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分子医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孙学军 对氢气生物学效应感兴趣者。可合作研究:sunxjk@hotmail.com 微信 hydrogen_thinker

博文

氢气在眼科疾病领域的研究【小综述】

已有 486 次阅读 2024-4-20 03:53 |个人分类:氢气生物学|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氢气在眼科疾病领域的研究短评

对现有文献进行了全面调查,以研究氢气吸入疗法、炎症和眼部疾病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氢气吸入疗法可能是一种有前景的方法,不仅可以缓解炎症,还有助于治疗相关的眼病。

梁等人研究了氢气吸入对小鼠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的影响[1]。氢气作为一种抗氧化剂,被发现可以减少脉络膜新生血管渗漏,这是该疾病的关键特征。该治疗还抑制了炎症和血管内皮生长因子的表达,有可能抑制疾病的进展[1]。

李等人提出,氢气是一种无毒气体,可以减轻氧化损伤和炎症,对细胞提供保护作用[2]。它可以以多种形式给药,并在治疗多种眼病方面显示出潜力,包括白内障和糖尿病视网膜病变。尽管它具有潜力,但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优化其使用。

大冢等人使用大鼠模型研究了氢气吸入对视网膜缺血再灌注损伤的影响[3]。他们的结果显示,氢气减少了由损伤引起的炎症、结构变化和胶质细胞增加,这表明了其潜在的治疗效益[3]。

阿尔塔莫诺夫等人指出,分子氢作为大气中的微量组分,具有多样的生物效应,如抗炎和抗氧化作用[4]。目前已有超过2000篇关于氢医学的文章发表,表明其在再生医学中的潜力。他们的综述旨在系统化氢对各种细胞(包括干细胞)的影响的性质、特征和机制[4]。

约翰森等人研究了具有抗氧化特性的氢气的各种治疗用途[5]。超过2000篇出版物和众多临床试验反映了其作为新药物质的潜力。在主要疾病领域发现了积极的结果。尽管由于爆炸危险和低溶解度在给药方面存在挑战,但正在探索创新解决方案。问题仍然存在:氢气是否会成为未来的药物物质,如果是,它将具有什么形式和适应症?[5]。

成等人指出,氢气作为最小的双原子分子,在各种疾病的预防和治疗中显示出效果[6]。其机制,特别是作为选择性自由基清除剂的作用,仍然不清楚。氢气的保护作用可能是由于其通过激活Keap1-Nrf2抗氧化系统调节线粒体稳态的能力。他们的综述关注了氢气作为不同疾病模型中针对线粒体的营养素的机制,旨在为其医学应用提供理论支持[6]。

切卡等人指出,与眼病经常相关联的氧化应激是由于活性氧物种(ROS)产生和抗氧化防御之间的失衡引起的[7]。氢气作为一种强效抗氧化剂,可以穿过血脑和血眼屏障,有效中和ROS。它的抗炎、抗凋亡、细胞保护和促进线粒体生成的特性,加上其无毒性,使其成为理想的治疗用途。研究表明,氢气治疗可以抑制氧化应激,有可能预防或改善眼病并减缓严重退行性疾病的进展[7]。

张等人研究了青光眼,一种视神经病变,与眼内压和衰老有关[8]。一种理论认为线粒体功能障碍在其机制中起作用,导致过度的活性氧物种产生氧化应激。其他特征包括线粒体DNA损伤、质量控制缺陷和ATP减少。他们的综述探讨了这些机制和潜在的治疗方法,如药物治疗、基因治疗和红光疗法[8]。

珀文等人得出结论,分子氢或氢气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气体,对一系列疾病具有潜在的治疗效果,包括COVID-19肺炎[9]。它可以通过吸入、饮用水或盐水注射给药。氢气作为抗氧化剂,可以调节免疫系统,减少炎症和细胞死亡。尽管它在治疗学中有着光明的未来,但氢气的基本过程尚未完全理解。他们的综述关注了其抗氧化、抗凋亡和抗炎作用[9]。

这项研究表明,氢气作为一种抗氧化剂,可以减少脉络膜新生血管化中的渗漏,这是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的关键特征。氢气还可以减轻氧化损伤和炎症,对细胞提供保护作用。它在治疗多种眼病方面显示出潜力,包括白内障和糖尿病视网膜病变。尽管它具有潜力,但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优化其使用。氢气还发现可以减少由视网膜缺血再灌注损伤引起的炎症、结构变化和胶质细胞增加。尽管由于爆炸危险和低溶解度在给药方面存在挑战,但正在探索创新解决方案。氢气的保护作用可能是由于其通过激活Keap1-Nrf2抗氧化系统调节线粒体稳态的能力。研究表明,氢气治疗可以抑制氧化应激,有可能预防或改善眼病并减缓严重退行性疾病的进展。青光眼,一种视神经病变,与眼内压和衰老有关。一种理论认为,线粒体功能障碍在其机制中起作用,导致过量活性氧引起的氧化应激。其他特征包括线粒体DNA损伤、质量控制缺陷和ATP减少。探索了药物、基因疗法和红光疗法等潜在治疗方法。

Takefuji Y. Hydrogen inhalation therapy for inflammation and eye diseases: a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Eye (Lond). 2024 Apr 18.

References

Liang IC, Ko WC, Hsu YJ, Lin YR, Chang YH, Zong XH, et al. The anti-inflammatory effect of hydrogen gas inhalation and its influence on laser-induced choroidal neovascularization in a mouse model of neovascular age-related macular degeneration. Int J Mol Sci. 2021;22:12049.

Li SY, Xue RY, Wu H, Pu N, Wei D, Zhao N, et al. Novel role of molecular hydrogen: the end of ophthalmic diseases? Pharmaceuticals. 2023;16:1567.

Otsuka M, Arai K, Yoshida T, Hayashi A. Correction: Inhibition of retinal ischemia-reperfusion injury in rats by inhalation of low-concentration hydrogen gas. Graefes Arch Clin Exp Ophthalmol. 2023.

Artamonov MY, Martusevich AK, Pyatakovich FA, Minenko IA, Dlin SV, LeBaron TW. Molecular hydrogen: from molecular effects to stem cells management and tissue regener''ation. Antioxidants. 2023;12:636.

Johnsen HM, Hiorth M, Klaveness J. Molecular hydrogen therapy-a review on clinical studies and outcomes. Molecules. 2023;28:7785.

Cheng D, Long J, Zhao L, Liu J. Hydrogen: a rising star in gas medicine as a mitochondria-targeting nutrient via activating keap1-Nrf2 antioxidant system. Antioxidants. 2023;12:2062.

Cejka C, Kubinova S, Cejkova J. The preventive and therapeutic effects of molecular hydrogen in ocular diseases and injuries where oxidative stress is involved. Free Radic Res. 2019;53:237–47.

Zhang ZQ, Xie Z, Chen SY, Zhang X. Mitochondrial dysfunction in glaucomatous degeneration. Int J Ophthalmol. 2023;16:811–23. .

Perveen I, Bukhari B, Najeeb M, Nazir S, Faridi TA, Farooq M, et al. Hydrogen therapy and its future prospects for ameliorating COVID-19: clinical applications, efficacy, and modality. Biomedicines. 2023;11:1892.

Authors and Affiliations

Faculty of Data Science, Musashino University, 3-3-3 Ariake Koto-ku, Tokyo, 135-8181, Japan

Yoshiyasu Takefuji



https://m.sciencenet.cn/blog-41174-1430467.html

上一篇:许多科学家声明:爬行动物、昆虫和软体动物的意识也存在“现实的可能性”
下一篇:氢氩吸入对猪心脏停跳复苏脑损伤的保护作用研究【意大利】

2 郑永军 宁利中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19 17: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