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gplan07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ggplan07

博文

那一年,遇到娜姐:看话剧“茶馆”

已有 1290 次阅读 2023-2-20 20:31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俄式大餐、人艺“茶馆”、吉他酒吧。这一天恰似某种仪式,也似某种暗喻,但愿不是某种谶语。十年了,人艺“茶馆”的票都没买到过,我估计这是东方最紧俏的戏票了吧。今年终于买到,还是托娜姐的福,娜姐动用了网上的资源,哈,就是在淘宝上买了黄牛票,因为她知道我若不看这出戏的话,会死了闭不上眼的。

说起来看戏的时间比较长,不计小时候看的红色戏剧,就说是上学之后主动为之的看戏。便是可以从八十年代数起的,很多剧种都是八十年代在北京看的第一出。京剧第一出是绿珠坠楼,是不是应该算是梅派的,不知道,猜梅派是因为属于旦角的戏,最后还有一个抢背(百度了一下,不是梅派是徐派,过去还真的不知道),在长安戏院。话剧第一出是雷雨,说来神奇,当时是在图书馆找到一部小册子,是雷雨的剧本,拍案而起,话剧可以写的这般好,因而当时雷雨的演出便去了。印象当中是在甘家口,应该不是人艺。当时哪里会有现在这种资讯条件,出去看戏都是要在经常到剧场门口去转的,你也不知道有什么样的演出,或者哪一天演出计划,需要到剧场门口去看,而后算好日子再去,通常是骑车去的,公交舍不得的。当时最牛逼的听过郭兰英的现场,是郭的告别演出,连唱了三天,还听过一个日本女歌手的演出,只记得连续唱了二个小时让我感到惊奇,现在想,歌手唱两小时不是件难事,哈。钢琴听过谁的不记得,应该在中山音乐堂,这样一数,我好像还是听过很多现场的。第一次摇滚乐是听的国外两个队的一场演出,当时叫电子音乐。第一次见复印的节目单,这节目单是手写的汉字,可又是印刷上去的,怎么做到的呢?但我没搜到历史上的这场演出。九十年代看的少,一来本就是个玩,二来有家有口的,经济上不允许,连书都中断了数年不买。两千年后,慢慢的有机会了,寻各地去看戏,实在话,也带动了好多身边的人开始看戏。最为可气的是,看了这么多戏,生生拉了娜姐去看林亦华的梁祝,结果我没看懂,人家第一次看戏便看的明明白白,此事一直被人家笑话。

看完戏后总是要有些节目,那时是在动物园莫斯科餐厅那买个牛角面包,外形类似现在蛋筒,里面是奶油。现在看完戏嘛,总是要寻个地方喝杯啤酒,不过重庆大剧院周边没有酒吧,估计看完戏便都回家的了。

老舍的茶馆当年肯定是看的不是人艺版的,但演员的功底不好,九十年代的剧场戏时实在话说就是看了个热闹,看不太懂主要是看故事情节,那时对演员的好坏欣赏的能力不足。后来还多次看过电影,再加上这些年对记忆的修饰,会加一些幻想在里面的。印象最深的王掌柜、秦老板、松二爷,王掌柜是从年轻到老时的变化,带着斑的老年时的王掌柜,演的绝了。秦爷第一幕拎着马鞭一上场,那意气风发的劲,再第三幕到老年的心灰意冷的对比,英雄迟暮,令人心酸。松二爷是那种典型的破落户,胆小寒酸。

老舍的一身本事在语言上,那种节奏感,包括现在大家都熟悉的舞台调度。现在的剧对舞台宽度的利用不如老先生好,说句开玩笑的说,老先生的戏演员在台上是可以饮场的,因为他的戏剧中心是在舞台上轮着走的,现在好多戏戏剧中心永远在舞台中间不动的,不知道这是不是舞台艺术进步了。这戏写在老舍先生风光无两的时候,应该是这出戏之后,老先生就开始走下坡路,最后走到了太平湖。这出戏最好的是第一幕,最差的是第三幕。他熟悉和可以把控的还是清末的那个年代。不知他算不算是进步分子,第三幕那个年代总是想拔高了写,结果正如他自己讲的,他只是个小市民,熟悉底层社会,不要总想着宏大叙事。

最后说说这次茶馆的现场演出吧,确实大伽云集。最初看到是林兆华的导演,还心存了些许疑窦,后来仔细看了看,还好。关于经典与创新,怎么说呢,保持原汗原味还是进行现代创作,估计各有观众吧,不过,东方的戏剧市场还是处在培养阶段,并没有形成稳定的观众群,多数人还是冲着名气来的,估计是要保持原有的状态会受众更多一些。娜姐说今年“原野”又有人改编成现代剧在上演,不知道有没有机会看看。(茶馆被人艺自己改过,也被孟导改过,好像都不是很成功。)

现场这个演出,上来的数来宝就令人挑剔,气口吐字还好,但牛骨板打的不精致,节奏也常出现混乱,一看就是为了工作来演出。小剧场嘛,演一场就罢了,错了又如何,反正也不让录视频。松二爷竟然还错词,有些搞笑,何冰依然中气十足,和大家有些不搭,吴刚第一眼没认出来,只是觉得面熟。还有濮存昕杨立新,女主都没认出来,本就对演艺圈不熟的。现场很安静,应该说极为安静,还是给足了对经典的尊重,偶尔的笑声都是在一些旁枝末节处,这戏本来就不是笑的。

散场时提前出来了,没有等到演员谢幕。虽然是我心心念的戏,但还是让我失落的,人终是这样的,有些希望还是要不实现的好。 想起来的故事是李先生娶胡小姐,见到坐在马桶上胀红的那张脸,便顿觉失落愤怒痛惜。我便是这样,多少年的愿望实现后反倒是空落落的。当然主要的愁思也是因为娜姐不在身边,你可安好?

这出戏看完怕我也收山了,不再在外面游逛也不再看戏了,只是没想到,当年看了个热闹,现在看了个寂寞,不过心情还有波澜,也算是个安慰吧,估计再有什么大剧变的话,我应是木然的看着门外的过往,但不会再看戏台上的人情冷暖了。

人终是这样的,有些希望还是不要实现的好。梅花不与菊花见,便留了一分美好在人间,再砍三分送于那明月夜,杯空桌残树边悬,胜却人间无数的反倒是那心中常存的梦幻。



https://m.sciencenet.cn/blog-476855-1377175.html

上一篇:关于女性的法语书,这是译的最流畅的一本了:女性的话语
下一篇:不读到最后一章会误以为只是个小传,好悬弄出个乌龙:读“当知识分子遇到政治”

2 武夷山 许培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6-1 19: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