@南子blog: 谢谢您的关注。您如果有时间再看看随后的文章,就会确信我所言无假。我本身就很弱势,我不敢犯上作乱的。 //@Berlinbear:如果南子所说属实,那这博导也太胆大了,伪造公章和签名这就很严重了!

@南子blog 谢谢! ——看到南子的博文《面对强势的博导,我这个弱势女人该怎么办?》有感而发的评论。http://t.cn/zOLXIIs转发(6) | 评论(2)2月18日22:02 来自新浪博客

 

随后我点开了这个@南子blog的微博看个究竟,并发了一条微博:俺给你在博客上转发一下!


南子blog (设置备注)

聊天

http://weibo.com/woshinanzi

 其他

博客:http://blog.sina.com.cn/hjdlznl

弱女PK博导,无异以卵击石;官司六年未了,我心依然淡定。



pukin俺给你在博客上转发一下!

@南子blog昨晚发表了博文 《面对强势的博导,我这个弱势女人该怎么办?》——我与博导前夫的离婚案冤情陈诉之一。期待能有各界老师与朋友,给我指出一条通往光明的路,帮我开辟一条通往回家的路。我真的等不起、伤不起了。拜谢大家了!!! http://t.cn/zOLXIIs 转发(1) | 评论(1)今天07:59 来自新浪微博

 

面对强势的博导,我这个弱势女人该怎么办?

——我与博导前夫的离婚案冤情陈诉之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e3dcaac0100xvcb.html)


 

我这个弱势女人实名朱晓颖,现在中国石油天然气管道局机关工作。那个强势的博导,是我的前夫李景元,现为河北工业大学廊坊分校副校长。


因为弱势所以我很无望,尚不知是否会带着官司走向坟墓。我和李景元的离婚及财产分割案持续了6年仍无法了结,没有哪次一审是不延期的:第一次一审从20078月直到20102月,整整30个月我才盼来一纸判决;然后是上诉,发还重审后再一审又用了17个月。如今进入第6个年头了,案件还在上诉中,不知此案完全了结要等到何年何月!对于50多岁的我来说,还有几个6年可熬?!


因为弱势所以我很窝囊,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婚前的房子被李景元暴力占有着却无力夺回。李景元霸占着我的房子却让它空置着,因为他有的是房子:他不仅和再婚的年轻妻子住着别墅,连他儿子也住着另一栋别墅,他还有129平米的教师公寓、还有“158平米”的住宅……由于李景元再三拒绝法院让我“住回去”的调解,我只得四处飘零,住办公室、住集体宿舍、住出租房,五年里挪腾了六个小窝。


因为弱势所以我很无能,明知“盗贼”猖獗却无法将他绳之以法。我父亲收藏了一辈子及我自己积攒了大半辈子的上万册藏书,还有所有值点钱的家具、家电,都在李景元占有我的家之后“被盗”(李景元说的)了。这个“小偷”贼胆包天,据说是在光天化日里请搬家公司从我的那个家里把东西从五楼搬下来装车搬走的,并且“小偷”还从容不迫地连五台空调的室外机都摘下搬走了,但派出所却至今没破案。


因为弱势所以我很困惑,有权有势的博导肆无忌惮的制造伪证就没人去管吗?李景元不断地用假公章、假签名、假证人来制造“证据”,例如,用伪造的河北工大的公章,伪造的廊坊市政府的公章,伪造的廊坊前市长吴显国的签名,伪造的中国经济技术交流中心的公章,伪造的廊坊刑警的签名,伪造的许多证人的签名、伪造的发票等等。虽然他的制造伪证的行为(日后我会慢慢陈诉)可以用肆无忌惮、令人作呕来形容,但至今没有一个单位和部门查处他。


因为弱势所以我很无奈,李景元有的是亲属和下属出庭为其做伪证,但无人敢出庭为我作证。有的关键证人曾自告奋勇要为我出庭作证,但神通广大的李景元在证人出庭前给证人打了短短一通电话,证人就吓得再也不敢吱声了。我的律师去请证人,他无奈地说:“李景元白道黑道都有人,我为了身家性命,只能对不起朱晓颖了。”日后,吓得不轻的他还更换了手机号、搬家到了一个隐匿的地方,虽然他们给我留下了新的手机号,但我如何忍心让他们为我担惊受怕。


因为弱势所以我很受伤,连应该受法律保障的起码权利都没有。我在廊坊无任何隐私可言,我在廊坊所有银行的每一个账户、每一次存取款,我在廊坊的每一笔商业保险、甚至只有100多元的附加险,李景元都能在我提出离婚后动用他的关系给我查得一清二楚。连我婚前持有的股票账户及密码,李景元都能查到,并得意洋洋的一一提供给法院。

因为弱势所以我很无辜,和李景元的官司打着打着,突然就成了“网络黑社会”分子了。原来是李景元以自任会长的“廊坊市应用经济学会”下属分会的名义,用大红公章出具材料,把我指认为“网络黑社会”分子。贵为副校长的他,一次次地用特快专递,给相隔只有 1公里的法院领导和法官们邮寄这些材料指控我,并写明公安网侦部门已经对我进行立案侦查。但当我主动去公安网侦“投案自首”后,警察们却一头雾水、哭笑不得。幸好胆小的我去“自首”了,否则我如何能放下这忐忑不安的心,如何能洗刷这莫须有的罪名!


我的弱势,多得说不完、道不尽。


如此弱势的我,这六年没有因为身心俱疲而倒下,是因为我幸而有一个温暖的集体,领导和同事们对我在生活上及精神上都给予了很大的支持与帮助。管道局办公室、工会、法律事务部门,直至局主要领导,都曾找过相关法院及部门,希望能公正判决、早日结案。但是,面对强势的李景元,就连管道局的帮助,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与我的弱势形成强烈反差的,自然是李景元的强势:他不仅是河北工业大学廊坊分校副校长,更是一个神通广大的教授、“博导”,最擅长的是培养在职硕士与博士,桃李遍布京津冀鲁豫。近20年来他培养的这些弟子中,能人与强人数不胜数,既有大学校长、大学教授,又有国有企业的局级领导,还有民企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及总经理,更有多个地方的市委书记、县委书记、法院院长、宣传部长、银行行长等。他早在几年前就亲口对记者说:“我先后指导帮助(石油)管道行业300多名高层次经济管理人才取得相应的学历学位,其中有20余名担任局级领导职务,担任处级领导和晋升为高级职称的专业技术干部有100多名。”弟子“三千”,由此可见一斑。在我与李景元进行的长达6年的离婚及财产分割案诉讼中,他背后的一些“弟子”已经或明或暗地出手,所以我与李景元进行的注定是实力悬殊、以卵击石的PK

 

每逢过年,加倍想家。但问世间有几人,凄惨如我连着6年有家难回!?今年春节前,白发苍苍的老母亲从老家苏州过来执意要陪我去上访,因为她等待得太久了。这越发让我伤心不已:女儿无能,让老母亲无法安生。


实际上,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我曾在微博上写过:“老妈来我这里要陪我去上访,但我于心不忍,因此,我每天挂着笑脸,告诉老妈我很好、我很坚强、我很能干;告诉老妈结果不会像她想像的那样糟糕,法律不会像她体会的那样无用,法官不会像她感知的那样只认权不认法。说着说着,想流泪。


这个年勉强过去了。无比弱势的我,在走投无路之际,选择在网络上陈诉我与博导前夫的离婚案冤情。期待能有各界老师与朋友,给我指出一条通往光明的路,帮我开辟一条通往回家的路。我真的等不起、伤不起了。


拜谢大家了!!!




https://m.sciencenet.cn/blog-40615-538995.html

上一篇:建议“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更名
下一篇:蒋叔看过来,米国每年杀几百万条宠物

3 刘全慧 曹聪 朱志敏

该博文允许实名用户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28 14: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