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国
毕业回想
2021-6-29 16:19
阅读:1688

今天上午写了一上午的博客,写顺手了,索性将心中所感都写一写,顺便也回补一下今年亏欠的工作量。今年写博客确实太少了。今天猛然想起今年毕业的一位女同学(这里要强调一下性别,这样能激起你往下读的兴趣)送给我的一个U盘还放在我的办公桌抽屉里。赶紧麻溜的插在电脑上,满心欢喜打开一看。哦豁,里面放的不是我想的东西。都是我指导她毕业论文的所有材料,甚至包括我修改的论文过程稿。心想,这是要在毕业之前把老师教的东西都还给老师么?我仔细浏览文件夹中的每一份文件,这里面的给每一个字,每一幅图,每一个修改的痕迹迅速的将我拉回那个紧张而又忙碌的毕业论文指导季。每个细节,每次谈话,每次修改,都让我明白她送给我的这个U盘是想告诉我,她对于在学校期间跟老师学习与进步的点点滴滴都很感激,也都铭记于心(这只是我的自我猜测而已,不代表学生真实想法)。前面都是玩笑话了,其实毕业了给自己留点念想、搞点仪式感,让自己多点回忆,多点感恩,少些抱怨也许更适合毕业当下的氛围。

回想自己,我已经是个毕业七回的人了。毕业次数多了有好处——同学很多,也有不好的地方——容易麻木。就像结婚一样,头婚新鲜,二婚就要凑活了。有些毕业情景在我的记忆当中还有些记忆。不知道怎么回事,幼儿园毕业时的情景我还能记得一些片段,但小学毕业和初中毕业我却没有留下什么太多的记忆。记得幼儿园毕业的时候,班主任朱老师(不一定对,名字已经完全不记得了)给每个人发奖状,发到我的时候告诉我,请把你们同村的葛学平小朋友奖状给带回去。啊呀,那时候我才知道我们班还有一个女同学跟我一个生产队。呜呼哀哉,毕业了才知道。我不知道是不是着了魔咒,从此以后我就没得过奖状。在那个年代,奖状可是光耀门楣、体现价值的重要物证。就好比现在名贵汽车与手表一样。别人家的家长见面之后都夸,我家孩子得了一面墙的奖状。我妈尴尬地没法接话,只能硬着头皮说:“我家孩子都很懂事”。这也怪不得亲娘如此尴尬,都是孩儿的错。但是说来也奇怪,我要是班级第四名,老师就奖励前三名;我要是第六名,老师就发到第五名。老天开玩笑如此,哎,我都觉得老天爷这么干累不累。一直到高中,我就没有一张正儿八经的奖状,属于我的那面墙永远是那么洁白无瑕。这一片段的记忆深刻,估计也是受伤之深所致。

让我记忆最深刻的毕业还是大学的毕业。记得2008年的夏天,我们一个班的同学,男男女女拿着最后一学期的奖学金,直接搞了个社会主义式的大聚会。大家都心甘情愿的将奖学金拿出来,狠狠的吃了一顿毕业餐,一顿不解恨,又吃了第二顿。那天晚上大家围坐在操场的草坪上,相互诉说着四年的点点滴滴,憧憬着未来的美好相遇。恋人们哭的稀里哗啦,犹如生离死别。师生之间鲜花与酒就是成了最好的良药。想起当时,每天都活在镜头下,每天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拍照,找任何只要自己认识的人拍照,在校园里的每一个角落里停留,尽量让自己的记忆更深刻一点。我记得我当时,毕业聚餐的时候我已经喝的快不省人事,从饭店里出来,只顾一个人坐在那狠狠的抽烟。其实我不会抽烟,但是手却早已经不听使唤了,一根接着一根。离别的最后一天,我的嗓子已经不能说话(烟熏所致),连一句道别的话都说不出来。我只能帮每个人收拾行李,打包行李,把他们送上离别的汽车,和每一位同学拥抱,不管男女。我们一个宿舍的兄弟之后又在校外租了个房子,大家吃睡都在一起又坚持了一个月左右,才在无可奈何间各奔东西,离别时相约下个十年再来。

我的行李是爸妈租了小货车到学校拉回去的。我爸是个大光头,倒不是他想整日光着个脑袋,而是年轻时头发早早的就毕了业,不对,应该是肄业。来时电话里问我,“我是把后脑勺那点头发留着的形象好,还是光头的形象好?”我想了想,不由分说的回答:“当然是光头更帅气,再戴个墨镜就更好了。”现在回头想想,应该是我在大学时喜欢的麦蒂(NBA球星),他喜欢光头加墨镜的缘故吧。第二天,出现我宿舍门前的果然就是一个光头墨镜的一米八大个帅哥。把我们宿舍里的兄弟吓了一跳,还以为黑社会走错了门。我爸的这一形象算是出名了,我们班每个人基本上都知道我爸是个类似欧洲黑手党的人物。当然,我也很开心,面子是挣足了。

硕士和博士毕业那会儿就没有那么多的故事了。每天收拾一点自己的东西,该卖的卖,该扔的扔。最后请物流师傅一把寄到家就完事了。其实那时候的毕业还主要是跟自己导师的分别。记得在重庆离别时请同门和老师吃了顿饭,这就谢师宴。一般研究生学习都是这样,入门的时候导师请你吃顿饭这叫入门宴,吃完这顿饭你就正式进入课题组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毕业的时候你请导师和同门吃顿饭,以感谢不杀之恩。饭后你们就是同事和朋友关系了,当然师生的辈分是不能乱的。硕士研究生谢师宴的时候给导师送了一束花,导师是女老师,很感性,看到我手拿一束花在电梯口出现的一刹那,特别的激动地感觉,有点说不出话来。毕业之后我们还经常联系,她也嘱咐我多回重庆走走看看。前段时间导师还来单独来徐州一趟看我,让我分外激动,师生之情不过如此。博士的毕业就更简单了,硕士还是一个班毕业,体量在几十个人,而博士毕业就几个人。到现在我拿起我们博士班级毕业照,看到后排一个个挂在空中的脑袋,还是不禁的想笑出来。记得我博士谢师宴那天比较突然,因为单位催着要去入职,所以我们几个当年毕业的师兄弟姐妹一商量就在鼓楼的一个高档饭店请同门大吃一顿吧。电话里导师还忐忑的提醒我那里可是很高级的饭店。我明白的他的意思,他是怕我们钱不够。我就轻轻的回了一句:“放心,凑齐了。”导师也很爽快,就说了一个字:“好!”那天晚上,我是真喝多了,当场就吐了一地,哎,都没来得及跟导师吐露心声就结束了。所以,喝酒误事一点不假。

现在,我也成了被谢师宴的对象。看到学生毕业,工作汇报成绩心里由衷的高兴,也深刻的体会到了当年我的老师心里的那个滋味,心里的那个美,我也想继续美下去!

最后祝学生们前程似锦,万事如意!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李建国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m.sciencenet.cn/blog-419327-1293332.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2
推荐人: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1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