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分子医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孙学军 对氢气生物学效应感兴趣者。可合作研究:sunxjk@hotmail.com 微信 hydrogen_thinker

博文

埃博拉实验治疗符合伦理学原则

已有 3817 次阅读 2014-8-14 06:53 |个人分类:自然科学|系统分类:海外观察|关键词:学者

死马当活马医  比喻明知事情已经无可救药,仍然抱万一希望,积极挽救。现在埃博拉疫情让WHO采用的伦理学原则就是应了这个,想起了真为我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而叫绝。

埃博拉病毒感染之所以死亡率非常高,关键问题是患者自身免疫系统,当遭遇到这种从未遇到过的病毒后,患者体内免疫系统发生强烈反应,使患者迅速发生脓毒症,治疗埃博拉病毒感染的关键是如何治疗脓毒症,只要能维持患者生命,一段时间后,依靠自身免疫系统就可以逐渐将病毒清除,病情逐渐缓解直到痊愈。


812日,WHO如期组织召开了伦理小组会议。这次会议创造了历史,因为会议认为使用未经验证的药物和疫苗治疗埃博拉出血热符合伦理学标准。这其实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并没有足够的任何这样的药物和疫苗能马上可用于目前数千名患者。会议声明也提出这个问题,就是如何给患者分配这些稀有治疗资源。

既然实验治疗手段无法满足所有患者需要,有一些科学家和健康官员提出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可否试用一些治疗其他疾病的现成药物尝试治疗埃博拉感染。许多科学家已经提出了具体建议,例如有学者提出试用他汀类药物,他汀类药物是一种广泛使用的廉价药物,关于这一议题的周末专栏讨论已掀起了轩然大波,得克萨斯大学尔维斯敦医学分校埃博拉研究学者ThomasGeisbert写的文章已分发给80名国际相关学者,并投稿给了《纽约时报》。Geisbert理解有许多人反对这个想法,因为毕竟没有足够证据证明这个药物真的有用。

法国退休药物公司主管DavidFedson和布朗大学StevenOpal教授共同起草了一篇文章,说有足够理由相信他汀药物和其他一些药物,如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抑制剂和血管紧张素受体阻滞剂都有可能具有挽救患者生命的作用,Fedson说至少30名科学家,包括一些非常著名的科学家,都同意在该论文上签字。根据Fedson的观点,埃博拉的关键问题并不是病毒本身,而是患者免疫反应出了问题,这种情况被称为脓毒症,更常出现在细菌感染患者。他汀和另外一些药物被证明其他能抑制免疫反应,2012年的一项针对脓毒症患者的研究显示,阿伐他汀能使严重脓毒症发生率减少83%Fedson说已经给WHO助理总干事Marie-PauleKieny写信提出了这个思路。专栏文章是另外一种引起国际同行关注的方法。

但是Geisbert认为这是一个可怕的想法。科学家应该首先要确定给非洲患者使用的药物至少能用猴子证明有效,FedsonOpal提出的药物不符合这一条件,他说自己完全理解大家的好意,都希望给患者作点事情。但是我们知道,许多在老鼠身上有效的药物,在人类甚至在猴子身上都没有效果。我们不能随便抓个东西就尝试,即便是那些被FDA批准的药物。

Geisbert警告说,改变免疫系统的化学药物能使埃博拉感染更严重。德国马尔堡大学埃博拉研究学家StephanBecker说,如果今天用于非洲埃博拉病毒感染的药物被证明无效,将说明埃博拉相关药物的研究全面失败。

Fedson说许多研究丝状病毒的科学家同意通过免疫反应治疗的思路,他们能想到的办法就是直接抑制病毒。Fedson近年一直游说用他汀和免疫调节剂作为流行性感冒的潜在治疗方法。

其他一些科学家也对现有药物比较有兴趣。多伦多大学EleanorFish希望说服WHO使用一种合成干扰素a Infergen。这使她研究的药物,已经被广泛用于丙型肝炎等病毒感染的治疗,乌克兰Pharmunion BSV Development公司生产该药物,愿意免费给非洲提供6万支药物。Fish长期从事干扰素a的抗病毒特性研究,2003年,她曾经使用干扰素a治疗SARS,证明干扰素a治疗有效,研究论文发表在JAMA上。在给WHO的邮件中,Fish引用两篇加拿大公共卫生局的论文,证明干扰素a能提高感染埃博拉病毒猴子的生存率。

但在这些研究中,干扰素a和单抗联合使用。Geisbert说也许抗体是有效的原因,过去他们有研究曾经证明干扰素a本身对埃博拉病毒无效。Fish也同意没有证据表明单纯干扰素a能提高感染埃博拉猴子的存活率。

芝加哥CourPharma公司首席科学官DanielGettsWHO写信建议使用他们公司的免疫调节纳米颗粒,这种材料通过结合单核细胞减少后者对组织的损伤。WHO否定了这一建议,因为该药物缺乏灵长类动物实验结果。也有学者提出使用两种雌激素受体调节剂,这是FDA批准用于乳腺癌的治疗药物,2013年用细胞和小鼠模型证明能抑制埃博拉病毒感染。事实上,WHO是否有时间和条件鉴别这些思路还不清楚。8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WHO总干事陈冯富珍说WHO目前人力非常紧张。

埃博拉病毒危机目前仍在继续。根据WHO的最新数据,感染人数为1848,死亡人数为1013。由于一些患者拒绝寻求医疗救助,真实的数据肯定会更高。

伦理学问题由于具有实用主义特点,为了人类自身,有时候违背基本科学原则并不奇怪,其实医学本身的基础就是人道主义,人道主义就不是科学为基础的依据。




https://m.sciencenet.cn/blog-41174-819358.html

上一篇:小保方指导老师为何自杀?
下一篇:氢气能不能用于埃博拉?

1 zhangli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2-4 02: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