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国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jianguo531 聊聊感触、搞点学术、发发牢骚

博文

母亲的宽容 精选

已有 4340 次阅读 2022-6-11 11:02 |个人分类:往事回顾|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我的母亲个头不高,姥姥告诉我,你妈出生的时候放在毛窝(苏北农村用芦苇毛编织带木屐的鞋子)里正正好好。跟农村普通的农家妇女一样,性子急,任劳任怨,容易满足。每个母亲都有一个少女梦,我的母亲年轻时也喜欢抹雪花膏,穿花裙子。母亲的底子还是不错的,年轻时也是一枝花。我记得我读高三那会,母亲去学校看我,被班级的同学误认为是我的姐姐。从那会儿起,母亲爱美之心大增,自信心也上来了。姐姐这个梗也成为她时不时拿出来炫耀的资本。有个美丽漂亮的母亲,我心里当然也是美滋滋的。都说女子本柔弱,为母则刚。母亲对我的关爱与包容是我心底宝贵的财富。我们家有两个孩子,她对我的这个老大却投入了更多的心血。其实倒不是母亲偏爱,这要从一件我幼儿园时发生的事情说起。我是六岁上的幼儿园,幼儿园大家彼此玩的很疯,记不得哪一次在操场上溜达,被班里的小朋友迎面撞了一下,从此我的眼睛就受了伤,视力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母亲从那时起,就特别关注我这个受伤的孩子,很少对我发火,对我的学习也特别的关注,一直到现在。她可能确实担心我这样身体又弱,还受过伤的孩子在农村这个拼体力的环境里活不下去。

母亲是个参加过高考的知识女性,在那个时代的农村是极少的,在当时也算是标准的知识女青年。在我的父辈里,女人不识字很正常,即便识字也大都只有小学,初中的学历(他们叫初小)。因此,母亲年轻那会在村里可以说是意气风发,很多邻居农家人打农药,施化肥都不知道用量,一般都会找母亲读一下,母亲都会热情的帮忙。对于我们兄俩的学习她也是非常上心,从一年级开始,母亲就开始晚上教我们写字和数学计算。农村的活比较多,还要挣点零花钱供我们营养。在我记忆中,我们一放假,她常常是一边织网(织网卖钱)一边指导我们写字和数学,而且不厌其烦,一遍一遍的过,直到记住为止。我记得,在我三年级的时候,母亲觉得我会写的字已经够多了,就鼓励我给在上海打工的父亲写信,我还真的就磕磕绊绊的给父亲写过两封信。第一封收到了。第二封由于写错了邮政编码的位置,被退了回来。

虽然母亲对我们弟俩的学习很关心。但是从来不强迫我们做作业,即便这是老师布置的,对我尤其如此。小学的时候,我特别喜欢捕鱼捉蟹,捉鸟放火,调皮捣蛋的事情我是一样没少干,特别是在寒暑假期。基本上一到家,就会把暑假作业本跟寒假作业本一扔,就跑出去玩了,一玩起来那就停不下来了,什么作业习题的,统统的抛在了脑后。母亲看着着急,都会提醒,但往往都不了了之。

到了初中,我的学习遇到了比较大的问题。学习成绩很一般,每次摸底我也就在班级10名左右,在全校的排名那就到了150名开外,属于毕业即回家那一类学生。到初二初三的时候更离谱,住校生都要求周日下午去学校,我这个住校生愣是不想去,都是母亲周一一早上五点钟起来给我收拾完学习和生活用品,待我吃完早饭母亲骑着二八大杠带我去学校,怕班主任批评我,她一般还会找到老师办公室,给老师解释一番,这让我很感动。其实,我不去上学时有原因的。那时候的农村初中校园霸凌是比较严重的,看到身边当年那么乖巧可爱的小学同学,到了初中以后就变得那么暴力,让我心生恐惧,甚至不敢多说话,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怎么会变成这么糟糕。当然,我也校园霸凌的受害者,因为住宿床位、食堂吃饭、洗漱用品丢失、打水插队等等,被校园里的小混混欺负。这让我对学习、对老师、对校园对未来充满了怀疑和恐惧,我只有在家里看着电视、守着父亲母亲才会觉得安全。但是这些直到我上了大学我才自我释怀,那时候的胆子太小了,怕惹事,不敢向父母和老师倾诉。当然直到今天我也没有向我的父母和老师讲述,告诉他们我的遭遇。幸运的是,母亲的包容让我释怀了这一切,帮助我捱过了痛苦的初中三年生活。虽然母亲直到今天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初中那时候不爱上学,估计她还以为我是简单的厌学而已。如果不是母亲的包容,我可能真的就失去了学习的热情和动力,更不可能工作后还能成为校园里的一份子。这也让已经是为人父母的我知道了爱与包容的力量有多么伟大。

祝愿母亲生日快乐,健康长寿!




https://m.sciencenet.cn/blog-419327-1342509.html

上一篇:小凉床
下一篇:审稿:这个杀手不太冷

18 郑永军 王飞 王启云 李智选 郑强 谢钢 郭战胜 黄永义 夏炎 周忠浩 曹俊兴 冯兆东 吕泰省 武夷山 孙颉 程少堂 姚远程 许培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9-30 20: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