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n568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n568

博文

两本自传的启发

已有 564 次阅读 2024-4-20 09:14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由发明家爱迪生和金融家摩根创立的通用电气(下称GE),在第8任CEO韦尔奇的带领下达到顶峰,在韦尔奇接班人伊梅尔特带领下,GE迅速衰落,2018被踢出道琼斯工业指数,2020年市值不足韦尔奇巅峰时的1/10,2021年被拆分,有媒体称一代工业帝国就此结束了。

和诺基亚,柯达被新技术颠覆不同,GE并没有被新技术颠覆,至今GE的航空发动机、核磁共振、动力能源设备都是世界一流的。它的衰落十分神秘。很多商业人士都分析过GE衰落的原因,分析最多的是拿韦尔奇和伊梅尔特两位领导人做对比。

韦尔奇和伊梅尔特退休后都写了自传,功成名就的人写自传不足为奇,失败者写自传则需要勇气,某种程度上,失败者的教训更有价值,对比两本自传,看看能学到什么?

2016年我在顺德工作时,我们老板请了香港警队的曾先生给我们做过一天管理学培训。曾先生来头不小,被称为香港“警队一哥”,还任国家禁毒委副主任。曾先生做了简短的自我介绍后,就从韦尔奇自传讲起。我是2014年左右开始读韦尔奇自传的,培训时我至少已读过3遍,内容已比较熟悉,我就站起来跟曾先生对话,他叫我上讲台去,我上讲台又和他对话了几句,他说我们两好像在说相声。

不必说商界,除警队之外,我还知道有些学校的校长也用韦尔奇的管理哲学,可见韦尔奇的管理哲学影响之广。

我是2023年6月底开始读伊梅尔特自传的。对比两本自传,我的直觉是这样的。韦尔奇自传是“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的自信和豪迈,伊梅尔特自传是“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争鸣”的失落和凄凉。伊梅尔特在自传里写道:“我伤痕累累,疲惫不堪,从通用电气离职时,我把一些私人物品装进一个纸箱,走出波士顿总部,上了一辆尤步车,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不过,伊梅尔特的自传也丝丝透露出“担当生前事,何计身后评”的淡定。“我仍然保持着乐观心态,我想,兴许以后会证明这段经历有些用处吧。”他自传里写道。

从时代背景看,韦尔奇任职的20年是里根和克林顿执政时期,经济高速发展,伊梅尔特则要倒霉得多。伊梅尔特2001年9月7日正式接替韦尔奇,不到一个星期就出现“黑天鹅”,装上GE发动机的飞机撞向投了GE保单的大楼。接下来是安然事件、金融危机、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GE建造的核反应堆),一件接一件,件件致命。

成败有运气的因素,但只有幸运作为成功者谦虚的外衣,霉运不是失败者的借口。

值得一说的是金融危机对GE的冲击,在韦尔奇的领导下,GE已由工业公司转型为金融公司,韦尔奇卸任时,金融业务已占GE的一半。伊梅尔特上任后逐渐砍掉GE金融业务,要让GE由会计师主导变成工程师主导。但伊梅尔特在自传里说他太尊敬韦尔奇了,太维护他世纪CEO的品牌了,没有一上来就砍金融业务,拖了好长时间才行动,且动作也不温不火,到2008年金融危机来临时已回天乏术。宁高宁对伊梅尔特评价不高,但宁高宁认为伊梅尔特砍GE金融业务,在战略上很可能是正确的。

伊梅尔特在自传里做了反思,我认为他最重要的反思是他太努力工作了,没有培养出足够的人才。他自传里写道:认为自己的工作就是告诉别人要去哪里,我承担了太多的工作,我本应该更频繁地说“我不知道”。由于伊梅尔特大包大揽,有才能的人得不到发挥,很多优秀的人离开了公司。

这一点跟韦尔奇形成鲜明的对比。群策群力,发挥集体力量,克罗顿维尔培训中心是韦尔奇自传里大书特书的内容。除一次心脏搭桥手术外,韦尔奇每个月都要去克罗顿维尔培训中心,每次至少4个小时,与将近1.8万名GE经理进行过直接的沟通。韦尔奇说他总觉得去培训中心的时间还不够多。韦尔奇自传191页写道:“讲课是我一生孜孜不倦地从事的活动。事实上,我一直很喜欢讲课。在获得博士学位以后,我甚至到几所大学面试过。”伊梅尔特的自传很少有这些内容,更没有看到伊梅尔特亲自做这些事。

韦尔奇的自传里,高尔夫球、海滩度假,伊梅尔特自传里不断救火,全世界空中飞人,不断拜访客户,每周工作100多小时。如此看来,韦尔奇花五六年时间挑选和培养的接班人,竟然没有得到他的真传:成为领导前,自己成功就是成功;成为领导后,别人成功才是自己的成功。



https://m.sciencenet.cn/blog-485553-1430490.html

上一篇:自利还是自恋?
下一篇:读书日读《藤野先生》

3 郭战胜 杨卫东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25 22: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