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gplan07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ggplan07

博文

这书,嘿嘿,充满意外:植物的记忆与藏书乐 精选

已有 16833 次阅读 2023-2-11 18:27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植物的记忆与藏书乐: ()艾柯,王建全译,译林出版社2014

这是本充满意外的书,因为一直在寻找植物的“灵性”或者说“心灵”这方面研究的书,或者说类人性的植物。因而见到会记忆的植物再加上与书相关便买了。不料到手后,发现是个意外,因为这里所讲的植物记忆是说写在书上的人类记忆。

书中是认为人类的非人类的材料记忆(哈,好拗口呀)。是矿物质,比如在岩石上作画,在泥土上刻划。后来是动物质,比如在牛角和龟壳上刻画,还有羊皮、牛皮,甚至后来的丝绸,后来便是植物,竹简、莎(sou)草纸、棉纸,以及现在常见以植物为主要原料的纸张。而书是书写在这些纸张上的纪录,所以便称之为“植物的记忆”。

当然在这之前的是肉身记忆:披着毛冲外的羊皮袄的老人,脸上横七竖八的有一些很深的褶皱,头上一圈羊肚白毛巾,右下第二颗牙齿脱落了,到是正好形成了一个缝隙可以夹住不离手的烟袋嘴。粗糙有铁色的另一只手在搅拌着干枯的河滩上那堆枯枝,火焰在枯枝上跳跃,就似一群精灵在相互斗嘴。黄昏的那一抹亮色在远方的山边慢慢淡去,那幅由明变暗的周遭景物不似凌晨黎明的光线那样引人,但却给人最后的温暖。这是西方常见的故事,但若是在东方则是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姥姥给小红帽讲鬼故事。

这些便是肉身记忆。随性发挥、非固定版本、传播速度快、但传播范围小(为什么古代造反的时候都有童谣呢?上天做戒人君,命荧惑星化为小儿,造作谣言,使群儿习之,谓之童谣)。

书当然不是谈肉身记忆的,是谈藏书的乐趣与一些相关的故事。从个人喜爱到图书馆,从损伤到毁书,做了综合和归纳,也有一些购书和藏书的小趣闻。书中区分了内文本与外文本,外文本类似我们的周边,但比周边宽泛,比如评论、改写、翻译等等。因为书中谈的都是西方(意大利?)的书籍,对这些背景知识和文化干脆一门不门儿,这也书购来后便丢在了那儿没有读的原因。

不料这书还有另一部分,叫异位与臆造,哈,简直脑洞大开,全都是作者浪漫而又智慧的笔触在描写的一些科幻。

莎士比亚与培根,说句实在话,这篇文章看不出来是真实的还是虚托的,讲莎翁的作品对于那样一个小演员来讲是写不出来的,不论的阅历还是见解都不像,因为在当时的众星中排查了一下,觉得只有培根有能力写的出这么优秀的作品来,但反对者讲,若真的是培根的话,那么培根做不出其他的贡献,因为这些优秀的剧目是需要全身心的投入才可能做的出来的。就像笑笑生查不到出处,那么在当时的文人中排查一下,恩,觉得王世贞最可能,徐渭也榜上有名。若是我个人观点,倾向徐渭,因为王世贞官儿有些大,这个书更多的是市井小民,就像水浒似的,上来禁军八十万教头就是大官了,说明作者肯定是个不是官场出来的人,包括现在的一些官场小说,打眼儿一看就是不谙官场之道人,圈外的人坐那瞎编。

火星人看地球,写在宇宙中地球会是一个如何的存在,当地球上的人类消失的时候,只余那些无线电波在空中游弋。

吃书的虫。描写自然界进化出来一种虫子,专门吃纸张,先是从用布做成的纸张,后来发展到用植物做的纸张都吃,最后地球没有书了。

门的故事。这个故事最张狂,是拖在原始时期的一个部落,没有抽象的概念,只会描述具体的事物与对象,对人只是进口的食物和出口的粪便,因而人是有两个门的动物,哲学的概念从哪时来?有很好的启发性。

书的装帧很好玩,是硬壳书皮,到是有一种高端的企图,但内容不得不说一定是个小众的书,说是作者是个标准的玩家,涉猎很多领域也是个耄耋老人,若是写在当下,会说是个博客的集子,只不过是人家印在纸上的文章:植物的记忆,而不是硅基记忆。




读书荐书
https://m.sciencenet.cn/blog-476855-1375806.html

上一篇:读书202212,依然有几篇文章值得认真阅读
下一篇:关于女性的法语书,这是译的最流畅的一本了:女性的话语

4 郑永军 蔡宁 孙颉 许培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6-17 06: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