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国林
吴国林受聘华为可靠性技术哲学顾问的几点感想 精选
2021-8-16 18:31
阅读:7579

 

吴国林受聘华为可靠性技术哲学顾问的几点感想

吴国林 20210816

 

      近日我受聘为华为有限公司某部门的技术哲学顾问。对此,我有一点感想。

      我本科从事的理论物理学,后来在硕士期间仍然从事的量子场论、相对论等物理学前沿的研究。我最早独立公开发表的一篇论文是《论顺磁场的内能与功》(《四川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版)》,1990年第4期),这是一篇纯物理学的论文,在于认识什么是能量,能量有没有绝对的值。随后从事宇宙学哲学与物质可分性问题的哲学研究,涉及到超弦理论问题。

   1996年进入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现哲学院)攻读博士学位,选择了知识经济的哲学研究,拓展了我的知识面,认识了经济和技术。博士毕业之后,发表了《论技术本身的要素、复杂性与本质》(《河北师范大学学报(社科版)》,2005年第4期),这是我对技术进行系统思考的一篇论文,它奠定后我以后从事技术哲学的根基。

   1999年来到广东华南理工大学,做过一段时间的专业镇(就是产业集群)研究,也从事过一些专业镇的技术创新规划。这使我对技术是什么有了更深入的认识,而且对我国的技术国情有更深的理解。其中我发表的一篇论文《专业镇——一种新型乡镇经济发展模式》(《科技导报》,2001年第5期)引用率很高。

  真正进入技术哲学领域,是我作为首席专家主持了2011年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当代技术哲学的发展趋势研究”,并出版了专著《当代技术哲学的发展趋势研究》(经济科学出版社,2019年,共62万字),在本项目的执行中,我提出了超越技术人工物的结构-功能二重性的技术人工物的系统性研究纲领,即技术人工物是由要素、结构、功能与环境共同构成的。由此形成一批原创性论文。该项目完成之后,该项目仍然在继续推进,其中包括技术可靠性与技术预见的哲学研究。其中论文《论分析技术哲学的可能进路》(《中国社会科学》2016年第10期)获广东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和教育部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人文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二等奖。

          我与我学生共同发表的《技术人工物可靠性的哲学分析》(东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年第2期),这是在技术人工物系统模式的基础上对技术可靠性进行的深入哲学探讨。此文受到华为有关部门的关注,从2021年4月以来,双方连续进行了三次可靠性的技术与哲学研讨会。如,“华为2012 RAMS实验室访问哲学与科技高等研究所”(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447363&do=blog&id=1281724)

 nEO_IMG_IMG_20210803_121800.jpg

    近日,我被华为有关部门正式聘为哲学学术顾问,既是对我和我的团队,也是对我的团队近年来从事技术哲学研究的肯定。

    我一直主张,技术哲学研究,既要顶天,又要立地,即要从事最前沿的技术哲学研究,又能够将研究与当代中国关键核心技术相联系。这表明我们的技术人工物的系统模式,得到国际顶尖企业的认可,即该模式不纯粹是哲学的,而且也是对技术人工物的真切表达。同时我们希望与一流创新企业一道开拓技术哲学新范式。

    我一直主张,国际顶尖的企业必须重视哲学,因为到了无人区,无东西可以抄袭,必须自己负重前行,必须不断开拓,指引你前进的只有哲学,而且必须是基于当代科技的哲学,即当代科技哲学。华为公司正是这样一个国际顶尖的企业。但是,国内不少的大企业还没有认识到哲学的重要性,当然,也在于我们的哲学工作者并没有把当代科技纳入到真正的哲学研究之中。

           我一直主张,真正的国际一流大学必须重视哲学,因为到了最前沿,科学技术的创新,没有东西可以模仿,必须自己前行,指引你前进的,是基于当代科技的哲学,即当代科技哲学。参见没有哲学系,就没有世界一流大学(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447363&do=blog&id=1290207)。当然,我国的不少“一流大学”并没有真正认识到哲学对于科技的启发和引导作用。

    受聘为华为的哲学顾问,将与华为有关部门就技术哲学的可靠性等问题展开细致的理论研究,而且要做出有实践意义的成果。

   (1)主办技术哲学大讲堂。

   (2)主办有关技术可靠性的哲学学术会议。

   (3)在不影响有关信息安全的前提下,我们将合作出版有关研究成果。

   (4)推动技术哲学上升到新水平,即阐述华为的技术哲学思想,又表达中国的技术哲学的思想,建立中国技术哲学学派,促进技术进步,促进人、技术与自然的和谐发展!

   我加入华为顾问团队,这是一个开创性的平台,这也是一次挑战,又是一个超越自我的机会!既是对我原有科学技术本身的水平和科学技术的哲学研究水平的挑战,也是面临华为顶尖前沿技术,我及我的团队如何面对、学习和处理的挑战。我更相信,在面临中国百年未有大的变局中,能够参与到我国的国际一流企业的技术发展之中,与华为同道合作,既对技术创造,又对技术哲学做出新的开拓


   除此之外,本人也正在做两个项目:

   (1)中宣部“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自选项目“技术诠释学研究”;

   (2)自己作为首席专家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当代量子诠释学研究”(2019年开始)。

   这两个项目都与当代技术,特别是量子技术,有关,且与对技术的理解有关。理解不仅是一个认识论问题,而且是一个本体论问题。理解是与解释、应用相统一的。

   技术是我们时代的主题,谁如何不能够创造关键核心技术,谁就要被历史淘汰,或者谁就处于世界的边缘。而关键核心技术的创造,必须有重大的原始科学创新,且追问到原创的哲学创新。





     图片是四川光雾山,华为手机拍摄,看来照片还可以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吴国林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m.sciencenet.cn/blog-447363-1300077.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22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36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