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秀齐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errylu1960 科普创作与出版为主线,兼谈时事、生活,愿与有识之士广泛交流

博文

优雅的免疫系统:我们可能对它有很多误解(二)

已有 1358 次阅读 2023-3-2 18:53 |个人分类:科普文章|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这周破例再更新一篇博文,未完的话题需要趁热说完。也许还会有续。

昨天回京的高铁上写完了上篇书评续的初稿。很长时间以来,曾习惯于晚上10点以后安静下来坐下写博文,不知从何时开始,喜欢一边看电视或者听别人聊天,一边用手机写博文,现在在高铁上也可以排除干扰干点正事了,可见人的行为习惯有很大的可塑性,免疫系统也是一样。

过敏,太干净了惹的货?

高铁上,临近傍晚,肚子突然有点饿,翻翻随身的小包,翻出一块巧克力,急忙剥开,结果不小心掉在了地上,只好很不情愿捡起来扔到了垃圾袋。特别是城市里的大人,从小教育孩子讲卫生,掉在地上或桌子上的东西就不要吃了,因为粘了很多细菌,会导致得病……不知多少食品就此被浪费。

我们真的需要这样小心翼翼应对我们所处的环境吗?免疫系统的锻炼应该从小开始。

当我们出现皮肤出现各种各样的皮疹时,总有人会说你的免疫系统很弱,应该加强一下,多补充点维生素C等等,看来“他们陷入了互联网的迷宫,那些自称专家的人告诉人们应该增强免疫系统。当别人告诉你,你的免疫系统很弱时,他们错了,任何想增强你的免疫系统的人都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更确切地说,表达方式有问题,免疫系统不能用强弱来作为评判标准,说免疫系统调节自身保持平衡的能力强弱可能更靠谱一些。

对!是免疫调节力的高低。而这种能力是在人类长期进化适应环境免疫系统不断得到锻炼的基础上改善的。

然而,过度的消毒,过度的躲避,卫生条件的改善带来了明显的负面影响,接触的病菌少了,人类天生为对付外来细菌等而生的免疫系统,获得锻炼的机会也就少了,反而带来了不利的影响。

“我们的免疫系统需要工作,在数百万年的演化过程中,我们的免疫系统一直在遭受危机。但现在,他们无事可做了。”。

据相关资料,20世纪80年代以来,气喘和过敏性体质的发病率有明显上升的趋势,在西方国家或大多现代化国家表现的尤其明显,科学家试图以基因改变或诊断工具的进步来获得完美解释,但却不尽人意,于是一些学者开始研究人的生活环境和过敏性疾病之间的关系,从而发展成了“卫生假说”。虽然这个学说并未被业界完全认同,但越来越多的证据却支持了这个假说。

说白了,免疫系统闲的没事,就会没事找事,什么花粉啦,尘螨啦,都成了外来之不友好者,“它以一种反作用、刺激性,甚至是危险的方式,最终发展成我们所说的过敏、慢性免疫系统攻击——炎症”。

《优雅的守卫者》书中提到“美国疾控中心的数据显示:1997-1999年间到2009到—2011年间,美国对食物过敏的儿童比例上升了50%。类似,在此期间,皮肤过敏的比例增加了69%。”

历史上,花粉热(花粉过敏引起)一度被称为“富贵病”,仅发生上层社会或者受过教育的人群。“更多的财富,意味着更多的过敏风险”,这听起来是不是有点滑稽?

三年疫情,大家都戴口罩,流行性感冒,包括甲流,发病率的确大幅下降,同时人们也许失去了通过轻微感染获得一次自然免疫的机会,放开后甲流发病率有所上升,是不是有还“免疫债”的原因在里面?当然,这只是一种说法,在此不多议论。

基因决定了的免疫系统多样化,你会是那个幸运儿吗?

《优雅的守卫者》用很多篇幅介绍了人类两套免疫系统,先天免疫系统和适应性免疫系统,我在以前的博文中也多次提到过它们。实际上,两套免疫系统并非独立作战,而是相互配合,协同作战,先天免疫系统发现坏人,但力量不够,打不死,需要给适应性免疫系统发信号,让其集结重兵,发动特异性攻击。

个体差异明显,人类不同的基因组合决定了不同的免疫系统,特别是先天免疫系统。决定了你是不是那个能逃过病毒攻击的幸运儿。

书中提到的一个人名:鲍勃,他是最年长的HIV无症状感染者,那个基因眷顾的幸运儿。科学家和临床医生们一直试图在他身上找到和病毒和平相处的秘诀。书中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总之,对于有些人的免疫系统来说,“它们会做出权衡以维护和平、维持内稳态,让个体活的越久越好,这其实是个数学问题”

“如果没有像鲍勃这样的人,人类物种在亿万年间就会从地球上消失,原因很简单,没有多样性,这个物种就无法生存”。

鲍勃免疫系统的多样性使得他得以生存,我们免疫系统的多样性使得我等逃过了奥密克戎的攻击,下一次,我们还会是那个幸运儿吗?

从道理上来讲,只要活的足够久,每个人都会得癌症,但我们的免疫系统也许不会像年轻时那么过于活跃,草率行事,说不定会努力寻找一种与癌细胞和平共处保持平衡的状态。所以,特别是人老了,少些折腾,有病不要过度治疗,也许是有道理的。


 (文中加粗字体引自原书)

 IMG_4725.JPG

 

 

 

 

 




https://m.sciencenet.cn/blog-438991-1378641.html

上一篇:优雅的免疫系统:我们可能对它有很多误解(一)
下一篇:三八节,京城的山桃花开了,春天来得有点匆忙啊

8 宁利中 尤明庆 李学宽 赵美娣 武夷山 杨正瓴 范振英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6-3 01: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